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危险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师父没有嫌弃我,一路呵护我走到今天。师父给予我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早就想写出此事,可是总觉得自己修的不好不精進,又没什么文化写不好。当看到“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启事,我哭了,想起前几年发生的事。

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在外地和同修做着证实法救人的事。因为我们的工作太忙,没有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少,矛盾来了不知向内找,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由于同修被邪恶利用,用电话把我们骗去,使我们遭受了迫害。那天中午恶警把我们分别送去不同的地方,把我劫持到一个宾馆。

到了晚上,来了四个手拿大电棍便衣男警察,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那里,我不说,他们就用烟头烧、扫帚(扫垃圾用的)扫脸,这时我脑子里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念头一出,他们立刻把扫帚拿走,再没拿来。接着他们又用大电棍电我,四个人按着的、电的,这时我想起我有师父管,我就大喊师父!师父!他们听到吓的直哆嗦说这怎么办?就拿毛巾堵我的嘴,看我不行了,把我拉起来放在墙边,看我醒过来,他们又要电我,我就心里对电棍说,电棍你不能电我,我是大法弟子,那大电棍发出蓝光,嘎嘎的叫着在我身上电,这次一点感觉也没有,恶警说没有电了。

第二天早上邪恶把我送到一个看守所,又因我不说姓名,把我打的口吐鲜血,几天后又送去另外一个地方,是一个洗脑班。因为不知向内找,吃了不少苦,但凭着对师父的信,闯出来了。在那里我就求师父帮我,“我不能在这里,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众生。”

十几天后当地同修都回家了,七个恶人看我一个,我就动了走的念头。那天中午我走到墙下,因为墙高,我又几天没吃饭,上墙上不去,手、胳膊被玻璃划破了,弄的满胳膊、满手都是血,顾不上这些,我就上了墙想跳下去,一看地上有垃圾,这时心里想,师父我没穿鞋,如果下去把脚崴了就走不了路,怎么办?刚想完抬头一看眼前有根电线杆(在那里关了大约有二十天,也没看见有电线杆),当时没多想,就抱着电线杆顺下去了。其实是师父为我演化了一个电线杆。

到了晚上,恶警为了找我,动用了武警,把大路、小路都封锁了。我就走庄稼地、树林子,走的路不对,师父就点化我,我再回过头来走;当走树林子时,脚却象穿了鞋一样,没被槐树针扎着;当后面恶人快要追上我时,就象有人把我推進一个小坑,正好能搁下我并且还有草能挡着我,随后恶人擦身而过。当要从地里上路时,用眼看是不能过去的铁丝网,但我过去了。

一夜过去又到了早上,因为怕恶人看见,在玉米地待着一直到下午,我又渴又饿,心说师父我有一双鞋、有口饭、有口水,我就能走出这个地。师父就安排一户人家,给了我一双鞋,一个月饼,一碗水。走到晚上,到了当地一位同修家,她给了钱,告诉我怎么走,我就顺着那条路走。这段路我又走了一夜。当走到一片树林时,一阵害怕,感觉头发竖起来了,身体发冷,心里就喊师父,这时想起正法口诀。走到三岔路口不知怎么走,突然出现一个卖梨的老人,问过他这路怎么走,他告诉了我,我又问现在几点了,老人家说现在可能是凌晨两点。又一个早晨,师父安排另外一人把我送到另一条路上,坐上车,真的离开了那里,又回到正法中来了。

回到当地后,通过一段时间认真学法,向内找自己和同修交流才知道错在哪里,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用法归正了自己。

以上是在师父呵护下脱离危险的一次经历。只有精進,努力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誓约,不负师父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