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瘫痪的清华学子仍遭监视(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山村的骄傲——清华大学毕业生张连军,因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被北京警察绑架迫害,以所谓的“治疗”破坏脑神经,瘫痪近九年,同时被关在监狱近九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被抬回家后,中共不法人员依然监视张家、跟踪张家人,赤峰政法委、“六一零”、公安等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的人员还居心叵测地登门骚扰,并布置便衣昼夜监视,有时突然冲进屋里,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张连军才离去。

张连军学生时的照片
张连军学生时的照片

一、赤峰山村的骄傲,被迫害瘫痪、并非法判刑八年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太平地村的张连军,天资聪颖,与人为善,一九九五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也是山乡里的幸事,成了当地家庭教育孩子的楷模。根据朴实的乡土传统理念,都说张家一定是祖上有大德才生出大才,所以都教育孩子要积德向善,才有后福。

当时在清华大学弘传日盛的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吸引了许多教授、学子,清华校园里有炼功点。张连军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一下就认识到这是生命的真谛。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自己身心受益很多,他知道修炼人应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所以严格要求自己,待人接物处处为他人着想,利用业余时间和其他同修的师生学法炼功。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受群众欢迎和好人数量越来越多的妒嫉,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群的残酷迫害,张连军被逼迫表态反对法轮功,放弃修炼。张连军坚守做人的原则: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所以坚决不听从。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善良、纯真的张连军,以对国家法律的信任,想通过上访的合法方式说明大法的清白,避免世人受谎言的毒害。然而江泽民集团以权代法,对法轮功进行肆无忌惮的全面迫害,张连军几次上访几次被抓,以至居无定所,经常被特务监控。

张连军遇到法轮功学员吴相万,二人一起租房住在清华普吉院四十五号。因张连军的手机被窃听,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破门而入,把二人绑架。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张连军家人突然接到北京市国保大队电话,说张连军一月份被抓,现在头部重伤,需做手术,要家人去公安医院签字。父母匆忙赶到北京,“国保”的人却说手术已做完,并拒绝父母和他相见。

事实上,年仅二十八岁的张连军已被北京不法人员重伤头部,迫害瘫痪,以至一段时间竟成为植物人。

二零零四年五月,北京法庭非法开庭审判吴相万,以二零零一年初吴在圆明园上放了六个大气球(三个没成功)为由强判八年徒刑。几天后,将已被迫害瘫痪、绝食一年多的张连军抬到法庭,也非法强行判刑八年。

二、以“治疗”加重迫害,破坏脑神经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绑架了张连军后,张连军在看守所里始终讲真相,后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因而被转移到北京公安医院加重迫害。位于北京东城区沙滩以南的公安医院病犯科,在该医院三层阶梯的深层地下。这里非常隐蔽,而且非常邪恶,那里的病人是北京各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医院的管理人员对待在这里住院治疗的病人不如对待动物,将病人几乎整天都铐在床上,有时用所谓的“治疗”对人进行折磨。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在床上

病人只要住进医院,就被他们用十几斤重的铁镣一头铐在一只脚上,另一头铐在床上。铁链的长度仅使人大小便时能够站在地上,不能离开床行走一步。只有每天早晚去水房洗漱时可打开五分钟,其余整天的时间都是被铐在床上的。晚上睡觉前,管理人员任意凭他们的心情,在七~九点时间内将病人的一只胳膊也铐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早起。

邪恶环境 残酷害人

病人除规定的一日三餐外,吃不到任何其它食品,吃水果、喝点水都没有。没有任何娱乐,听不见音乐,看不到电视,每天被铐在床上,除了接受他们给安排的打针吃药及一日三餐以外,只有躺卧。因在深层的地下,看不见天日,不知白天黑夜,除了十几平米的房间里那两根四十瓦的日光灯日夜照射着,还在二十四小时监视监听中。就是这样度过每一天,使人感觉这里不是给人治病的医院,更像是一口活棺材。

女病人处境更是恶劣。即便是未婚的女病人大小便,都让男护理做,男病人让女护理做。女病人洗澡时,整个门都是敞开着,门外有男警察监视,她们只好躲在角落,避开视线。在这里病人对医院的任何做法除了接受和服从,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人如同生活在一群冷血动物中,其待遇不如圈养的动物,在这里死人都是经常发生的事。

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邪恶。对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长期铐住双手和脚,使其动弹不得,有些炼功人由于长期被铐,松铐后双手很长时间如同残废了一样,根本不听使唤。公安医院的管理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滥施刑具,不受任何限制。只要法轮功学员稍有异议,动辄就上铐,想铐多长时间就铐多长时间,完全凭个人意愿行事,不受任何约束。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死你一个人算什么。”因为医院里死人是正常的,不需要负法律责任的。

病人既被认为是犯人,可以由他们在医院的幌子下面任意施所为。残害生命,践踏生命在这里是“正常”的。警察之间聊天曾经说到:他们曾经把一个绝食的人(不知是否法轮功学员)放入太平间的停尸抽屉里,每天除灌食打开抽屉外,其余时间都把他象死尸一样放在里面,一个月后,这个人就疯了。

这件事竟成了他们的笑谈。这种泯灭人性、害人取乐的事情只有魔鬼才干得出来!

利用所谓“治疗”加重迫害

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治疗”,就是故意加重迫害,插鼻饲管时有意乱插乱捅,加重痛苦;静脉输液,针头反复乱扎,能通过一般治疗解决的,非要动手术,根本不考虑其人的身体状况和对以后造成的不良影响,连医务人员最起码的医德也不讲。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好几个月,只要上午吃饭,下午就送回监狱,根本不考虑使其身体恢复一段时间,甚至有的还戴着鼻饲管,身体还有多种疾病就送回关押场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半年多,身体虚弱得生活不能自理,要求在医院三餐外吃点东西却不给满足,恶人还用背铐的方式折磨他,因身体虚弱小便失禁,他们就下导尿管加重他的痛苦。这里不是给病人治病,而是对有不同信仰的人更加残酷的迫害。有些人,尤其是管理人员丧失天良,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以折磨人,给别人制造痛苦为乐。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张连军就在这种惨无人道的环境下一直绝食,尽管已经被不法人员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张连军家人接到北京市国保电话,说张连军头部重伤,需做手术。其实所谓的手术不过是迫害,张连军的脑神经遭到了破坏,大小便开始失禁。在北京公安医院被折磨的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给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不清醒状态。

修炼“真、善、忍”被迫害的瘫痪、已连续绝食一年的张连军,没有被转到好的医院救治,却被抬上伪法庭,强判了八年徒刑。

三、北京国保为掩盖罪恶,一直欺瞒家人与社会

二零零三年八月张家虽然接到北京市国保电话,说张连军头部重伤,需做手术,要家人去公安医院签字,可父母匆忙赶到北京时,“北京国保”的人却说手术已做完,不许家人见。父母担心儿子的安危,强烈要求见人,都被拒绝。

二零零四年四月他父亲去了北京“国保大队”探望,被告知儿子被判八年徒刑,老人听后如五雷轰顶,但又担心儿子手术后的身体状况,强烈要求见人,仍被无理拒绝。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北京不法人员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四监狱。到四监一个多月后,邪恶的迫害又使张连军开始拒食,喂饭不吃了。四监狱、赤峰“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秘密成立的非法组织),和“上级”研究,为了刺激张连军吃饭,让家人见张连军。为此,他们指使松山区太平地乡派出所出面,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六日到张家,说张连军已被送到赤峰的第四监狱,人已全身瘫痪,窝吃窝拉,让家人到四监去看望。

七月二十日,张家全家人去赤峰四监探视张连军,见到躺卧的张连军,无论怎样的摇晃,哭叫、问话,张连军全无一个正常人的表情,四肢不能动,呆呆的躺着。全家人痛哭,极度悲哀。

据说张连军在北京的看守所里,遭警察毒打,并且给他小脑神经做了破坏性手术,才造成瘫痪,一段时间竟成为植物人。但北京公安对外称是他自己用头部撞暖气片受伤,后做手术缝合。(这种说法难以自圆其说,望知情人能提供迫害证据。)赤峰四监也不许监狱的人随便见张连军,严密封锁消息,对外也称是张连军自己撞的。

直到这时,他的父母才如梦初醒,为什么几次要求见人他们不让,唯恐张连军说出迫害他的事实,他们说不定用什么残忍的酷刑折磨自己的儿子呢!父母要求保外就医给孩子治病,狱方不让,要求家人把钱给四监,由四监给治疗,家人可以给送药。

人都这样了,四监狱不肯放人保外就医,还振振有词的说“北京有指示”。

四、北京遥控内蒙赤峰四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北京不法人员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四监狱时,据目击警察描述张连军被送到四监的情景,说北京国保的几个人把人抬下车,往那一扔,便开车扬长而去。那浑身脏兮兮的张连军哪还象个清华大学生呀。好心的警察摇摇头说:“他们也太不象话了,把人给弄成这样。”

当时的张连军,几乎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无进食能力,无语言能力,眼球转动迟缓。眼睛看到人时,脸上有时会出现呆笑表情。躺卧床上,有时睁开眼睛,但不说话,由服刑人员负责喂食,每顿饭有时吃几口,很难下咽。赤裸着身体,因大小便失禁,湿褥子经常是一溻就一宿。

张连军一到四监,北京牵驴赤峰拔橛子,四监就开始了严厉的管制,由专人负责,建立监视记录,每天由三班犯人看管,每班三人,负责各种记录,喂饭等。对张连军的看管措施包括:不许监狱的人随便见,封锁消息,对外称自己撞的,全面记录张连军一切情况。张连军由于极度虚弱,很少有动作,看管人被要求时刻盯着他,如动一下嘴,或睁一下眼都必须按时间一起写入记录,交给狱方掌握。对外严厉封锁消息,不许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探视。

张连军一直躺在床上,当喂饭的时候,由犯人把饭放到嘴边触动,直到张嘴时,放入一口饭,这口饭什么时候咽下就不确定了,只能这样时不时地喂几口。到四监狱大约一个多月后,张连军开始拒食,喂饭不吃了。

张连军一直躺着,自己无任何应对和保护能力,全身赤裸,白天有时也那么全身赤裸地晾着,有时给盖个布帘,有时给盖个被子,身上多处褥疮。有时尿床了,有时给换一下褥子,有时就一直溻着,有时还有下流的犯人对赤裸的张连军进行羞辱、亵渎、取乐。

就这样,张连军一直用仅有的能力抗议:拒绝进食。仅在赤峰四监狱绝食就整整七年一个月。

五、无端加刑,昼夜监视

二零一一年一月,从二十八岁起在狱中躺了八年已三十六岁的清华学子张连军,按中共北京法院的非法判刑已期满。

这些年里,他的父母经常以泪洗面,去监狱看望儿子,有时让见,有时不让见。到张连军的床前,父母失声痛哭,张连军很少有反应,有时睁开眼睛看看,有时嘴唇动一动,听不到声音。张连军的父母因极度悲痛不愿面对亲人和友邻,整日泪水涟涟,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提心吊胆的生怕听到张连军更不幸的消息。好不容易熬到八年到期了,可到监狱接人时,四监狱却拒不放人,说延期至七月十八日,后又推迟到二十五日。就是又无端加刑半年多,声称北京方面有指示。

骨瘦如柴、肌肉萎缩、瘫在床上的张连军,生活不能自理,没任何犯罪行为,或者说无任何“犯罪能力”,又能犯了什么罪而招致加刑?这不明摆着是中共无度迫害、无法无天吗!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阴雨似泪,张连军家人到赤峰市第四监狱接人。而中共监狱如临大敌,布满警车和警察,并有政法委、“六一零”和太平地村居委会的人。狱方不让来接张连军的家人的车进前,而是由他们安排人用担架将信仰“真、善、忍”被迫害瘫痪八年半的张连军抬出了监狱。

然而,紧跟的就是对张连军全家人的一举一动的监视、跟踪,对张连军二十四小时由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的监视。

张连军的家人将他送到赤峰市医院治疗。每天上千元的治疗费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张家难以承担。最初医院在外科对张连军救治,见对瘫痪、腿部肌肉萎缩无能为力,就给转到内科治疗,内科病症的治疗也无效果,所以通知出院。可父母哪里肯看着儿子不救治啊,而医院已不再治疗了,只好把儿子弄回家。面对躺在病床上的曾经充满活力的儿子被迫害的如此惨烈,父母悲愤至极。

好不容易熬到一家人团聚了,然而,中共人员却给这个家再一次打击。张连军的爸爸原本给村干部家打工,张连军出狱回家,村干部却为此株连而辞掉了张连军的爸爸,没了经济收入。张连军不能劳动,还需要生活补给,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这无疑是釜底抽薪。张连军七十多岁的爸爸为了谋生,只得与妻子离婚,离家而去。

事到如此,中共依然昼夜监视张家,赤峰政法委、“六一零”、公安等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的人员还居心叵测地登门骚扰,并布置便衣昼夜监视,有时突然冲进屋里,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张连军才离去。

北京不法人员之所以遥控赤峰的迫害法轮功人员监视张家及张连军,就是唯恐迫害张连军的罪恶被揭露与追究,要继续掩盖重伤害张连军致瘫、非法判刑八年、无端加刑半年的犯罪行为。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躲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逃的过人治却逃不过天惩;溜过世间监牢之苦,却掉入地狱油锅,苦果更大。

六、结语

八年来,北京不法人员把一个信仰“真、善、忍”、好端端的清华学子迫害瘫痪,一度曾成为植物人,给个人及家庭造成莫大苦难。重伤害张连军的北京罪犯一直逍遥法外,而北京不法人员还把受害人张连军非法判刑八年,并遥控赤峰四监狱严加迫害。非法判刑八年期满,无任何犯罪事实却又无端加刑半年多,而且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法律文书。北京不法人员的罪恶,完全证明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迫害已丧心病狂,中共是与善良不共戴天的真正邪教。

中共从文化大革命“砸烂公检法”,至在国际社会“打肿脸充胖子”欲挤入文明国家之列,制定了冠冕堂皇的法律,打起“依法治国”“法制社会”的幌子。但几十年的现实证明,中共的法律是演戏的道具,在国际社会是包装、花瓶,在国内则是徇私枉法的多变工具。国民的人权等各项基本权利根本得不到应有的保障,中共治下的所谓“依法治国”“法制社会”,无非是公检法贪腐官员将权钱交易、腐败受贿后的所为,作为百姓无可抵挡的法律结果,以各种法律文书的形式强加给当事人,变成无以推翻的必然结论。不利用中共关系网的百姓不可能最终得到法律的保护。用百姓税款供油运转的庞大法律机器恰恰是百姓无可逃脱的被中共权势掌控的屠宰场,谁不满足中共的意愿,谁就会变成中共屠刀下的羔羊。法律又是中共悬在国民精神奴隶头上的一条锁链,一旦有违中共的邪劲,就会以“绳之以法”为名扣上锁链而拖入中共的屠刀之下。仅对清华大学,因信仰“真、善、忍”的教授、学科带头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技术骨干、研究生、本科生及走入各行业的精英学子,就有上百名被仇视善良的中共法律机器投入牢狱横加残害,迫害致死的袁江、致瘫的张连军、致精神失常的柳志梅……,血的事实已证明了这一切。

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共自窃政以来的各种政治整人运动,造成中华儿女非正常死亡达八千万人之多,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从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层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由此引发轰轰烈烈的退党大潮。在不久的将来,当人们都了解真相,都唾弃中共时,就是中共的灭顶之灾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