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心脏病之名 多少罪恶被掩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心脏病,经常出现在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死因鉴定栏中,被当局作为一种普遍的掩盖迫害真相的借口被随意使用,这使多少谋杀的罪恶被“合法”的转化为“正常病死”事件,使多少无辜被害死的好人沉冤难雪!这也成了中共用谎言掩盖其暴政的一个部份。

明慧网报道出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在搜索“心脏病,被迫害致死”这样的词组后,仅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就发现有二十四个是借口心脏病突发致死的迫害案例。下面的案例,只是在搜索了明慧网一小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七个。

一、抹去涂层看见的真相

孙继宏,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曾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孙继宏在北京被再次绑架,四天后就传出死讯,死因被“鉴定”为心脏病突发。十月五日晚,家属被允许去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查看尸体,到了尸体存放的屋里后,家人看到尸体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头肿得很大,已变形,家人竟然认不出来,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北京警察无奈洗掉涂在尸体脸上厚粉一样的涂层,才得以确认。

孙继宏和女儿孙玉博
孙继宏生前和女儿孙玉博

洗去那作为掩饰的涂层后,眼前景象真是触目惊心,孙继宏遗体左眉角被划破一个口子;眉心处有一个洞,面部有六个圆形的洞,是被象烟卷一样粗的东西捅的,或者是被粗钢针扎的,肉都穿透了;额头两个眼眉中间、下颌、脖子等处有深度烧伤痕迹,且面积很大;两肋,后背,腿等多处有伤,惨不忍睹。

家人要拍照片、要单独看遗体、要案件材料等,警察一概都不允许。家属认为:孙继宏没有心脏病,身体非常健康,头发油黑发亮,满面红光,而他的遗体非常明显的显示是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死的。

警察自知理亏,怕家人上告,主动赔上万余钱,于十月六日迅速将孙继宏遗体强行火化,并严密封锁消息。家人要求追究杀人凶手,追究罪犯刑事责任,当时北京丰台分局国保支队长吕东生声称正在追究相关凶手,但是,家人之后再也没得到任何相关涉案人员被处理的结果。

一桩酷刑致死的迫害罪行就这样被以心脏病突发致死的借口轻轻松松的“掩盖”过去了。

二、两套方案后的真相

彭光俊,男,五十五岁,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后桥梓村大法弟子。据村民讲,彭光俊平时为人正直热情善良,身体也很结实,自修炼法轮功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给别人帮助时,从不讲条件论价钱,是村里老少皆知的好人。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彭光俊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团河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大年初一),在团河劳教所“升旗”之时,彭光俊当众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一拥而上,捂嘴把他拖走,随即转至集训队,当时集训队大队长是张保利,小队长是刘金彪。集训队接到上头指示,三天内“转化”彭光俊,在随后殴打、电击、熬夜中,不到四天,彭光俊就被折磨致死。北京市劳教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令所有知道此事的警察保密,对外宣称彭光俊“心脏病发作死亡”。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劳教所人员提着礼物,登门到彭家谎称:彭光俊病死了,是得心脏病而死的。彭家感到其中有诈,提出要验尸,劳教所方答复:只要你们不追究死因,你们可以给彭挑选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万五千元丧葬费。

在处理彭光俊的遗体火化时,家人发现彭光俊头部和身体都被打成黑紫色瘀血,脸上有被电棍灼伤痕迹,肢体有的骨头已被折断,很明显是酷刑折磨致死。家人认为人命关天,不能如此了结。但中共人员恐吓:如果不服从安排,要叫你们全家全部失业破产,无法生存。彭家迫于压力,只好蒙冤妥协。事后,劳教局一头目曾对同伙得意的说:毕竟是农民(指彭光俊家属),没文化,愚昧,好糊弄,彭光俊的事只花了三万多就摆平了。

据悉,团河劳教所当时制定了两套方案(材料),如果有人追查到底,就把责任人刘金彪、张保利、李强交出去,判了他们。如果不再追查,就按心脏病突发病故了结。

三、沉冤未雪 遗体作证

那振贤,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治业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未修炼前,疾病一身,风湿病、关节炎、老寒腿,夏天都得穿棉裤,浑身无力,不能干活。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疾病不治而愈,有名的大烟袋戒掉了,酒也不喝了,小牌也不看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待人接物也特别的和善。村里人都说他象变了个人一样。

那振贤生前照片
那振贤生前照片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双城市“六一零”在双城实行大搜捕,那振贤又一次被非法抓捕,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三月中旬,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二点,那振贤家属突然接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病危”通知,家属立即赶去,但人已死亡。家属发现那振贤遗体被明显处理过的迹象,但嘴角右边仍有明显的吐血所致的血迹,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右肩头有一处外伤所致的瘀紫直径为三厘米,眉角上方有一处外伤所致的裂口,右侧肝区,左侧第六肋下有多处三厘米左右,圆形呈叠状的紫黑色瘀紫圆环伤痕,两腿有异样。死者生前衣物全部被更换,换成白线衣和白线裤。

那振贤遗体
那振贤遗体
那振贤遗体

在停放遗体的“哈尔滨东华苑”,家属掀开死者的衣服,不顾警察阻拦,将迫害致伤部份迅速拍照。哈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王凯及另外两个管教疯狂地抢家属相机,不许拍照,并给110打电话,要非法拘留所有家属。王凯及副队长强胜国对家属威胁说:“你们对那振贤尸体照相是违法的,我们已经向你们双城公安局报案调查此事,抓你们。对此,那振贤家属强烈质疑,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要掩盖什么?为什么不允许对家属遗体拍照?为什么要打110报警?对自己亲人的遗体拍照也犯法吗?

对于那振贤的不白之死,家属向长林子劳教所要说法,劳教所说是心脏病突发猝死。也就是正常死亡,那振贤的家属不服,从此为了伸张正义,那振贤的家人走上了一条长达六年的艰辛的上访之路。六年了,那振贤遗体一直存放在哈尔滨市东华苑,杀人的事实,人证、物证都有,却被邪党公检法视而不见,强行掩盖,冤魂至今仍不能昭雪。

四、医界家属 禁看尸检

高献民,暨南大学生物系讲师,出身于高级知识份子家庭,是家中的独子,被迫害致死时仅四十一岁。

高献民
高献民

二零零零年元旦这一天,广州警察绑架了高献民等十位正在聚餐的法轮功学员,以“非法聚会”罪名关进天河区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恶警惨无人道的强灌浓盐水。当时的看守所所长、恶警朱文勇叫四个在押人员分别踩住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四肢,罪犯们压着头、撬着嘴,把整包的盐(一斤装)倒进瓶子里,加少量的水,强行灌进学员的胃里。其中一名法轮功女学员张春媚被一次强行灌了一千克浓盐水,之后几天几夜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恶警刚开始对高献民强行灌盐水时,一个参与的在押人员,看见这么恐怖的场面,当场晕倒,恶警朱文勇斥责此人无用,立即下令换上另一个犯人帮凶继续灌盐水,都没有化开就强行灌进去,导致高献民四肢抽搐,当场休克。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中午,高献民昏迷,送医院抢救不治死亡。

事发后,广州市公安局迅速将主犯朱文勇暂避戒毒所,对所有行凶者无一惩处。因高献民家属都是医界人士,所以公安局不准死者的家属看尸检,也不许上诉,不许向外传,威逼、恫吓、强迫家属接受“心脏病突发死亡”的谎言,并快速火化遗体,毁灭罪证。

五、不准开灯的黑暗停尸房

刘丽云,女,四十四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丽云在天津被绑架,后被劫持至葫芦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刘丽云被非法判徒刑四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七大队。

刘丽云
刘丽云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女子监狱四个警察来到葫芦岛市杨家杖子,对刘丽云的父亲(69岁,不识字)说:“你女儿病的很重,我们给你出车,跟我们去看看吧。”当天,他们将刘父带到沈阳一个招待所。第二天早晨,女监人员告诉他:“刘丽云二十三日死了,死于高血压,心脏病。”刘父亲要求看遗体,他们说:“要看尸体,必须先签字,同意火化,否则不让看。”刘丽云的父亲要先看尸体,他们不同意,僵持了三天,女监四人和杨家杖子两名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一直监视老人在招待所住三天三宿,寸步不离地要求老人同意火化。三天后,老人说:“我不看了,也不签字,我要回家。你们火化不火化我不管!”狱方人员问:“那么你们要不要骨灰?”老人说:“要骨灰。”他们说:“如果要,你就在这表上签个名字,按个手印。”因为老人不识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签完字,他们马上带老人去看遗体。他们把老人带到一个黑暗的存放遗体的房间,不让开灯,只让看脸部,刘丽云的头部肿大,不允许看身体。看过后,监狱方面马上将尸体火化,把老人带上车送回杨家杖子。

六、警察拒绝法医鉴定

曾宪娥,三十六岁,湖北省十堰市顾家岗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曾宪娥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劳教,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受尽了折磨。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她进行绝食。恶警对她使用了残忍的手段强制灌食,把她绑在一个大木板床上,手脚都不能动,然后拿一个直径大约十二~十四毫米粗的长塑料管子强行从她口中插入,插的很深,从口中插进再拔出、再插进去,她感到疼痛难忍,内脏严重受损,后来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曾宪娥的丈夫被告之曾宪娥“因心脏病”已死亡。家属赶到医院,曾宪娥的遗体被从冰柜推出,衣服是新的,头肿的很大,双手紧攥在一起,身体是软的。曾宪娥丈夫要求重新换衣服,并查看身体,但被拒绝;曾宪娥的弟弟后带法医要鉴定,被拒绝,要拍照也被拒绝,要拉回十堰被拒绝,尸体火化时也不让家属靠近。家属回到十堰后被告之不许开追悼会,不准将此事透露出去。

另一位与曾宪娥同监关押的被酷刑折磨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曾经听到恶警们手机对话:‘你们那里进行的怎么样了?’这边回答说:‘我们还在继续,这个老家伙顽固的很。’对方手机里急促的喊叫:‘你们赶快停下,曾宪娥已被我们打死了,不然我们就要超标(注:所谓‘超标’就是指超过中共劳教所规定的死人指标)。

七、不让查看的上身的秘密

李志勤
李志勤

河北宁晋县大法弟子李志勤,男,五十岁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小枣村人,在修炼前曾患有严重肺结核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康复,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在赵县租住房屋中,李志勤被宁晋县“六一零”和赵县“六一零”合伙非法抄家、绑架,当晚被迫害致死。
李志勤被关押死亡后,宁晋县邪党政府恶徒没有立即通知家属,而是两天以后才通知。这些所谓的“政府人员”一方面对李志勤的家属称李是“心脏病”突发而死,只让家属匆匆看了一眼遗体,然后匆匆火化;另一方面又赔偿一万元钱给李家属,并威胁李家属不许与炼法轮功的接触,否则来一个抓一个。但是家人都知道,李志勤从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一直都很健康,几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也没患过“心脏病”,虽然只匆匆看了一眼遗体,但家人发现李志勤腿上有一块块的青紫伤痕,而上身,恶警心虚根本不敢让家人查看。

如今,虽然那尸体上身所应该存在的某种酷刑迫害的证据已经随着焚尸炉的火焰而永远的消失了,但是这桩反人类的罪行却不会被人们忘记,终有一天,正义的人们会重新将这一切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罪恶全部翻出来,让它们暴露在阳光之下,接受历史的审判。

八、虐杀后十几天才通知家属的猫腻

王凤芹,山东烟台芝罘区珠玑村村民,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王凤芹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头,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因恶人举报,三人被警察绑架到烟台西南河派出所。

王凤芹
王凤芹

晚上七点,派出所所长孙茂亮用电棍电、打王凤芹,直打到后半夜二点,王凤芹一句话没说。孙茂亮就又使用了更毒辣的一招,他开始用开水烫王凤芹,从王凤芹的左边头、脸往下倒开水。王凤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一喊倒把孙茂亮吓的窜了出去。

用开水浇烫大法弟子
中共酷刑:用开水浇烫法轮功学员

二十七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把他们劫持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楼的洗脑班内,三人绝食抗议迫害。几个恶人看他们不吃饭,就给灌食,一个叫王桂红的犹大用竹管子用力撬王凤芹的嘴,然后就用稀饭灌食,一直到把王凤芹迫害致死。王凤芹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九岁。恶警赶忙把她的尸体拉到烟台市火化厂冰冻起来。

恶徒迫害死王凤芹后,想好对策,十几天后才通知她丈夫来认尸,称死因是心脏病。

家属看到王凤芹的遗体时悲愤难当:她大张着嘴,两臂张开,只穿着内衣,脚未穿鞋。家属想给她换上新买的衣服,可原来的衣服不知是血还是水贴在身上脱不下来,只好将新买的衣服盖在身上。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惨不忍睹。当时她丈夫已经认不出面目全非的她,对恶警说,只认识穿的衣服是王凤芹的。恶警一听就恶狠狠地说:不用啰嗦马上火化。而且恶警还逼着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钱作为火化费用。

恶人将王凤芹迫害致死,本应追究他们的责任。可是没有人披露事实真相,家人到哪里去讨说法?警察将人迫害死了,不但不怕追究责任,没有丝毫的负罪感,竟然还能对死者的丈夫勒索火化费用。世间还有这样的邪恶吗?

以上曝光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案例就足以令人震撼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以上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无论中共怎么掩饰,用心脏病还是用别的借口,甚至是杀人灭口的手段,但都无法阻止真相在世界的广传。如今,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们都已经在国际法庭被起诉,正义的力量正在对邪恶形成围剿之势,国内随着法轮功学员持之以恒的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们的良知被唤醒,反迫害的浪潮越来越强大,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中共邪恶正在被全面解体。

以上这些所有令人发指的迫害罪行,无论被揭露的还是被掩盖的,一桩一桩的,无所遗漏的,都将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被正义的法庭所一一追诉,那些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恶警与高官们,除了及时回头、停止迫害,并积极收集迫害证据,站出来公开揭露迫害内幕,除将功赎罪以外,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再保护你们,这是我们对未来的庄严承诺,善恶必有报,人间的正义一定要完全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