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的成长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我出生于一九九二年,二岁时随着父母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有一次,父母看到我站在客厅里自己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心觉纳闷,因父母每天轮流到一间挂着师父法像的房里锁上门炼功,他们没有教过我动作,便问我是谁教我的。我指着墙上师父的法像说:“那个叔叔!”

父母告诉我,一定与大法有很大的缘份才能在师父传法的同年降生在这个父母都修炼大法的家庭。所以从我记事起,大法的法理便自然而然的溶在了我的意识里,修炼仿佛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二岁得法之前,我经常得病,总需要去医院,每到月底父母剩的工资,都会因为为我治病而花光了。小孩的病我几乎都有,百日咳、贫血、气管肺部有炎症等。后来有一天我忽然高烧不止,爸爸妈妈用各种药物帮我退烧都不管用,后来爸爸悟到既然师父已经教我炼功了说明师父已经在管我了,现在应该是在给我净化身体,所以用药根本不管事。于是便把我交给师父管了,这样我白天低烧晚上高烧,持续了几天,每隔几天会烧一次,反反复复那么几次之后,我就再也不用吃药上医院了。从此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在我七岁时,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父亲被当地恶警带走,被迫害长达四年。妈妈一个人顶住了所有的压力带着我坚持修炼,向世人讲清着真相,并不间断的去看爸爸,用各种方法将新经文送到被迫害的爸爸手里。

当我小学三年级时,学校放诬蔑法轮功的节目,让学生写观后感,我把写着大法好处的观后感交给老师,老师得知了我修炼便纠集校长找我谈话要“转化”我,并威胁我不“转化”就退学。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的一部份常人意识闭塞起来,将我保护起来了。我丝毫听不懂、也听不進去他们所说的“转化”我的话,只是一味的说坚修大法,没有任何怕心。起初妈妈心里很不稳,其他同修知道后也帮助我们一起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迫害,一个同修也寄真相信给那个校长,就这样邪恶控制的威胁破产了。到了四年级,不再有人找我谈话以及威胁我。后来爸爸也回来了。

在小学时有一次我突然拉肚子,几乎每隔几分钟就得跑一次厕所,连学也不能正常上,只能躺在床上,连力气也没有,那时我有对学习强烈的执着,认为学生应该好好学习,一节课也不能缺,在家很担心课会落下,心里很不安,后来同修来我家和我交流,认为我对学习太执著了,这次魔难是去我的追求在常人中完美的心。我认识到了,拉肚子马上好了。

初中,我顺利考入了离家近的一所中学的实验班。初二时,老师要求全班前十名入团,我在其中,便找到老师说不入团。老师纳闷的问我为什么,我一时因怕心没有和老师细讲真相,只是反问:“入团不是自愿的吗?”老师便没再说什么。同学们有的问我为什么不入团,我便借此机会向他们讲述真相。初三时,每天晚上作业很多,我往往写到十一点多才写完,再学法时就精神不振,精力不集中,总是学一会儿就睡觉了。妈妈看我状态有问题,就让我调整学法时间,我还不悟,辩解说写作业时间不够。后来在妈妈的提醒下,我才醒悟:修炼人应该把修炼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所有的事办完了,没事了才轮到学法。当摆正顺序时,一切也会为修炼开路。于是我晚上六点放学后回家先炼功学法,然后再写作业,依然到那个时间完成甚至更早,而且思路顺畅无比。有些题目第二天白天我看时竟然想不起来晚上是如何解的,大法开智开慧啊!

初中一年级时,我卧室的电灯一闪一闪的总是打不开,我让爸爸帮我换一个,爸爸说师父讲万物都是有生命的,它既然跟着大法弟子供大法弟子使用,也是受到一定影响,有了能量的,怎么会说坏就坏(别的屋里灯都很好)。于是爸爸就在心里和电灯交流,忽然发现我的桌子上放的不是大法书,而是闲书,便猜测不是灯的问题,而是我没有认真学法却看闲书、不精進造成的,灯给我提意见。父亲便与灯说:如果是孩子的问题,他开就亮,孩子开就不亮。于是爸爸把我叫过来开灯,试了好几次,都是我开不亮而爸爸开就亮。我才明白原来是自己的问题,就与灯交流,决心从此以后精進起来,改正自己,然后一开灯灯就亮了。这件事让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万物是有生命的,它们都是为法而来的,同时也在监督着我精進实修。从此我再也不敢随便懈怠了。而这个灯一直监督到我高考完都很好。

后来,高三时,我由于课业紧张又陷入了人中,带有人的观念,认为晚上晚睡了早上起太早会困。便只在晚上下晚自习后学法,却几乎不炼功,有一次晚上在家吃饭吃得过多,一连拉了好几天肚子,几乎让我听不進去课,坐立难安。妈妈跟我交流:我几乎不炼功身体等同常人,本体转化跟不上,就是光修不炼。我自己一悟才发现这个严重的问题,就下定决心早上早起炼功。就这样才坚持了两天,拉肚子就不翼而飞了,而且从前上午总会困,坚持炼功后上午精神十足。我深受鼓舞就一直坚持,直到高考那两天也没放松。

高考前,我一直有很强烈地对于名次分数的执着,父母便交流说放平心态,不要产生从法中求的想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也是一次去执著的好机会。高考第一天去考场的路上,我感觉胃突突的有紧张的感觉,就默背《洪吟》里的《苦其心志》和《做人》。到了考场很顺利,没有什么好与坏的感觉,心态很平稳。根据平衡三次模拟考试的成绩,感觉考个普通的一本应该没问题,妈妈跟我说最好去离家近点的学校,可以时常回家,不脱离整体。于是我在心里发了这么一愿。当分数出来时,我看到分几乎不敢相信,比自己对答案估的高了三十分,每一科都比自己估的高,我立刻明白这是师父给我的,为了鼓励我高中三年刻苦学习同时不忘坚持修炼,也是为了让我可以自如报一个离家近的好大学。最后我顺利被一所离家近的名牌大学录取。

报志愿时,自己又被勾起的人心干扰,父母也受到了影响,扎到事情里面去根据分数分析专业与学校的利弊,甚至还考虑到将来的就业,完全陷入了人中,用人的逻辑去推理,所以过程并不顺利。后来我突然悟到师父给我的分数不是为了让我便于去谋求人的名利的,一切都是为了证实大法而存在的,包括我的超常发挥也是证实大法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怎么能反过来理所应当地用来证实自己呢。超常的分数反而勾出了起初没有的人心,所以我们要去掉它。后来和父母交流,我们都放下了这颗执著心。就选了一个学校按顺序报了几个专业,要完全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动心,被哪个专业录取也是师父给安排的。到了哪个学校说明哪个学校有我对应的众生,对他们是有责任和使命的。到了哪个专业就说明那个专业需要我来帮助为后人留下一条路。把心放下了,录哪个专业便无所谓了,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了。师父讲:“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转法轮》

走到今天,感谢师父一路的慈悲呵护,同时我有太多太多的不足需要修正,谨写出自己的修炼历程与认识和同修交流,向师尊交上一份答卷。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