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诸葛亮的两封家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

一、诸葛亮《诫子书》

【原文】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薄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今译】
德才兼备者的品行,是依靠内心安静,精力集中,来修养身心的;是依靠俭朴的作风,来培养品德的。不看轻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确自己的志向;不是身心宁静,就不能实现远大的理想。学习必须专心致志,增长才干必须刻苦学习。不努力学习,就不能增长才智;不明确志向,就不能在学习上获得成就。追求过度享乐和怠惰散漫,就不能振奋精神;轻浮暴躁,就不能陶冶性情。年华随着光阴流逝,意志随着岁月消磨,最后就象枯枝败叶那样,(成了无所作为的人)对社会没有任何用处。(到那时)守在自家的狭小天地里,悲伤叹息,还有什么用呢?

(诸葛亮,字孔明,琅琊人。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官至丞相。这篇《诫子书》,他是写给儿子诸葛乔的。)

二、诸葛亮《诫外甥书》

【原文】
夫志当存高远,慕先贤,绝情欲,弃疑滞。使庶几之志,揭然有所存,恻然有所感。忍屈伸,去细碎,广咨问,除嫌吝,虽有淹留,何损于美趣,何患于不济。若志不强毅,意气不慷慨,徒碌碌滞于俗,默默于情,永窜伏庸,不免于下流。

【今译】
一个人应当有高尚远大的志向,仰慕先贤,戒绝情欲,抛弃阻碍前进的因素,使自己的志向,在自己身上显著地得到存留,在自己内心深深地引起震撼,要能屈能伸,丢弃琐碎,广泛地向人请教咨询,去除猜疑和吝啬,这样即使因受到挫折而滞留,也不会损伤自己的美好志趣,又何必担心达不到目地。倘若志向不刚强坚毅,意气不慷慨激昂,那就会碌碌无为地沉湎于流俗,默默无闻地被情欲束缚,势必永远沦入凡夫俗子之列,甚至免不了成为庸俗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