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同修携手共精進 兑现史前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母亲与我分别于二零零四年底与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得法,而我却在得法两年后才开始实修。从我开始真正修炼起,就与母亲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在法中共同提高,互相配合救度众生。母亲常说,我俩是一个小整体。这篇法会交流稿由母亲与我共同完成,部份由母亲口述,我执笔。

虽然我们得法很晚,但我们深知修炼大法的珍贵和时间的紧迫,所以,在通过抓紧学法后,并在众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几乎没有经历对大法的认识过程,很快投入到救度众生的各个项目中。

一、整体配合救人急

最开始我和母亲是通过发放真相资料来救人。我从同修那里拿来制作好的资料,母亲也过来我家,我俩一同折叠、包装,然后在晚上一起出去发放。那时本地的真相资料大多还是黑白打印的,那种彩喷打印的我们还没发过,至多也就是同修用有颜色的纸张打一下封面,为了救众生好看一些。

有一天,突然听母亲说,现在资料少了,拿不到那么多了。听母亲这样一说,在我心里一下就冒出了一个念头:我要做资料。母亲很支持我。可是我和母亲由于得法时间短,不认识同修,更不知道该去找谁。母亲就对当时经常帮助我们的一位老同修说了我的想法。这位同修也不很清楚应该具体找谁帮,这事就耽搁了一些时间。可是我想要做资料的念头常常冒出来。

过了些日子,一天我和母亲在一位同修家里学法时,遇上了一位会技术的同修。这位同修得知我家有电脑后,就问我有没有联网,我说刚连上,同修就问我想不想上明慧网,我没加思索的说:想。就这样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与这位技术同修开始了来往。在这之后的一年多里,这位同修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在她的帮助与引导下,我们逐渐掌握了做资料的很多技术,然后我把同修教给我的技术摸索熟练后,一点点再教给母亲。那天晚上,我和技术同修约定在一个地方见了面,我将她带到家里,同修帮助我上了明慧网。

我知道,这一切只因我有了想做资料的纯真的一颗心,师父就为我安排了一切。还包括两年前丈夫就抱回家里的那台组装的老台式电脑,这也可能是很久远年代就早已安排好了的,是按自己的意愿安排好了的,只等得法后我的那份记忆被唤醒吧。明慧网对我的帮助更大,我每天浏览上面的文章,心性得到飞速升华。母亲经常来我这边,我也常将明慧网打开给她看,母亲的心性提高也很快。

之后不久,甲同修帮我实现了做资料的愿望。她先教我刻录光盘。同修说,一张光盘相当于一包书,里面不但有真相,还有很多电子书。那时一部刻录机需260元,由于我那时经济不宽裕,母亲就拿来了200元,我自己拿了60元,买回了我们用的第一部刻录机。那是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份。

那时我们每天要做很多张真相光盘。母亲常过来帮我做家务活,我就在电脑上一边刻录,一边学法、背法。有时我有事需要离开一下,就让母亲帮我换一下盘,怕耽误了时间,就只想多刻些盘多去救人。时间长了,我也教母亲一些简单的电脑知识,教她使用鼠标。母亲虽然是已近七十岁的人,学起来却很认真,她很快的掌握了简单的电脑操作和刻录技术。

一年之后,本地协调人买了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在甲同修的建议下,将这台机子给了我。逐渐摸索掌握了打印技术后,我开始承担本地一分片的《明慧周刊》、各类真相小册子、单张、不干胶等的制作。母亲看我肩上的任务重了,觉得自己也应该分担一些,母亲就自己拿钱,让我帮她购置了电脑、刻录机,她家的一朵小花也悄然开放。母亲承担起了制作真相光盘、和神韵光盘的担子,还经常过来帮我装订小册子。

我们也一起配合制作真相币、《九评》、护身符、写真相信等,利用我们的便利条件,将我们打印出来的真相传单,合理搭配,装入信封,邮寄给各个角落里等待救度的众生。我们每天虽然忙忙碌碌,心里却很充实,踏实,觉得我们做了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师父也鼓励我们,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那天,在我家的窗户玻璃上发现了一百多朵优昙婆罗花!圣洁的花儿激励着我们加快救人的步伐。

后来我参与了本地写作小组的工作,每天的时间很紧,母亲为了帮同修分担,又自己拿钱让我帮她购置了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打印光盘面和小册子,这样在母亲的默默配合下,我们负责起了这一分片同修所需的一切真相资料。在师父的时时呵护下,母亲和我家的这两朵小花越开越艳丽。

二、在互相配合中修去人心

大法弟子做任何证实法的事情时,和修心是永远联系在一起的。我与母亲在配合圆容中也经常遇到心性上的问题,在相互摩擦中修去了很多人心。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和母亲也知道遇事要向内找了。向内找真是法宝,多大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在刚开始教母亲刻录技术时,当我看到母亲坐在电脑前学刻录,自己却在做家务事,心里就愤愤不平了:那么大年龄,又不会做,还坐在那……心想我才应该坐在那的,母亲应该只帮我做家务活就行了。通过学法找自己,我明白这就是妒嫉心,瞧不起别人的心,就发正念清除它,并写了心得体会文章。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被母亲看见了,她问我:这文章是不是你写的?你这是不是在说我?母亲当时很气愤,说我连她也要妒嫉。我的争斗心也出来了:这妒嫉心也不是针对哪个人的,它本来就存在那里,现在发现了,就要曝光清除它。当我发正念将自己那一层次中的妒嫉心、争斗心清除干净之后,我和母亲也都平静下来了了,我们继续配合救人。当我们修去人心后,我们救人的效率也很高,一天能刻录一百多张真相光盘。

在我教母亲技术的整个过程中,我的人心也常常暴露无遗。母亲对我的依赖心很大,比如她刚开始学下载技术时,我每次都给她讲好几遍,可她老是记不住步骤,我就把步骤给她写在纸上,让她自己照着操作,但她却不愿看,常常连我写着步骤的纸也丢了,还怨我没教她。一有点事就给我打电话,要我赶快去她家。去了之后我常常守不住自己的心性,对母亲发牢骚,埋怨她自己不愿学,老是耽误我学法的时间,怨她,烦她。母亲就说:甲同修教你时是这样对你的吗?这时我常常不作声了,知道要改,可一到那时就忘了,又发火。后来我们一起学法向内找,母亲意识到她对我的依赖心太重了,我也找到自己的急躁心,瞧不起她的心。再心平气和的教母亲时,她很快就学会了。之后母亲从上网、下载、打印能够自己独立完成了,母亲也很高兴。母亲常说,她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能操作电脑,做这么神圣的事。都是因为学了大法,师父给的智慧和荣耀。

母亲家的厕所从去年腊月间就开始漏水,是她楼上的厕所往她家的厕所漏水。开始时,母亲去楼上那找人家,可那家人总不在家,好不容易碰着了,跟他们家讲,那家女主人却说她家里的厕所没漏水,还很不高兴,不耐烦;再后来碰到了理都不理了。就这样一直漏了一个多月,每天要接一大盆子水。母亲很着急,和我说了几次,我都无可奈何,有时也不耐烦,更没往心里去,觉的跟我没关系。那天,母亲又和我说起这事,那天我突然悟到,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突然觉的跟自己有关系,觉的我不能再置之度外了。我对母亲说,一定是我们修炼上有漏了,我们向内找找吧。母亲也觉的应该向内找。我就问母亲最近有什么事最放不下的,母亲想了想说,找到了,就是对你舅舅的病放不下,就是个“情”呀。舅舅年前查出得了晚期肺癌,母亲娘家只有舅舅这一个兄弟,所以对舅舅的情很重,放不下他的病。我也找到自己对同修的事漠不关心,没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怕麻烦,是私心,也有“情”这个东西。我们发正念清除了这些人心执着。我觉的我应该帮母亲解决这个问题,再说母亲这么大年龄了,帮帮她也是作为人世间子女应该做的。就打电话给疏通管道的人,说了厕所漏水的情况,他们说可能是楼上水泥地板里的水管破了,要修就要将楼上的地板挖开,再修理,并且需要三千元左右。我准备自己一人来承担这笔资金,不要楼上的人家承担,只让他家将门开开。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上,母亲打电话过来说,厕所好了,不漏水了!我和母亲都感到惊奇,深感修炼人向内找的神奇力量。我们知道,是我们学会了向内找,去掉了执着心,师父就帮我们化解了这件事。就这样看上去很大的一件事情,漏了一个多月的水,一分钱没花,就解决了。更可喜的是,在母亲放下了对舅舅的情后,也引导舅舅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舅舅学法、炼功都很精進,他的病也一扫而光,红光满面。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本应更加精進,可是我却被安逸心带动,被人世间的情干扰,近来感到自己放松了,没有刚开始修炼时的那股精進劲了,可母亲却依然如故,时时将救人放在心中第一位,走哪救到哪。母亲也常提醒我不能松懈。是的,我真的应该找回当初得法时的那种修炼状态。师父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也只有不断精進,才能完成我的巨大历史使命。

愿我与母亲在最后宝贵的时间里,携手共精進,兑现史前誓约,不负师尊苦度!

谢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谢谢众同修,谢谢你们这一路上对我们的无私帮助,愿所有的大法弟子携手共精進!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