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劳教所折磨三年 于宗平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省报道)济南法轮功学员于宗平,男,五十二岁,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长期遭受围殴、电棍、灌辣椒面、坐硬板凳、剥夺睡眠、面壁罚站等迫害。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与其妻纪光丽在县西巷讲真相时被诬告,被大明湖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刘长山洗脑班。家人及亲朋强烈呼吁立即无罪释放于宗平。

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遭酷刑迫害

济南法轮功学员于宗平、纪光丽夫妇住在历下区县前街。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在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镇压下,凡是修炼法轮功者,公安人员都采取跟踪、秘密逮捕的办法迫害。许多学员在家无辜被抓,有的全家被抓,当局通过开除公职、学籍等低劣手段强迫人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于宗平夫妇为澄清法轮功事实去北京上访被抓回。纪光丽被送张庄拘留所强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历下区钟楼寺派出所所长任传武、片警徐万进绑架于宗平到山东省第一男子劳教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残酷迫害。

于宗平在劳教所十大队经历了电棍、灌辣椒面、坐硬板凳、长期不让睡觉等迫害,并遭到犯人的毒打。谎言和酷刑都未能动摇他对大法的信仰。劳教所为了达到目的,竟以减刑为诱饵,放纵犯人不择手段地轮番折磨他。恶警赵永明甚至赤裸裸地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转化”(指用欺骗或强制手段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他们就行。”于是恶人们更加肆无忌惮的折磨他和其他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甚至把法轮功学员姜明斋(当时五十多岁)强行按到厕所里吃屎。好人被关被迫害,卖力折磨好人的恶人们却被减刑,这就是中共劳教所颠倒黑白的真实写照。

二零零一年初,山东省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王村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强制转化。恶警用电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天天发生。于宗平被迫害的更加严重。

酷刑演示:头和脚紧靠在一起
酷刑演示:头和脚紧靠在一起

二零零一年元月,恶警王新江命令恶人长期不让于宗平睡觉,并面壁罚站和毒打。将其按在地上,腿伸直,然后身体向前压,头和脚紧靠在一起,整个身体卧在地上,两手扶住腿,几个人按住,在人背上放一张五十公分高的长条茶几把人扣住,人立即腰痛的象断了,拼命喘气也喘不上来。王新江躺在连椅上,把脚放到茶几上,在茶几上面再坐几个人压住,旁边也有人按住不让动。就这样残酷地折磨了于宗平一宿。恶警王新江对法轮功学员无数次的毒打迫害,被他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学强、王耀东、孙光明、宋玉荣、于宗平、孙荣斋、王少清、满军、夏强等很多人。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月期间,恶警张凯把于宗平关到屋内,地上放一个窄木凳,强迫他单脚站上,双手举起面贴着墙,几个人看着不能动,直到累得摔倒,叫“金鸡独立”。他们换着花样进行迫害。恶警王新江把于宗平关到屋里拳打脚踢,累了就扇于宗平的耳光,直到手打得受不了了为止,再改为掐、捏肚皮……还经常攥紧拳头用手指节使劲敲击他的前额,敲一下前额就起个肉疙瘩(又红又紫,疼痛难忍),直至敲累了为止。还有一次,恶警王新江命令犹大(被迷惑或被迫放弃信仰的人)摁住于宗平,故意穿着皮鞋用鞋跟狠跺于宗平的脚趾(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穿的都是布鞋),疼得于宗平浑身是汗,于的脚趾被跺得又黑又紫,睡觉都脱不下鞋来,半年多才逐渐恢复。

恶警赵永明长期不让于宗平睡觉,恶人们四个人一组,四班倒软硬兼施折磨于宗平,只要于宗平一闭眼,他们就踢他一下或打他一拳。于困得坐不住、站不起来、记忆力丧失。恶警便让犹大们轮流地架着于宗平,拖着来回走。恶警王新江看于宗平困得实在坐不住,就叫犹大摁住,端来凉水赤膊上阵,摁住于宗平的头使劲往水盆子里摁,在寒冷的冬天弄得头、身上全是冰凉的水,他还端着凉水从上往下浇,并美其名曰:你现在是“团级待遇”,前呼后拥,每时都有人“护卫”。这些恶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极尽其能事,无人性可言。

酷刑演示:把法轮功学员的头部按进盛满水的大水缸
酷刑演示:冬天把法轮功学员的头部按进盛满水的大水缸

由于被迫长期一个姿势坐硬板凳,于宗平被迫害得腰直不起来。恶警张凯、王新江及犹大帮凶便把于宗平摁在凳子上,把头使劲往裤裆里摁,然后再让另一人用腿顶住腰,抓住头、胳膊、抓住上身后仰,再使劲压,压得腰椎咯咯直响,象断了一样,疼痛难忍,直到他们累得气喘吁吁为止。恶警张凯说这叫“专治罗锅”。

在经历邪恶半年多的迫害折磨后,恶警们见于宗平依然坚定大法,便更加气急败坏地对他进行侮辱、迫害:七个恶警把于宗平单独关在屋内,摁在桌子旁边,桌上放着纸、笔,恶警们有抓胳膊的、摁手的、搂腰的,恶警彭绪标则把笔插在于宗平的拳头里,双手紧紧攥住,其他人控制着于宗平的手臂在纸上写“悔过书”,于拼命抵制,七恶警抓住其胳膊乱画,直到笔尖把纸划烂为止。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恶警们没有达到转化于宗平的目的,就用更无耻、下流的手段,电击隐私部位。于宗平见状,一边挣扎着一边正告他们:“这不是人干的事,你们这样做天理不容, 将来要遭报应的。”恶警靖绪盛(大队长)、梁俊岭(副大队长)、张凯(教育主任)、彭绪标(教导员)、恶警王新江、恶警刘××、恶警王××非但不听,还变本加厉。七恶警又把于宗平死死按在地上,于宗平在极度的痛苦中大汗淋漓。经过一夜的折磨,天快亮时,恶警们累了,就把七八个犹大找来,继续折磨于宗平。就这样,持续迫害了许多的日日夜夜,于宗平的腿开始自上而下的浮肿。这只是王村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冰山一角,这些恶警采用的流氓、下流、无耻的手段匪夷所思、令人发指。

由于长期得不到休息,于宗平被迫害得记忆力减退,还有许多迫害事实想不起来了。三年中,大约有二百多人做过对他的“转化”、迫害,但始终没有动摇过他对大法坚定的信念。还有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内被迫害。截至二零零二年九月,超过一千位法轮功学员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以种种方式迫害学员的犯罪恶警有:赵永明、郑万新、靖绪盛,罗光荣、孙丰俊、王新江、单业伟、张波、梁俊岭、李勤富、彭绪标,刘林、张凯,刘国伟等。

于宗平的妻子纪光丽遭受的迫害

于宗平的妻子,法轮功学员纪光丽也反复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大明湖办事处主任丁红和历下区钟楼寺派出所所长任传武、片警徐万进把纪光丽被绑架到郭店洗脑班。以历下区检察院李姓恶人为首,还有一姓张的,徐明(女)等九个人在场,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吊铐纪光丽九个小时。直到纪光丽被迫害的昏迷,瞳孔放大,没有脉搏,没有心跳,才被送孙村一家医院抢救。医院拒收后又送到济南市历下区医院(红卫医院),抢救过来后又继续送洗脑班迫害。纪光丽绝食抗议迫害五天。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纪光丽再次被历下区钟楼寺派出所所长任传武、片警徐万进十几人绑架到刘长山洗脑班迫害七个月。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被送浆水泉劳教所迫害,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历下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头子李东方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用五千元公款向劳教所行贿。纪光丽在浆水泉劳教所被心如蛇蝎的恶警王淑贞、牛学莲等残酷迫害。

于宗平、纪光丽夫妇被劳教迫害期间撇下家中老母及十二岁的女儿长期无人照顾,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下午三点左右,纪光丽在县西巷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一妇女诬告,大明湖派出所两辆车大约八个人将纪光丽、于宗平绑架到派出所,并非法入室抢劫了纪光丽、于宗平家中财物。于宗平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刘长山洗脑班,纪光丽绝食两天后被放回家。洗脑班一自称姓胡的,四十岁左右,近一米八高,稍胖,说自己是历下区政府的,负责洗脑迫害。

大明湖派出所所长:韩超,男,汉族,三十五岁,一九九七年济南市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参加公安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五月任历下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二零零二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任历下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二零零九年一月至今任历下区公安分局大明湖派出所所长。电话:0531-8193720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