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警察绑架安春荣等 海外联系竟成罪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二年二月,天津大港发生了几起绑架案。一对舍命救子的老人——周向阳的父母被绑架进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安春荣、安春芸等因关心这对老人,也被绑架。随后警察给安春荣安了一个罪名曰:与海外有联系。

先不说事情是真是假,就这也能成罪名,足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之无理,之愚蠢,试问当今中国百姓,谁人不想与海外有联系?大概起码人人都要背个预谋与海外有联系罪。当今中共官员有几人还与海外无联系?恐怕比铁树开花还罕见。让我们看看这几起绑架案。

二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四男一女五个警察闯进天津大港法轮功学员安春荣的珠宝店,其中一人着便衣,还有一人拿着录像机录像。他们出示了所谓传唤证和搜查证,不由分说就对店里各处强行查抄,翻到几本大法经书和一些大法护身符。

安春荣与另一店员王宝珠劝告他们不能这样,信仰是公民的权利,他们这样做是执法犯法,这些警察不听劝告,还强行把安春荣劫持到板厂路派出所。过不一会儿,又有五个警察闯到珠宝店,强迫王宝珠去板厂路派出所“协同调查”。当晚安春荣被劫持到大港看守所。

也是在二十八日晚七点,安春荣的妹妹安春芸被警察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还有一些原来开文具店所剩的光盘、书皮、订书机之类的东西都被掠走。参与抄家的是上古林派出所警察。

安春芸当时走脱。但不择手段的中共警察监听她家的电话,安春芸的丈夫与她的通话被窃听,三月二日晚安春芸在武清老家被大港警察绑架,劫持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此外,二十八日晚七点三十分,四男一女五个警察又闯进法轮功学员白淑琴家,他们先由一个片警出面,以查户口为名诱骗白淑琴打开家门,随后躲在暗处的另外四个警察,尾随其后闯进屋内,他们出示了所谓的传唤证和搜查证,其中的女警察在房间里到处录像,几个警察在房间里四处查看,最后盯着房间里的一只纸箱子,不断的盘问纸箱子的来历,打开看里面不过是一些空塑料盒。他们还不死心,抢夺了几张神韵合唱团、神韵晚会的光盘,强迫白淑琴跟他们走。警察的流氓行为令白淑琴的家人非常气愤,怒斥他们的所为。为了保护亲人,白淑琴的丈夫跟随恶警到了板厂路派出所。当晚警察不断的盘问白淑琴,纸箱子的来历,白淑琴则不断地告诫警察,他们这样做是在犯罪。这样白淑琴被劫持了十几个小时,于次日中午十一时许放回。

二十八日晚,板厂路派出所警察还到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经营的必康源药店骚扰,劫走几箱私人物品——空盒子,并把值班店员带回板厂路派出所非法提讯至深夜两点多,致使该店员受到惊吓。

据知情人透露,警察之所以绑架这几位法轮功学员,与发生在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周向阳遭严重迫害一案有关。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绝食绝水三百三十多天的周向阳,被送到天津市新生医院急救。老母亲几次与监狱方交涉要求接周向阳回家调养,未果。无奈周向阳的父母穿上状衣站在滨海监狱门口,等待监狱能尽快答复。他们是经过一天半的奔波,驾驶自家的手扶拖拉机到达天津市滨海监狱的。

同时闻讯赶来了很多好心人,大家都想为两位老人做点什么,此事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所有这一切都令中共十分恐慌。出动警车不停的巡视,并对周围的车辆人群录像。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深夜一点十分,周向阳父母在天津滨海监狱门口外守着要儿子的第三天夜里,滨海监狱门口,出现防暴队戒严,并调动特警车辆、拖车及救护车围住现场。周向阳父母被二十多个警察从拖拉机的草棚里拖出来,抬上救护车,关进昌黎县洗脑班。警察还绑架了在现场的天津蓟县郝银、高艳娥夫妇。

接着,天津市公安局和大港公安局根据录像对几天里到场的车牌号进行核查,查去滨海监狱的人。在大港区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受到盘查或骚扰。同时对法轮功学员安春荣实施跟踪,并监听她的电话,图谋搜集伪证,构陷安春荣。但是几经抄家、盘问并威胁与安春荣有接触的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结果令恶人们大失所望。

于是中共的追随者们又散布谣言,为迫害制造借口。不久前安春荣所在的工作单位——大港卫生局召开会议,会上通报中共恶警迫害安春荣的“理由”是:安春荣与海外有联系,等等。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罪行累累,激起全世界正义人士的愤慨,此次周向阳老父母舍命救子的悲壮故事,令每一位有良知的人感动,而中共的追随者们对此不但视而不见,还以暴力相威胁,打压民意,迫害善良。

中共的倒行逆施,不仅被普通民众所唾弃,即使是其体制内人员,也有很多有善念的警察、官员对此极为厌恶。天灭中共在即,真心希望所有的正义人士都能够勇敢的站出来,退出中共,抵制迫害,我们共同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