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觉醒世人:“我也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恩师好!我还不是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但我想称您“师父”,还给您磕头。

我今年四十八岁了,但外观看不出来,显的很年轻,在一个国企大公司工作。我的妻子(我叫她梅子)是李洪志恩师的弟子,梅子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话不假,现在我就说说我亲身经历的一些事。

一、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的奇迹

二零零九年夏季的一天夜里,我突然肚子疼,痛的无奈,想喊梅子帮我缓解缓解,看她在那边房间睡的正香呢,也不忍心喊她起来。无奈间,想起梅子叫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迫不及待的念起来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不停的念着,奇迹出现了:黑夜里,在我的肚子上方的两边,金光闪闪的九个大字,分成两边,正以摧枯拉朽之势威震下边的层层小瓷砖一样的东西,小瓷砖纷纷破碎瓦解。我的肚子很快就不痛了,我好感动啊,谢谢恩师!

梅子每天发正念,我也会停下手中的家务,也坐在旁边静坐一会,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我念着念着,看到每个字都是一个宇宙,而且是不同的宇宙,宇宙里有山有水有人,很美、很美,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二、我也讲真相救人

说来别见笑啊,我也讲真相救人呢,只是不象大法弟子那样,我就随机做。因为我有主佛的弟子朝夕相伴,我知道好多真相,好多事情。一次要去参加同学聚会前,梅子说,你不能把你那几位同学救下来吗?你就是讲讲真相也好啊,你看邪党杀人放火都敢干,我们还不敢说吗?你只管救人讲真相,我在家发正念加持你。谁知我那天大讲特讲,象个演讲家一样,一桌八个人,劝退了六个(劝他们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二零零九年“世博会”期间,我去上海出差,会议期间组织去世博园,在回来的路上,我看大家都醒酒了,不象来时晕晕的了,我转过身来,给车内(来自华东各省市的本系统的生产精英吧)十几个人讲真相,结果他们大呼上当,上了邪党几十年的当了,个个大骂邪党,面包车内沸腾起来了,可热闹了,连司机都忍不住一回头、一回头的。

去年十月初的晚上,我陪梅子去公园,公园里是人山人海,期间,我接到一个海外打来的真相电话,当讲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不由自主的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梅子看我喊,她也高喊。此时:空气凝固了,人群都默默的、傻傻的。

这事得到梅子的大为夸奖,我觉的没什么的,不就喊几声嘛,梅子让我把这事也写下来。梅子说:了不起!

说实在的,对讲真相这件事,我挺上瘾的。我在公司值班(每月三次守夜)期间,我邀请当班的生产人员来我的办公室,我一说就是个把小时,他们都很认可,大呼被邪党洗脑洗的太惨了。梅子有机会也给我周围的同事送《九评》,他们是明真相的人,在一起谈起现状,都很是明白了,歪理邪说再也骗不了他们了。

我常去上海办事,有时和几位总经理一起,那就是我讲真相的大好时机,几位领导都喜欢听我讲。

说来邪乎,有一段时间,公司要求党员必须佩戴党徽,我不但自己不戴,我看见谁戴,我都劝他们拿下,他们也都不戴了,把戴党徽当成耻辱。总之,上面下了什么命令,我回家一说,梅子说怎么怎么的,我觉的有道理,就不给邪党卖力,事情很多,就不在这里卖弄自己了。

三、我很惭愧

我对不起恩师啊!我真心想走入修炼,曾跪在恩师像前发过誓的,却迟迟难以走进来,我知道大法好、大法神奇,天目看到过梅子的功柱(蓝色的)直通天顶望不到头,还有她头顶一大堆白球一样的东西……。可是我一摸书,就困的不行,看不了两讲,就停下来了,再想看也是很难坚持的。梅子经常也加持我的,有时她一个正念打过来,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只觉的白光照体,也能好一阵子;可是,刚刚想修炼,想戒烟戒酒,就有人请吃请喝,各种考验也随之而来……我也实在难以招架。等到法正人间了,我怎么办啊!

做常人,我也不甘心,做修炼人,我又不配,看梅子天天沐浴在佛恩浩荡中,一副大自在的样子,很好啊!我也想当主佛的弟子啊,可我就是不争气啊。

再次跪谢师恩浩荡!师父您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