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松懈的思想根源 去人心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我走入大法修炼十三个年头过去了,经历了得法初期时的喜悦和热情,熬过了七.二零后失去同修联系的独修和坚持,挺住了邪悟犹大们的迷惑、拉拢与围攻,更感谢师尊安排我与同修相遇,使我由个人修炼走入正法修炼中,相互配合共同精進。如今,家庭资料点自建立七年多来一直正常运行,周围的环境也逐渐顺过来,家里的小同修也从小学到高中逐渐成长起来,集体学法小组也在逐步完善,我个人支配的时间较自由且充裕,三件事都有时间做到。无论是正法的大气候,还是自己周围的小环境都在向好的方向转,这也是在正法的最后阶段让我能更多更有效的救人,弥补曾经损失的时间,更好的助师正法。

本来这是好事,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发现整个人不知不觉中渐渐松懈,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了,以前只是偶尔如此,发觉后加强学法发正念立即能振作起来。现在却是长时间处于疲软状态,对此心里也着急,急自己怎么老不精進起来,急自己老是控制不了自己,大脑酸胀重麻,象套了大气罩一样,头脑老是被身体和头部的种种不适感受所牵拉,看书学法发正念效果不大,法理入不了心,更做不到实修,主元神飘忽不定,就象那个精神病人一样,老是迷迷糊糊精神不起来,也不想管自己的身体了,任由别的东西来控制。为此非常苦恼且无可奈何。

师父在最近的新经文说了:“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真正的静下心来,放下自己身上所有的感受,真正的从思想上深挖一下产生这些问题的根,问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修炼?是什么促使自己觉得修炼这么难却还要一味的在坚持?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查找,终于找到了自己长期隐藏的执著心,即那些使自己修炼懈怠,精神疲惫的原因。现在写出来,旨在纯净自己的心态,端正自己的修炼态度,从新找回自己最好的修炼状态,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敬师信师信法成度不够,正念不足

从小受无神论思想的毒害和西方实证科学的影响较深,在自己的思想中真正的敬神、信神的根基不牢,也知道有这么回事,但对天地神灵从心里敬畏不起来。再加上长期受邪党文化的污染,形成了各种后天变异的思想、观念和业力,固守着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和思维习惯。

刚得法时,师父把我思想中不好东西全清理了,头脑里一片清亮,心里只装着大法,炼功和学法时非常纯净,没有杂念,整个身心从里到外都洋溢着同化大法后的喜悦和欢乐,那是无数众生真正得救的欢呼啊!很长时间以为自己是坚信师父和大法的,因为当初没有抱着任何心自然就走進来的,在那些阴霾笼罩的日子里,也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几乎每天都反复背诵师父的法:“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后来才发现那时的“信”,其实是站在人的理上,一是出于自己做人的仗义和内心对背叛的鄙视;二是修炼中身体实实在在的无病一身轻和外表年轻化的改变,自己学医以来梦寐以求的事实现了,这是尝到好处后带有条件的信,并以此作为自己选择修大法的有力证明。

通过学法,也知道要从理性上认识法,从心性上提高。但学医的实证思维和喜欢研究的惯性及好奇心,驱使自己好用物质身体的感觉和变化来感受修炼状态,一直在追求刚得法时身体美妙的体验,甚至是以身试法。有时学法炼功时,大脑有意要冒出不好的念头试试看,有时还把自己医学上的一些解剖结构与大法书中讲的联系起来,长时间的在琢磨,潜意识中在试探,不自觉的把自己身体当作研究对象。

很长时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自以为是,把修炼视为儿戏的严重错误会导致可怕后果,现在才知道了这不仅仅是不敬师、不敬法,简直是在练邪法!是乱法!修炼是如此严肃殊胜,做不到真正的敬师、敬法,就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学法时就绝不会悟到法理,背后的神也不会把深层的涵义点化给你,学法得不到法,这是最可悲的。长此下去,肯定要出纰漏的。旧势力趁机把各种黑黑的混沌的不好的东西打到大脑上,自己都明显的感到大脑被它们包裹着,身体也被各种不好东西干扰,这时即使自己意识到了想做好都很难,阻力很大,主意识根本打不起劲,管不了身体。

师父讲的是法理,不是在传授人的理论知识和人体学问,不能用人那点东西掺在大法里面。师父在《转法轮》中一再强调:“我这里不讲意念活动,我们法轮大法没有任何意念活动,所以大家也不要往里边加什么意念的东西。”“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真正的演化过程在另外空间,极为复杂玄妙,差了一点也不行”,“我不是给你讲了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也告诉了我们:“宇宙之浩瀚 天体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质之微非人所能窥测 人体之穷奥非人知其表面一学之渺 生命之庞杂将永远是人类永恒之迷”(《精進要旨》〈穹〉)。

所以,要从新归正自己,就要明确并分清思想中那些不好的东西不是我真正的自己,必须正念加强对自身存在的问题的清除,加长时间专门正念清除自身各种变异的思想、观念、业力和思维惯性等,不让各种不好的信息存留在思想中。把自己的心真正的扭转过来,守住自己的真念,不再想入非非,以纯净的心态学法修心,让自己本性的一面醒悟过来、明明白白的实修。

一手抓住佛不放,一手抓住人不放

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点,没有把返本归真作为做人的真正唯一目地。总是希望两全其美,佛的圆满不丢,人世间的安排也要好,带着有求之心学法修炼,想利用修炼有一个美好的外表和状态,来更容易的得到人的功名利禄,还美其名曰是“为了更好的证实大法”,其实还是放不下名利情。放不下人的东西就成不了神,那是假修,那是借修大法之名在大法中混事。师父早在《精進要旨》〈警言〉一文中就告诉我们:“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贪图安逸和享受。目前,家庭和工作环境都很好,修炼的环境也宽松,思想上不知不觉中产生了知足、放松的意识,不想再吃苦。一旦松懈,很容易就随波逐流被常人的环境所污染,所以近几年偶尔也随手翻翻常人的刊物、顺带浏览一下常人网站和动态网的内容,看似不经意,其实是被拖下去了还不自知。

其实邪恶无论以什么形式迫害,都是让你与法隔绝,让你感觉不到修炼的伟大和殊胜,让你忘掉随师下世的目地,达到最终毁掉你的目地。这种表面上看似没有遭到邪恶迫害,也没有大的病业,而是让你思想上渐渐麻木、慢慢脱离法,从而对师对法的动摇。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迫害更令人难以觉察,或意识到了也已无力跳出来。所以,必须再次警醒,在正法的最后阶段,不要放松!不能松懈!

执著的显示自己,证实自我

刚得法不久,我就换了一种跟以前专业、性质都绝然不同的陌生行业,所以无论年资还是专业知识都是不足的,那时,为人低调,谦虚诚恳,加上修炼中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摆正与人的关系,心性提高很快,人的各方面也進展顺利。后来随着工作的熟悉,学大法后的开智开慧,使自己各方面的技能和品行逐渐突出,很快得到公司内外同行的瞩目,自身也感到能力大大提高,几乎不敢相信,从以前不自信、不出远门、处处依赖丈夫,到现在大江南北各地跑,变得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没有自己不敢做的,什么事也一学就会;在修炼方面,尤其资料点的建立,各种技术也是点到就会,或无师自通。于是乎,自己渐渐自满起来,觉的自己了不起,随即看不起人,喜欢说教别人,用高标准要求他人,喜欢听好听的话、表扬的话,遇事不向内找,不看别人的优点,处处强调自我,做事生怕别人不知道,强烈的显示自己。其实,这自己很危险了。本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大法,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父的保护,自己的生命都难保,哪来本事?师父让我在人世中通过学法修炼不断成熟起来,是为了我更好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准备的。做好这一切是我们份内的事,是自己职责和使命。师父告诉我们:“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精進要旨》〈证实〉)

当然,自己除了存在以上几个方面的严重隐患外,还有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不修口、怕心等等。我深知,后悔、自责和自卑是解决不了问题,唯有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珍惜曾经走过的修炼路,珍惜身边的每一个同修,珍惜师父安排的每一个机会,守住“向内找”这个法宝,不断的修正自己,从点滴做起,不好高骛远,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更清醒、更负责的多救人。大法威力大,师父慈悲,只要我愿意修好,只要我愿意改正,我坚信一定能做好!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