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退休教师赵淑娥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我叫赵淑娥,今年七十岁,退休教师,家住东港市内。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做一个好人。通过修炼,我不仅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法轮大法还教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我无病一身轻,大法的佛光沐浴着我,使我的生活充实而又愉快。家人和亲朋从我自身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无比感激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更加珍惜大法慈悲于我的修炼得度的机缘。我深知法轮大法是真正救人、度人的高德大法。然而,人间首恶江泽民以小人妒忌之心,利用一己之私权,诽谤诬蔑大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我也遭受了恶党的迫害。以下是我的部份经历。

一、被绑架、抄家、逼供、拘留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多钟,我去市内一家衣服店取衣服。沿途中贴真相资料。走到街头时,迎面来了一辆警车。车到跟前时,车里的警察喊:“老太太别走了!”那名恶警跳下车来,夺过我手里的挎包就开始翻包。包里的真相资料被他们翻去了。而后他就追问我资料是从哪弄来的,我不回答。他推我上警车,我不上。他又喊来一名叫王帅的警察,一起将我往警车上抬。恶警王帅用力掀我的腿,我拼命的挣脱,他的手用力的捅我,手一下子捅到了我的胸口窝的心脏部位。我当时觉得头“晕”了一下,差点儿没喘过这口气。

我被他们掀到了警车上。当时周围来了很多围观的百姓。我喘息一下之后就赶紧对着围观的人喊:“乡亲们,中共邪党专门迫害好人,欺压百姓,老天爷要灭它。天灭中共就在眼前,人类正面临着大淘汰,你们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了!”

王帅和那位恶警,快速把车门关上了,开着警车就跑。面对这两个害我的人,我没有怨恨他们。因为大法师父一再教导我们:法轮大法没有敌人,谁都不配做大法的敌人。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就是救度众生。他们是被邪党的谎言毒害、被邪党利用才这样干的。他们不知道迫害大法修炼的人会犯下大罪而毁掉自己。虽然当时我说话挺吃力,但我还是要救他们。我就对他们说:“孩子们,你们都被邪党的谎言给欺骗了。中央电视台宣传的那些‘杀人、自焚’的事全都是邪党诬蔑法轮功制造的谎言,全是栽赃陷害,是欺骗百姓的。你们千万别相信这些坑人、害人的谎言。法轮功学员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最好的好人。我们没有错,法轮大法为人祛病健身,教人向善,走正道,做好人,更没有错。全世界这么多国家的人都在信仰、修炼法轮大法,都知道法轮大法是真正救人救世的高德大法,都在褒奖、赞美法轮大法,唯独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你们说它不邪恶吗?”

这时,警车开到了大东公安分局门外,由于我的心脏部位被捅了,感到心很痛,两腿瘫软。两个警察把我拖到了大东公安分局四楼。经过三楼走廊时,隔着玻璃我看到里面坐着一个面部凶煞、当官模样的人,恶狠狠的瞪着眼睛冲我说:“你们法轮功的都归我管!”恶警王帅赶快说:“这是我们的潘书记。”两名恶警把我带到四楼的一个屋里,屋里有一个人,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大东公安分局新兴片区的警长。接着问我住哪儿,叫什么名字,真相材料都从哪儿弄来的,谁给的,还有某某地方贴的不干胶是不是你贴的,等等。我一概不回答。恶警宋润伟看什么都问不出来,就冲着我大声吼叫:“快说!”任他怎么叫喊,我还是不说话。

他出去又找来一个女警来搜我的身。女警察过来翻我的裤兜儿,我大声制止她:“你们不准翻我兜!”女警察毫不理会,从我的裤兜里掏出我的钱包,从钱包里翻出一张交电话费的收据,递给了宋润伟。宋润伟又从钱包里翻出了我儿子和我女儿的手机号码,拿到另一屋,打电话把我儿子给叫来了。

恶警躲出屋去了,屋里只剩我们母子二人。儿子对我说:“你把你知道的还有谁炼法轮功、资料是从哪来的都说出来,人家就把你放了,你就没事了。”我知道儿子被他们欺骗了,我告诉儿子:“我决不能出卖大法弟子!”宋润伟领几个警察去抄我的家,儿子被欺骗也去配合他们。家里所有的真相资料、大法书籍都被他们抢走了。

他们走后,又进来两个年轻警察,一男一女,男的是恶警王帅,他们继续向我逼供。我一概不配合他们。除了讲真相外,我什么话都不说。恶警宋润伟回来和他们一起又把我带到一楼的一个屋里。恶警宋润伟在我对面的桌前坐下了,趁我没注意,给我非法拍照。照完后说:“一会儿送你回家。”我以为真的送我回家。他们把我骗上车以后,直接拉到东港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又逼我在他们写东西的纸上按手印。我没按。恶警宋润伟又继续向我逼供说:“你只要说出都和谁联系,你都认识谁,资料是谁给的,我们立即就把你放了,再去抓别人。”我想:你们今天犯下的罪行都足以毁掉你们的生命与未来,现在还要继续作恶,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决不能再叫你们继续作恶,毁掉自己,殃及家人。我反复讲真相诚劝他们,他们一句都不听。所以,我什么话也没有。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五月二十五日八点半左右,宋润伟和王帅又来审讯我。这次宋润伟又换了一种手段,说:“我们昨天去你家(抄家)了,看到你家木箱里有那么厚的一摞奖状本。你的邻居,还有你家附近的小卖店,我们都去了解了。你在党的培育下,也是个很有觉悟的人。党现在给你退休金,保证你晚年的生活。你要好好配合我们,你配合好,就把你放了。不然的话,那就是判刑。真要那样,你的退休金也没有了,你子女的工作呀,将来你孙子、孙女上大学呀、找工作呀,都要受到影响。你这么大岁数了,好好考虑考虑吧。”说了一大堆恐吓、威胁我的话。我的心一点没动。烂鬼控制他们干坏事,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听不进去。因此我就只好什么也不说。他们什么也没得到。最后宋润伟拿出一张表(拘留证) 逼我签字,我不签。

我被关进拘留所的第二天早晨,铃声一响,里边的在押人员齐刷刷的都坐到一排塑料小凳子上。凳面长宽各有三十厘米,高有四十厘米。我立即躺下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犯人,谁都不配来管制我。躺累了,我就起来走走。我边走边跟刑事犯人讲真相。犯人一边听一边看着我。因为监号的墙角上方有监控器,我怕恶警找他们麻烦,我说:“你们不用眼盯着我,耳朵听我讲就行了。在这一个月中,有到期出去的。有新进来的,进进出出有十六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很多都同意退出中共党、团、队。有的还帮家里人做了“三退”。就这样,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我被非法秘判三年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这一天,是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恶警逼着我的儿子(儿子没炼功)替我写了一份不修炼的“保证书”。我被非法罚款五百元,而且是他们自己提前到我单位从我工资里去支取的,说是给构陷举报我的恶人发“奖金”用。多邪恶啊!

然而,在我被拘留期间,东港市610、公、检、法合谋,以完全捏造的事实和罪名,给我非法秘判三年。原来放我回家是“监外执行”。而且还是儿子在这些迫害者身上花了一大笔钱才办来的。否则,他们就要把我关进监狱。

回家后,我被长期监视居住。几乎天天都有警车停在我家楼下监视。我走到哪儿,警车跟踪到哪儿。但是他们监视的是我的形体,却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我已经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把儿子替我写的“保证书”,还有警察按着我的手强迫我在他们写东西的纸上签的字,彻底宣布作废!我坚决不承认!我也让我儿子自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他被恶警欺骗下所写、所说、所做的那些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宣布作废!儿子心里牢记法轮大法好。以上是我遭受恶党非法迫害的经历。

三、结语

中共恶党打击迫害已达十二年了。在这十二年中,恶党在迫害大法弟子中所犯下的罪恶已是罄竹难书。如今,中共邪党气数已尽,天灭中共即在眼前。奉劝那些对恶党仍抱有幻想,或被邪党用金钱收买、还在昧着良心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停止作恶,将功补过,挽回自己的未来。否则,你们的下场将是极其可怕、可悲的。珍惜最后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