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延续来的生命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三十日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由于身体不好,经别人介绍走進了大法。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我一直想把它写出来,由于我文化水平低,一直未能如愿。这次,我和同修商量,由我口述她代笔。

我今年六十九岁,得法前,浑身都是病,家里到处放的都是药,别说照顾家人啦,他们整天还要为我操心。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来我家串门,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没多久又送来了一本书,我一口气就读完了,发自内心的感叹到:“哎呀,这个法轮功讲的太好了”,当时身体一下子就没有病痛的感觉了,有病的症状全消失了,当天我就去了炼功点和老学员一起开始炼功。接着,我把家里的药全部清理了。从那时起,正式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走到现在,在修炼的过程中,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太好的。无论关过的好,还是没过好,我都始终坚信大法好,决不动摇。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抱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到了今天。今天借这个机会,我把我亲身经历的一部份神奇故事写出来,用事实证实大法的伟大和无边法力。

师父不断要求我们一定要做好三件事,我就克服自己不爱说话,性格内向的弱点,从做的不好到逐步做好。买东西时,我都会找机会讲真相劝三退,碰到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还给家里亲戚寄大法书,神韵晚会光盘等资料,使有缘人得法。下面这件事就是我在去粘贴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发生的。

撞断的胳膊自己安上去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左右,在去贴不干胶横过马路时,当时看见车离我还挺远,等走到黄线处,看着过不去了,我就停下了,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背对着车,等车过去了再走。没想到车过来时一下把我给撞了,撞在左胳膊上,发出特别大的响声,就象是拿铁棍猛击打车一样。但我站在那纹丝没动,胳膊没有任何感觉,心里也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只发自内心的双手合十感谢师父:举起右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谢谢师父!”

车开出去二、三十米远才停下,是一辆大货车,司机从驾驶室探出半个身子在往后看,我就冲他摆摆手,告诉他没事,让他走了。我天目没开,但当时我确实看到了:在车撞上的那一瞬间胳膊掉下来了,但被一根一尺左右长的白绳子扯着没掉,我看着那掉下来的胳膊飞速旋转好几圈后自己就接上去了,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当时,我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等司机开车走后,我才过了马路,继续往前走。直到把不干胶全部贴完后我才回家。

到家后,我告诉家人,他们谁也不相信,认为被车撞的那么狠,会啥事没有?一切正常?真的是不可思议。可是,大家却看见了,撞车后我胳膊上从小就有的两块黑色的胎记全部消失了,变得和正常皮肤一模一样了。这种神奇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的人,怎么会相信呢?可是这确实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两个旧势力的生命走了

在这一年的十二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学完法后,休息了一会,觉得有点饿,就去厨房找吃的,发现啥吃的也没有,正准备往出走,就看见两个影子迎面过来了,其中一个拿着铁链子,当时我的脑子里就反映出:“你的阳寿到了,你该走了!”但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有大法,我就是不能跟你们走!”可是,这意识“你的阳寿到了,你该走了!”反映到我的头脑中来回重复了两三遍,大概持续了七、八分钟左右。这时我一直在往后退,最后,退到了放案板的地方,退不了了,我就坐在了案板上,这时看见我的脚正好踩在我面前的一个大大的黑色方框里。也就是说这个黑色的方框已经将我框住了,我的脚就踩在这个黑色方框的底部。

那时,我的意识特别的清醒,我一直在重复着那句话:“我有师父,我有大法,我就是不跟你们走!”但我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已十分的弱了。但是,我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坚守着这一念:“我的一切只能由师父来安排,我只听从师父的安排!”那时,我还想起当地已经有两位大法弟子,被旧势力以病业的形式夺走了生命,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就告诉自己:“我不能走,走了负面的影响更大。不能再给大法造成损失了。”在僵持了七、八分钟以后,它们就走了。

这两个旧势力的生命走了之后,我赶紧打电话给同修让他们到家里来。等同修来之后,一见到我,其中一个同修马上就被吓哭了,因为我当时的脸色就象土的颜色一样,特别害怕。有一个同修以前看过中医,过来一号脉,人身体的一切生命特征都没有了,也就是说摸不着脉了,在常人看来就是人已经不行了。可我就是抱着坚信师父和大法这一念。在师父的呵护下神奇般的活过来了,闯过了生死关。但是,我当时没有悟到求师父,求师父给加持,求师父帮助,而是用了人的办法调理,使身体慢慢恢复。

就是由于心性、悟性没有跟上,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魔难。到了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也就是大年初二,我正在卫生间,又看见了旧势力的生命,这次是来了一个,反映到我脑子里的是:“你的阳寿已经到了,你为啥不走?”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我有师父,我有大法,我师父叫我走,我马上就走,你叫我走,我就是不走!”这个旧势力的生命见我不走,它就一拳将我打倒在地,然后走了。我倒下去的时候将卫生间的盆、罐都撞翻了,弄了一身的水,躺在地上。我当时大脑很清醒,把老伴叫進来,让他扶我站起来。一看这情况,老伴把儿女都叫来了,帮我换好衣服,扶我躺在了床上,我当时感觉身体已经很弱了。

到了第二天,女婿开车来,他们硬是将我送進了医院,到医院后,我给医生说:“我啥毛病都没有,我好着哩!”医生说:“你没有病?”他给我做了检查,也没对我说什么,就安排床位让我住下,开始给我挂吊瓶,输血。但当时我确实已经感觉到走不动了,浑身没劲。常人谁看见了都知道这个人不行了。就连老伴都告诉别人:“这回是回不来了。她该走了!”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心里发正念清理,姑娘也帮我发正念清理(同修),求师父加持。我当时就想:“在医院我就只住四、五天。”到了第五天,真的就让我们办手续出院了。回到家后,家人硬逼着我吃药,吃了两次后,师父就点化我,一次是看见眼前有一条五、六寸宽的,黄不黄、黑不黑的东西,就象传送带一样不停的往外排,一连排了两天后,就看见眼前有一块地,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特别的好。还有一次,在我发正念时,忽然,一把沙子就撒在了我的头上,眼看着沙粒从我头上往床上掉,我就一边用手动沙子,一边告诉姑娘,让她看。她说我胡说,什么也没有。这一次我真的悟到了,师父这么费心给我清理,我却自己往里边装脏东西。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吃药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慢慢的过了一些时候,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以前本来已经掉的露出头皮的脑袋上又长出了新发。而且头发也变黑、变多了,脸色也变得好看多了。家人和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无边法力,他们也都成了“活传媒”。而且在讲真相时,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活见证”,证实着大法,救度着被谎言蒙蔽的众生。这一切真实的事实,亲身的经历,你说不让我相信师父和大法,可能吗?不让我发自内心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能吗?

现在说起来好象挺容易的就过去了。可当时那生死关确实过的挺艰难的,要是没有师父的点化、呵护,哪还有现在的我呢。

珍惜延续来的生命做好“三件事”

闯过了生死关,可延续来的生命是给修炼用的,时时保持正念那是至关重要的。二零一一年年过后,一天晚上七、八点钟左右,我给孩子缝鞋垫时,(孩子说我在家里没事让给做几双鞋垫)突然一下子,腰就不能动了,我当时赶紧让老伴将我扶到床上,心里马上明白了,这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不是给我过常人生活的。于是,我就开始打坐,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就顺着床慢慢躺下睡了。睡到了三点四十我就慢慢起床,一点一点蹭到外面,三点五十分开始炼动功。炼动功时特别疼,尤其是炼第四套时,腰都弯不下来,我咬牙坚持炼完。然后就开始炼静功,直到发完正念,又躺了一会。吃完早饭后,开始学法。除吃饭外,我都在学法。到了下午,腰突然就好了。正如法理告诉我们的:悟到的多,吃的苦就少;悟到的少,吃的苦就多。

象这样的经历还有许许多多,由于篇幅,这次我就不多说了。最后我想说的是:同修啊!特别是老年大法弟子,生命有限,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助师正法的,不是用来过常人生活的。如果把自己视为常人那就危险了。我们要记得自己的使命,不断精進。现在,我每天除了正常的生活,做好“三件事”之外,其余的时间全部用来学法。老伴都说我不是人了。本来我们就不是常人,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宇宙众生未来的希望,我们要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层次有限,以上认识如有不妥,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