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含霞自述遭受的迫害:共产党才是邪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李含霞是四川一位勤勤恳恳、老老实实的农村妇女,面对中共的邪恶迫害,她从不含糊,也从不退缩。下面是她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李含霞,是四川雅安名山县的大法学员。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外出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后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名山县“六一零”恶人搞所谓的“回访”,其实就是以“回访”的名义对我继续进行邪恶的洗脑、“转化”迫害。

第一次是去年正月二十六上午,县“六一零”人员谢卫东与永兴镇村干部王永辉和另一个不认识的人来到我家。当时我正有事,很忙,他们却说要找我谈心。我说我很忙,你们有事就直说吧。他们就叫我不要炼法轮功了,炼不得了。我说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有什么不对,炼功做好人没有错,要炼。他们就走了。

大约三月间他们第二次来了。那时正是掐茶的农忙时节,永兴镇武装部的周启忠(现已调走)与另一个人到离我干活的地方很近的一户人家,叫我去,我没有去。我丈夫正好回家做饭,他们把他叫去了,说些大话吓唬他,给他施加压力,让他监视我,不让我外出,不让我与炼功人接触,要炼就在家里炼。回家后我告诉丈夫,不要听他们的谎言,不要上他们的当。

十月十九日的早上,大约七点钟左右,镇政府的一伙七人非法闯进我家。有一个叫陈泽芝,一个姓代的,其他的我不认识,只知道其中有两个女的是搞计划生育的。他们说让我到乡政府去一趟,最多一小时就送我回来。我说大清早的,你们这么多人来,就为了通知我去乡政府?你们就来给我找麻烦的。我炼功做好人,你们把我送去劳教一年,对我进行如此的迫害,给我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给我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差一点就家破人亡。这所有的一切,我还要找你们让你们负责呢。那么多做缺德事的、败坏人伦的、贪污腐败的、嫖娼卖淫的你们不找、不管,专找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好人、善良人、老实人,你们颠倒黑白,不分好坏,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他们没一人说话,过了一会儿,陈泽芝说,大家都是女的,好说的。

这时姓代的说要找我丈夫。因为还早,他还没有起床,儿媳妇也还没有起床,我只好把他们叫起来。姓代的说是“六一零”叫他们来找我的,为了要完成最后一次手续,这是最后一次了。他跟我丈夫咕噜了一会儿,就叫三个女的各写一份,写完之后就叫我签字。我说对不起,不签。丈夫怕他们把我带走,就代我签了字。他们说那都是我在劳教所写的“三书”,我说那不是我写的,也不是我说的,那全是包夹们干的事,暴力强制我按的手印,不是我情愿的,你们拿来这些,只能证明邪恶对大法、对师父的诽谤,那既不是我写的、也不是我说的,谁邪?共产党才是邪教,是假恶斗。法轮大法真善忍,是正法大道。

他们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