我以为或许能感动你们……

为了挽救孩子,也为了都能更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

'夜幕下破旧手扶拖拉机上的草棚面对着一座中共黑狱这幅图片真实的见证了中国普通民众为了捍卫人权和生命尊严,面对被邪恶操纵的庞大国家机器,所展示的正气和艰辛。请听听他们讲述这段故事……'
夜幕下破旧手扶拖拉机上的草棚面对着一座中共黑狱——天津港北监狱

这幅图片真实的见证了中国普通民众为了捍卫人权和生命尊严,面对被邪恶操纵的庞大国家机器,所展示的正气和艰辛。请听听他们讲述这段故事……

二零一二年的二月十五日凌晨六点起来,我和老伴一碗冷粥两人分吃,我们就走了……

为了救护我们那个仍在监狱中绝食抗议的孩子——周向阳,他心跳只有四十来下了。二月一日接见,我看向阳身体状况危险,十三日我夫妇去监狱送保外申请,监狱长说不管用。我们老俩口几次奔波,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天津港北监狱离我家(秦皇岛昌黎县马坨店乡农村)约六百里的路程,二月寒风中,我们开上自家的破旧手扶拖拉机,就出发了。我们也早就想好了,没有钱,这样就省了,搭上草棚,到了天津还能当旅店住。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的,二三十码的速度吧,我们从没有开过这么远,也不熟悉路。出去不远车一停就漏油,我们也没多想,只要做的对,就一定能顺利到达的,后来慢慢地就不漏油了。这车只能走下道,前段路特别不好走,特别颠簸,走了半天也没走多远,把人都颠散了。天又特别冷,五、六级的西北风,走了一整天也没停车,没吃没喝,一路上经常遇到巡警,谁也没管过我们,可是当我们走错路的时候,却把我们拦住,并且告诉我们正确的路。

我们从塘沽的市中心穿过,人们好象很奇怪的样子说:“怎么来个这个,怎么来了个手扶拖拉机”,城里孩子不知道是什么。天快黑了,车又没灯,我们正愁怎么办,发现一个小伙正等什么,到了跟前他却要坐我们这个破车,车上有草帘子,我让他坐在被子上。谈话中我问他,哪能存车,他说,“我可以带你们去,这个车在市里要罚钱的”,他帮我们存了车,住了旅店,可他离自己的家更远了,他却说没事儿,出门在外的不容易,又这么大岁数就象我的父母一样。这一路过来都象神在照看着一样。

我们一直到九点吃盒方便面,十六日早六点没吃饭就走了,十点左右,丈夫说快到了,我看路边越走越不对劲,果然我们走的,别说港北,连大港都过去14公里了,多走了45分钟,急忙回来,可是回过来是顶着风,太冷了,冻的我们都打哆嗦了。上午十一点终于到了港北,真的累了,休息了半天,十七日就去了该去的地方——天津港北监狱铁门街对面。我们把车棚搭好。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早就知道了,一直在那等着,过来帮忙。有的一边做一边直流眼泪。

'草棚面对监狱大门打出的横幅:尊重生命 尊重人权 尊重法律'
草棚面对监狱大门打出的横幅:尊重生命 尊重人权 尊重法律

'两位老人第二次穿上状衣 坚守在监狱的铁门大墙外 整整三天三夜'
两位老人第二次穿上状衣 坚守在监狱的铁门大墙外 整整三天三夜

第一天到港北天特别冷,有警察录像,抢横幅。拉的架势不小,在大门外支了个铁架子,架上放着录像机,录像警察是一个小伙子,冻得直哆嗦。我们把自己的羽绒服给小警察送了去,老伴说:天这么冷给你披上吧。说着把衣服披到警察身上,警察披了一会,好象意识到什么,把衣服拿了下来,并给老伴敬礼,老伴给他披了几次,警察给他敬了几次礼。

下午有三个警察来到我的车前要拽车上的横幅,上面只是写了“尊重生命,尊重法律,尊重人权”。我跟他们说清了,孩子都快不行了,这是我们的权利。有一个警察都哭了。我们在那里整整三天,我们真正体会到了如有神助的力量。而法轮功学员能够顶着压力,不顾自己安危,纷纷来陪护我们,关心和鼓励。我感到被一种暖融融的能量包容着。当天下午监狱打电话给我们昌黎县老家,结果村支书、乡派出所所长警察、还有610的、国保大队的赵国运、公安局长曹局长,都来到港北,“党卫军们”聚集港北,他们也都在自己车里住了一宿,这个和我们谈,那个和我们谈,轮着班的让我们回去,弄得我们也没法休息──天这么冷,又这么大岁数了。我们说就是不回去,我们好不容易开到这来,为了儿子吃苦也情愿。

第二天他们把外镇的所长村长也找来了。后来一个外村的人说:应该到一个人多热闹的地方去,这人太少了,又有一个本地人说,穿着状衣到处走,走哪说哪,很多民众都表示同情,监狱却显得特别害怕。我们一个小小的手扶拖拉机,搭着个小草棚,面对着庞大的黑暗的监狱,还有他们的警车,许多警察和便衣。听他们后来说,这一幕是个“壮举”,要我说,只不过是他们逼出来的。

谁的儿子这样谁不着急,没有钱住宾馆,就开手扶拖拉机用一天半的时间到港北,我们在监狱大门对面,在车上的草棚里住了三个晚上。那几天天特别冷,特别是晚上,风特别大,我们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睡觉,但是当好心人问到我们时,我只说不冷。第二天法轮功学员送来了棉被,棉衣,羽绒服,送棉裤,送热水的,送热饭的,送饼干的,送各种食品的,送取暖的小纸带(握在手里特别暖的那种)。有一个老年同修和女儿送来两大瓶热水,把小棚烤的热乎乎的,当然我们的心里更是热乎乎的。还有一个小姑娘把她自己的围巾拿下来给我围上,并说:“又好看又暖和”,还有一对夫妇同修傍晚时分,看我们在外边很冷,给我们夫妇每人买一小碗热奶。喝的身上立刻就暖和很多。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我感到很难忘!那真是寒冬里的一片春天!

十九日下午,当地来了许多警察,说省里要来人,让人们散开点别影响他们的工作,不让在场的民众和法轮功学员超过五个人在一起。当时马路上有很多得到消息来关注我们的民众,有人好象听到了什么,怕我们出什么事,或被突然绑走,就硬是留在我们车前,有二十人左右,那里是总有警车在一旁把守的,是非常险恶的处境。这些法轮功学员们都是经历十多年的打压,也都经历过被抓被关,甚至被酷刑,到现在他们还能这样,为了照看我们,救助向阳,冒着这么大风险压力,陪着我们站在那,有些甚至整夜守着我们。

二十日凌晨一点,从监狱里冲出一队人马,很多的警察,用了很长时间把好心的人们赶走了,我知道很多在场的警察内心也很感动,不愿以恶对付他们,几天来看到这些法轮功学员所能做到的这一切,人间少有啊!他们一走那些警察就让我们从车里出来,然后三、四个警察抬一个把我俩扔上救护车上。我躺在破床上,我起来发现我的嘴里外都破了出了血,昌黎国保大队长赵国运坐在那。两小时后车停了,我们想找厕所,赵国运就领我们去一小屋就不让出来了,我们问了几次,说是县政府招待所。

'这些善良民众能否以他们正义的苦难 感动世人?'
这些善良民众能否以他们正义的苦难 感动世人?

第二天我们绝食,第三天下午赵国运为了让我们吃饭,带我大儿周向党去港北转了一圈,他叫我把手机给向党,因没电了我就给他了,在去港北的途中赵国运居然向我儿抢我的手机,我儿就把手机扔了。第四天晚上回来把我大儿媳和女儿找来,叫我大儿向党打车把我二老拉回去,我说不回去,也不开门。二十四日八点多钟,又把我儿媳和两个村支书叫来,劝我们回家。我说,“你们为什么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不讲法律,骗我们两代人。年前骗我儿夫妇关了五十天,又骗我们两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关了五天”。他们说不开门就把你们弄到别处去谁也找不到。他们见我俩一直躺着,说话也没力气,着急了,找几个小伙子把后窗打开,两个村支书一人拉一个,把我们强行送回家,然后村里和乡里分班看着我们,怕我们出去。每逢接见日,国保跟踪,村里看着,还经常见不到我儿。

经历了这些,还有这近一年来为营救向阳所发生的故事,有悲凉,有感动,感到正邪善恶的对比是那样巨大。想起我的儿媳,李珊珊,那真是少有的好女子——向监狱申请结婚,等待七年,坚贞大义,不顾威胁,坚持为向阳申诉,可是却两次被监狱报复陷害,再进劳教所!

现在为了挽救我们的孩子,我们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我们以为这样做或许能感动人心,能够以道义为重,释放我们这个本来就不应该被关押的孩子。然而港北监狱是有过酷刑致死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的,不但没有被查处,据说上下统一包庇此事,所以才有现在监狱的嚣张,无视生命。我们能眼看着孩子这样被害了吗?监狱二月初给我打电话说让我站出来写东西,要说他们对我们家怎么好,对向阳怎么好,希望给他们送锦旗。我说,这样做我对得起我的儿子吗?他在你们那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这样做不让别人耻笑吗?我想只有这个党统治下的政府官员才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这么有“中国特色”。

据说前一段对港北监狱的控告,已经引起了很多受害者参与共同追究港北监狱的犯罪行径,先后有人投诉作证,还有近十位受害人共同签名为举报信作证,充分证实了酷刑犯罪在港北监狱大面积存在。但是中共司法机关居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更不调查证据线索,这样的政府机构让人感到可怕,因为它就好象和监狱犯罪是同伙一样,可它却是个政府,那里的门前大大地写着,“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其实在为我儿呼吁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很多工作人员他们很善良,同情我们的遭遇,这也是我总是想给你们写写信的原因。政府的错误,政策的错误,没有正义的共同抗争,它就是灾难,中国的灾难,文革,大跃进,六四镇压,我也能举出不少。十几年来,数百场的法庭无罪辩护,已经让民众明白了,镇压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完全是政府在犯罪了。而这些好人不仅无辜遭受冤狱,却又在冤狱中遭受酷刑,只为了让他们说出政府所需要的谎话来。多荒唐!

我也听到,说是“国际媒体”对我们驻扎狱门救儿子的事高度关注,跟踪报道了很多消息。说是外国人都很感动。其实我们只希望,能感动现在这些中国的官员就行了,但他们还没有……

还听说当时陪护我们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个姓韩的小伙,被绑架了还没回来。我要说那是一个和我儿子一样仗义忠勇的好儿郎,他很可贵,是应该得到尊敬的,你们却要害他。这个社会里怎么都是反的呢?

我们还在盼着向阳早日脱离冤狱,盼着善良的人能够给予救助,帮帮好人,救救好人!周向阳不止是我的儿子,也是这片燕赵大地上的好儿郎。

我们借此信,谢谢所有关心、帮助、鼓励过我们的人,还有曾经联名支持过我们的两千三百位可敬民众,包括政府中能够心怀同情的工作人员。感谢那些无私无畏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这个世界最寒冷的时候,给了我们最大的温暖。

那空旷、凄冷的大狱门外,我们整天站着,身穿状衣,守望着铁门的时候,是因为有这些好人也站在那,让我们感到了这个世界仍然是人间,不感到孤单。

周向阳的父母: 周振才 王绍平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 秦皇岛昌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