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今天提笔写交流文章还真是觉的惭愧,迟迟的下不了笔,其实都是人心在作怪,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可是现在想想真是对不起师父。师父在弟子修炼的路上呵护着弟子,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每走一步得让师父操多少心呢!单指这些还不值得写吗?下面就向师父汇报一下弟子这几年的修炼体会,并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初期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可是得法初期不知大法是什么,还以为和普通气功一样祛病健身,只知道炼功,不知学法修心,故而得到大法,却没有進门。

直到一九九八年,我的公公婆婆开始修炼,他们非常精進,从而使我也拿起了大法书。因为没有坚实的修炼基础,从而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我就放弃了修炼,而公公婆婆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这期间我出现了病业反应,由脑动脉供血不足引发了美尼尔氏综合症,这种痛苦真是生不如死,直到二零零三年末,我又从新拿起了大法书,从这开始我真正走進了大法。

二、正法修炼

写到这我的眼泪就要掉下来,我因为病业才开始修炼,让慈悲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那么多,弟子知道这是在我修炼路上永远弥补不上的遗憾。

从这开始我每天都要看四讲《转法轮》,有时还听一讲,系统的看师父的经文。三点起床炼功,我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法理清晰了,知道自己来干啥来了,开始讲真相、发传单。

那时候我自己有个小门市,只要到我这来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每天都能劝退好多人,有时我也到外面跟过路人讲。师父看到我这颗救人的心,每天都把有缘人送到我这来。有一次来了一个电话问:“你这是急救中心吗?”我说不是,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抓紧救人。神奇的是下午我这就来了一个急救中心的医生,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我体会到了这一层的涵义。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我孩子身上,因为孩子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听法、背《洪吟》,也算是个大法小弟子吧。孩子在上小学的时候,一次放学骑自行车回家,被一辆摩托车撞飞,车圈都变形了,鞋也撞丢了,可是孩子却一点事也没有,连皮都没破。可是那个骑摩托车的人手被搓破,车带瘪瘪的。围观的人还觉的挺奇怪。都在议论这孩子命真大。孰不知是师父保护了小弟子。那时候孩子虽小,但他自己知道是师父救了他。神奇的事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到二零零九年,我地区一大资料点被破坏,资料点同修被绑架。其中一个协调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当我听到协调人被绑架的时候,真是当头一棒,猛然惊醒。从这一刻起,我从新查找自己,我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事?我几乎流了三天的泪,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依赖心、等靠要的思想行为,导致这次资料点的破坏。因为不止我一个人,几乎本地区大多数同修,本来自己能做的事不去做,能完成的责任不去完成,给资料点的同修带来很大的压力,使他们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没黑没白的做事。协调人也是如此,大事小事都他一个人跑,后来跟他一起发正念时发现他倒掌,我知道他太累了。但是由于自己的安逸心、依赖心,就是这些为私的执着心,也没能主动站出来为协调人分担一点。其实就是不会修、不知道修自己。真是后悔呀,为什么等事情发生了才警醒?这种自责无言可表。从这一刻起我知道有一份责任在这里。我必须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悟到就做,我开始找同修交流。因为从这次事发生后,同修不同程度出现了怕心,同修之间不敢见面,也不敢出来讲真相,再加上资料点断档,整个处于瘫痪状态。后来知道有一个资料点一直在默默的做着,但整体连接不上。我当时明白我们必须形成整体,但是不知怎样做才能形成整体。后来我就想不管怎样先揭露当地邪恶,这也是按着师父要求的在做。因为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这时有些着急,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了一个略懂技术的同修到我这里,我就跟这位同修配合,写了一篇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并打印出来。然后我找到了当地原来的老辅导员,跟他商量能不能多找些同修一起做,面积大一些震慑邪恶,他说那当然好,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这次揭露非常成功,揭露文章全城四面八方全部到位,也正是因为这封信,使得本地区同修有了一个重大突破。这封信被外地同修看到了,又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几个外地同修来到这里,使我一直困惑的难题怎样形成整体有了契机。外地同修他们那里已经走过了这个过程,把他们那里的故事讲给我们听,真是感人泪下,给本地区的同修鼓励很大,大家又从新投入正法中,而且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并吸取以前的教训,听师父的话,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师父又把一个精通技术的同修送到我这来,我自己也开了一朵小花,并肩负着协调工作。

由于自己的根本执着没有去,本地区资料点再一次遭受破坏,技术同修被绑架。这一次真是重锤。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自己从来不去钻研技术,一有问题就找技术同修,因为当时我们这已经有了几个家庭资料点,也都依赖着技术同修,把技术同修忙的是没有时间静心学法,导致同修遭受迫害,这又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害人害己的依赖心必须要去掉。

我知道我不能消沉,在这个时候更应该鼓励同修走出来,我选择了面对,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挡不住,这一念出来顿感轻松。我地区救度众生没有停滞下来。

由于资料点一次次的被破坏,同修接二连三的被绑架,使得我的丈夫(同修)出现了怕心,竟然放弃了大法,走了下坡路。这一下又暴露出了我一个最根本的执着,对丈夫的情放不下了,一时间把心思都用在他身上了,忘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还给自己找借口,他也是同修,这样掉下去不是太可惜了吗?所以每天都找师父的经文给他读,给他发正念,可是没有效果,自己还不悟。有一天,电脑突然中毒,当时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可还是没有从情中跳出来,上了旧势力的圈套,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邪恶绑架了。

在看守所里,我深深的找自己,依赖心、安逸心、证实自己的心、做事心、怨恨心,还有对丈夫的情太重,其实是色欲心。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洪吟》〈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不承认任何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我有执着、有人心那是我要修去的东西,任何邪恶不配借以干扰和迫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有我的责任和使命。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必须得出去。

发出这一念的同时,我开始背法、发正念,一刻不停,除了吃饭、睡觉时间,我都在背法发正念,有机会就打坐炼功,跟我在一起的有缘人,我也都讲了真相。

在师父的加持下,本来我应该在很短的时间内堂堂正正的出来,可是不自觉的用了人的思维,人为的给自己安排了一些事,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让我出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运用功能支配常人在做事了,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炼功人是有能量的,一思一念都应站在法上去想问题,别给自己留下遗憾。虽然是这样,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取保候审是给常人用的,我没有犯罪,它对我根本不起作用,我跟师父再一次立下的誓言我必须得兑现。而且我知道这一次的担子更重了,我必须得做好。

三、修好自己 助师正法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告诫自己必须得成熟,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不能让资料点和同修再遭受迫害,我开始修自己,因为我知道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助师正法的大事。不管怎么忙,我都坚持学法、背法。每天只有三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可是也不觉的困,因为人手有限,救人的一些项目和整体的运作都是我一个人,有时也觉的累我就炼两遍功。

值得幸运的是,师父给我安排了两个老年同修跟我一起做协调工作,我们开始从新组建学法小组,在他们的配合下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我们到小组交流转变观念,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整体上有了很大的提高。

自己也有心性过不去关的时候,但在师父的点化下都能及时找到自己的执着。我有一个隐藏了好多年的执着心在一次过关中暴露出来,当时并没有把它挖出来,向内找了好几天,无意中看到了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一下子把我点醒,这个不能被人说的心,终于把它挖了出来;一下感到好轻松。因为在常人中养成的习惯,啥事都我说了算,这一下暴露的淋漓尽致,这回把它曝光解体。

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对照师父的讲法,我一定修去它。谢谢师尊的苦心安排,弟子不能用人的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唯有精進实修,圆容师父要的,助师正法完成责任和使命来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