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窝里更要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九八年我从外地回到家乡工作。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在外地工作时用的传呼机(BP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在外地工作的那地方离我家乡相距甚远,回到家乡,工作还没落实,因此还没有到当地从新登记传呼号,平时只把它用来当闹钟用。怎么可能收到信息呢?可我一看确实有信息,可是上面的一些字我却不认识,不知道是啥意思,只觉的好象与神佛之类的事有些关系。因为我喜好看有关神佛的书和影视。

师父引领我走入大法修炼

这件事发生后,没过几天,我去一亲戚家。亲戚说他们正在修炼一种很好的功法叫“法轮功”。听了他们的介绍,和所谈自身的修炼体会,我觉的大法真好,很神奇。他们问我看不看大法书?我说要看。很快亲戚就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和其他几本大法书。就这样我怀着对大法的好奇和美好的向往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

很快我就看完了一遍手中的几本大法书,越看越想看,越看心里越明白,以前很多不得其解的问题,师父在讲法中都讲了,我被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所折服,觉得自己今生能得这么好的大法太幸运了,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修,一定要修到底!

看书学法后,我知道炼功也很重要,没人教,我就照着《大圆满法》上的图解仔细的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比划,边学边炼,大约就是一周的时间吧,我学会了一至五套功法,不久我又请回了炼功音乐,这样,我就开始真正的学法炼功了。

在修炼之前,我很能抽烟,也爱喝酒。烟瘾不小,一般一天都在二包左右。其实抽了烟自己也感觉难受,可戒了几次都没成功,而且烟瘾越来越大。师父慈悲,在我真正走入修炼后,短时间内,就帮我戒掉了烟、酒。

以前的工作环境气候恶劣,生活卫生条件差,因此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心脏病、胃病、肠炎、皮肤干裂等,很痛苦。得法后,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无病一身轻。

随着所谓的“改革开放”,身心在这个大染缸不断的污染,自己也学会了打麻将,下舞厅、酒吧,吃、喝、玩、乐样样会。得法后,师父给我拿掉了思想中的许多坏物质,将我身心净化,给我创造条件,在大法中修炼升华。

面对迫害,坚信大法心不动

“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了。迫害开始后我与外面的同修接触相对少了,只知道自己在家坚持学法、炼功,时刻告诫自己一定要坚修大法。所以,很多证实法的事都不知道。有一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梦中人们举着彩旗和横幅,浩浩荡荡,绵绵不断的到一个地方去开法会。那场景令我震撼。我当时却没悟出什么,只觉的自己也应该是其中的一员。

我后来去北京上访,从驻京办回到当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我带的《转法轮》被非法搜去,事后我想我应该去派出所要书。在派出所搜我书的警察当时没在,我给几个警察讲了真相,他们叫我在会议室等。

在会议室有几个从警校分来实习不久的小警察,我在会议室给他们讲真相,讲着讲着進来的人越来越多,我就一步步给他们让地方,最后我竟然无意识的站在了他们开会时领导讲话的位置上,他们進来的人坐在下面,听我讲。我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修大法自己身心的变化;讲大法的洪传等,听得他们个个眉开眼笑。最后,一个警察说,你可以走了。我说我不走,我的大法书还没还给我呢!一个实习的年轻警察,个子很高,来拉我走,我不走,他就把我抱下楼,又把我从楼下抱出派出所的大门,叫我快赶车回家。

用各种方式讲真相

初期讲真相时,具体不懂得怎么去讲。主要讲自己的亲身感受和告诉人们大法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那时我得到的真相资料很少,面对有些事不知道怎么做,显得有些被动。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交流切磋,我认识到了清除那些邪恶的标语也是维护法、清除邪恶、减少和消除邪恶对世人的毒害,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不是在与人争什么、斗什么。平时我都留意路过的地方,因为一个地方邪恶标语多,邪恶也就越多,民众受毒害越深,就需要我们去清除邪恶,挽救那一方的众生。我一一把有邪恶标语、挂图、横幅的地方记下,想办法在晚上把它清除。清除后,如带有真相资料时,就在附近发上一些真相资料或贴上不干胶,让人们明白真相,清除邪恶的毒害,得到救度。

那时当地我能接触上的同修少,得到的真相资料很少。几乎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才有那么几张。我想要是自己能做资料就好了。当时我手边很拮据,没有足够的资金购置电脑及其它设备,自己又不会上网。

我把复印的真相资料搭配、折叠好,不面对面发的都用密封袋包装好,再剪一块双面胶贴在上端(这样便于发放)再想办法或直接或间接发给人们。长期采用同一种方式反复发同一内容的真相资料对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力度、范围有限。为了更有效的利用和不浪费大法资源,每当复印后,我把没复印好的影响效果的、不规则的,用剪刀剪下去,再将好的单篇真相文章剪下来粘贴好,贴上双面胶,出去贴在电话亭、公交站、电线杆上、电梯内或楼道中等。这些短的、单个的真相资料,人们在等车、打电话的时候就能看完,不耽误他什么。他看完后,他只要明白了哪一点,邪恶灌進他头脑中毒害他的哪种毒素也就清除了。

为了让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同时我又增加了发寄信件讲真相的项目,有针对性的邮寄真相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有了一些经验,在不影响复印质量的情况下,我尽量保存原件。我复印制作的真相资料多时,就互相搭配着,基本上是挨家挨户的发,隔壁邻居、同单元、同楼层发的内容尽量不一样。这样人们得到真相资料后看了,在茶余饭后会互相谈论或互相传看,可以让人们了解更多的真相。

在用这些方式讲真相的同时,我也适时的面对面的讲真相,其中有听的;也有不听的。甚至要打电话报警、要拉我到公安局的。

二零零四年春,我到一个地方去办事,在等人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太太,已九十岁高龄,腿脚常疼痛。我给她讲真相,她用手指自己的耳朵,说听不清了。我说:老人家您这么大岁数了,腿脚痛,我告诉您两句得福保平安的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看她突然很精神,回问我说的什么?我在她耳边大声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这两句话,天天念诵就能得福保平安,您的腿脚痛都会减轻消除。”她没有完全听明白,我又对着她的耳朵,又大声的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她试着念,头几遍都没念对,我就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反复教她念,直到她听明白、会念为止。当她明白了那一刻,她好激动,激动得要给我下跪:你怎么这么好啊!说我是观音菩萨。她说自己九十多岁了,遇到这么好的事。我急忙扶住她,她又对我说:我万一忘了怎么办?叫我给她写下来,万一忘了好叫人念给她听。我在随身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交给她,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去。看到她对大法的渴盼,明白真相后得到大法救度那种无以言表的喜悦,内心真为她高兴。同时深感自己责任的重大,众生都在盼望着得救,都在等待着我们去救。

在黑窝里更要讲真相不停

“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各地的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等,都成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里面的工作人员和被关押的人都被中共邪党编造的谎言所欺骗,不明真相,中毒很深。有些恶警勾结、利用那些品行败坏、社会上的残渣余孽对被非法关押在这些黑窝里的大法弟子肆意折磨,造成人身伤害,大法弟子承受着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我被恶警绑架,非法关進当地看守所。监号牢头问我因什么被弄進来,我说我炼法轮功。又问我知道些什么规矩(实际就是一些侮辱人取乐的东西)我说不知道。他示意几个人来教我,强行按我,要我跪在监号内的角钢门槛上。当时我心生一念:我不能跪!就平心静气的对他们说:“我不会跪的。这样对你们不好,小心你们自己摔倒。”话一出口,“啪!”其中一个来按我的在押人员摔倒了。他爬起来,叫其他的人不要再强行按我下跪。他说:真奇怪,我话一说出他就摔倒了。当时我也没用什么劲,也没有挣扎,就站在那儿,他们几个就没有把我按倒。我想我是炼功人,我没有犯罪,我不能跪,头脑中就这一念。我不配合他们的那一念一出,师父就帮我把这件事化开了,制止了他们行恶,也避免了他们继续犯罪。

在被邪恶迫害中,无论在看守所、劳教所、还是监狱,我都给周围的人讲真相。无论他表现得善,还是表现恶,都想办法告诉他们真相。让善的生命明白真相后得救;让恶的生命恶行曝光,抑制邪恶、制止行恶。讲的时候有听的,也有不听的,当然听不听我想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讲不讲是大法弟子的责任问题。

看守所的生活、卫生条件极差。监号的牢头叫全监室的人在上面来看守所检查工作时,向他们要求改善生活。为此他遭到看守所值班警察暴打且不再当牢头,他把他的铺位移到我的旁边。因为他觉得与我合得来。我就给他讲真相,我把我得法的经过、得法前后的身心变化、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全世界等等,所有真相逐步的都讲给他听;同时我叫他听我读师父的手抄经文、背法等。他明白真相后,变化很大,有许多感慨。

他这次被关押,是因为部门的工作人员冤枉了他。他说他无论怎么给工作人员讲明当时的情况,那个工作人员就是不听,还骂他、甚至出手打他。他愤怒之下,持刀伤了对方。因此被关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又遭警察暴打。他说他已不再相信这个政府了;在看守所看到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么善良,却被邪党迫害。他听到的、亲眼看到的、自己也亲身经历的这一切,使他从内心认识到邪党的邪恶,从内心升起对师尊、对大法的敬仰;对大法弟子的敬佩。

我叫他和我一起学法,我把手抄经文给他看,把能背下来的经文背给他听,教他炼功。大概一周时间他就学会了五套功法。打坐时他的腿一时双盘不上;因小时候腰受过伤,挺不直,心里有些急,他想尽快达到要求。我告诉他:不要急,大法是超常的,只要你有修炼的心,师父会帮你。他坚持天天学法炼功。有一天炼完动他兴奋的告诉我,他说他看到了美妙的景象,看到了佛。我想他是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我告诉他要好好珍惜。一段时间后,他的腰痛不知不觉的消失了,腰能挺直了,而且多年困扰他的鼻炎不治而愈。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他真的相信法轮功了,他说法轮功真好。

由于他是与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发生矛盾持刀伤人而被拘捕、关押的。平时他翻看相关的法律条文,看自己所犯罪行,要判刑七至八年,并罚款十几万。因此他的心情很沉重。时常为自己一时冲动所造成的后果而后悔。我告诉他:振作起来,只要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改正后不再犯,这就对了。你现在修大法了,修大法都是有福份的,只要你坚持修下去,只要你相信师父、相信法,师父就会管你的。

轮到他上法庭那天,同车有三位被非法庭审的大法弟子给他又讲了真相。他说他们讲的与我给他讲的一样。我告诉他:大法弟子同修一部法,都是师父的弟子,师父对我们是一视同仁的,包括你,只要你走進大法中来了,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结果法官宣判的时候,判了他一年半刑期;罚了几千元钱。这个结果让他惊喜,说这是他意想不到的。我告诉他:这是因为你修了大法,师父帮你消去了罪业。剩下一小点你要自己承受,你要好好修,珍惜机缘。他说他刑满回家后,叫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来修大法,还要将大法的美好告诉身边的人们。

在哪里我都要讲真相,都应该讲真相。特别是在邪恶迫害的环境,更要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抑制邪恶,制止行恶,挽救世人,证实大法。

我在被迫害期间,给一个脾气很暴的在押人员讲清真相后,他也跟随我炼功。有一次他自己炼的时候,被全看守所公认打人最凶狠、手段最毒辣的警察看到,就把他叫出去,问他在干什么?他回答警察说:自己脾气不好,想炼法轮功改改自己的脾气。那个警察听他这一说,不但没有打他,还露出笑脸说你早就该改一改你的脾气,说完就叫他回来。全监室的人原本都在替他担心,他平安回来大家很高兴。不管是新学员、老学员,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监狱的警察有的为了短暂的利益,被邪党利用,直接参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叫他们明白真相,一时很难。你平时给他讲真相,他根本就不听。如何对待他们,作为大法弟子,对于他们的无理要求,只有按师父讲的去做,才能走正自己的路。不配合他们,他们就不许其他人与我接触,我就给他们安插在我身边的包夹人员讲真相。包夹人员不听,对我行恶,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就给警察讲真相,揭露邪恶,将包夹人员的恶行曝光。有的警察不听真相,对我行恶,我就在他们的上级来检查时揭露他们的恶行。他们不允许我和被迫害的同修与家人通信,或把我们要发的信件毁了。我就把写好的信收藏好,在有监狱的巡警来巡视时,把信交给巡警叫他们帮我发出去,这时他们一定会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他们恶警、恶人迫害我们的真相。他们听了真相后,怎么做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指望他们帮我做什么,不求结果。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恶警恶人被曝光后,在这方面的恶行收敛了。

被非法关進监狱后,我时常给被邪恶利用、执行邪党政策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讲真相,我也时常对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有一个警察与其他恶警不一样,有时候人性善良的一面会表现出来,我对他发正念,不失时机给他讲真相:讲我修大法身心的变化;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大法的洪传盛况;讲善恶有报的事例,同时揭露恶人恶警的暴行,劝他不要干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警察的职责应该是惩恶扬善、伸张正义、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而不是统治者实施暴力统治的工具,更不是助恶为虐、打击善良的帮凶。我每次给他讲真相,他都能听,并提出问题,我尽所能的解答。通过我讲真相,后来他脱离了那个邪恶的位置,干其它工作去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的一些体会,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