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才能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幸得大法的老学员。回首这十几年走过的修炼路,惭愧的地方很多,那是没按一个修炼人的要求,未信师信法造成的,以至于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走了很多弯路;当自己按照师父与大法的要求走正走好时,也有很多震撼人心的神迹展现的时刻。今天将自己的修炼过程总结出来,向师父做一个汇报,与同修交流:

苦苦寻觅多年,一朝终得大法

很小的时候我常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广袤的宇宙空间中,周围都是星星,然后自己急速的往下坠落,常常被这样从梦中惊醒。

记忆中小时候从来不感觉到幸福。两岁时在外公外婆家,正值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身为厂长的外公被无辜批斗关押,耳朵都被揪歪了。我得常常去关押他的楼下喊他:“外公,今天回来吃饭吗?”外公从楼上窗口向我摆手,说明他不能回家。家里穷,夏天的晚上外婆就领我去大街上捡别人吃完西瓜后扔掉的西瓜皮回来,洗了吃那残留的一点点红瓤,青皮用来炒菜。后来回到父母身边,小小年龄帮父母做所有家务,还要照看两个分别比我小一岁、三岁的弟弟,他们出的差错打骂全在我身上。同学对我的印象就是“穿个巨长的衣服,背个极破烂的书包”。我曾孤苦的往墙壁里塞自己写的纸条:“希望我是一个孤儿。”成长过程中,我苦苦思索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就是:“人为什么要活这一场啊?”没有人解答我这疑惑。

上大学后我如饥似渴的在图书馆遍寻有关人生意义的书,也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一心想做一个好人,心想这就是生活的意义了吧。可是落到现实中却发现自己做不成一个好人,小恶习改不掉,精神陷于虚无颓废的忧郁泥潭无法自拔;看社会环境也是一种无出路的乱象;自己身体也常常小病不断:严重痛经、皮肤过敏(常需吃抗过敏的药)、经常重感冒(吃药也不好使)。那时候真是对人生感到绝望啊。

直到一九九四年,结识了同修A,得读法轮大法的宝书,并学炼五套功法,神奇的事发生了:行为上,改正了过去难改的小恶习;精神上,从颓废的精神状态象洗净洗清一样,以清爽乐观的精神面貌迎接新生活;身体上,病痛全消,骑自行车上大坡也身轻如燕毫不费劲。就拿皮肤过敏来说吧,炼功后有一天感到全身奇痒,那种痒的感觉都深入到骨髓了,当时同修在我身边鼓励我,告诉我要忍,这是好事,这是在彻底祛病的反应,忍过去就会好的。听了同修的话,想到师父讲过的法理,我横下心不把它当回事,忍了,很快,奇痒就消失了,而且从此以后我的皮肤过敏就彻底好了。

再说一下感冒,修炼前我几乎十天半个月就感冒一次,每次都要一周才好(吃不吃药都要一周才好,吃药还有头昏思睡的副作用)。修炼后我出现感冒的症状后就想起师父讲的法理,悟到真正的炼功人是没有病的,是在消业,不去管它。心性提高上来,承受过去,结果半天就好了。后来这种症状也很少出现了。

得法初期去炼功点炼功,常常闻到炼功场上异香飘荡:“好香啊!”很象是不知名的花香,但那周围并没有花的,那真是令人陶醉的美妙香味啊,鼓励我们修炼精進。在这样的环境,再加上与同修在一起都是纯净的切磋修炼体会,那真是最纯净美好的时光。

有一次炼功点组织放法会录像,是地区大型法会的录像。我借这好机会积极弘法,邀请几个有缘人齐去观看。从录像中,我们看到万人大法会的盛况,当时天空出现神迹,录像中同修们都向着空中方向鼓掌。然后学员上台发言,当镜头对着台上的法轮图形时,我天目看到法轮图形旋转,色彩纷飞,然后变成一个透明的圆圈,里面一个透明人正打坐结印,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我天目看到最清楚的一次神迹。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弘法而显的神迹。这一神迹在我后来的修炼路上就象明灯一样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信念。

被迫害中依然走在神的路上

“七二零”以后,我象很多大陆大法弟子一样遭到邪党严酷的迫害。在遭受迫害中,当我做到了信师信法,象个真正修炼人时,神迹就出现了:

一次恶警电我,我心里一点念头也没起,就象金刚一样站那儿,就听电棍电在我脖子后面发出“滋滋”的声音,而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恶警马上放下电棍逃也似的蹿出门去了。

在劳教所被隔离关押期间,一次听到隔壁同修的惨叫声,我赶紧敲门(关押我的房门被从外面锁上),向门外大喊:“不能对学员这样!”很快房门被从外面打开,冲進好几个吸毒犯人,手里拿着布条、绳索,将我扑倒在地,捆手、捆脚,然后就将我往阳台方向拖。我当时想绝不能被她们拖到阳台隐蔽远离人声处迫害,就用脚勾住一个床脚,手抓住另一个床脚,她们拖得两个床在地上直“咯吱咯吱”发出刺耳的声音。在这紧要关头,我想到了师父,就静静在心里叫了一声:“师父”,马上奇迹发生,捆绑我手和脚的绳子同时松开,我马上站了起来。这时一个警察开门進来,看我站在那儿,那几个被指使行凶的吸毒犯人马上收拾地上的绳索和警察一起离开了房间。

随后,大队长来找我,我说不能那样对待学员时,她来了一个架势:将腿抵住我的后背,将我的手反向从后背使劲往后掰。我当时痛得不能承受,心里叫了一声“师父”,马上奇迹发生——邪恶的大队长马上就放开了我,坐在了我对面的凳子上。我平静又满怀慈悲的对她讲“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等真相,她的眼眶溢出了眼泪。

在劳教所被关押所谓期满时,区610人员将我接走,在路上他们拿出张纸要我签上转化的字,说不转化就要继续关押,我只说了一句“我不会转化,不会签的。”就不再理睬他们一路的劝说,一心发着正念。到了他们的目地地时,他们下了车,呆呆的站在车头前,背对着我开始点烟抽。我马上走下车,快速的一路发着正念走出了黑窝。

我曾被关押在洗脑班,洗脑班的对面是一幢关押很多社会犯人的三层楼。有一天中午,看到那楼上有很多人,我借机会站在走廊上隔着铁窗大声的向他们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从乔石等退休干部对法轮功作出“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的调查结果,到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完后发现对面三层楼走廊上都站满了人,大家都一齐向我这边热烈鼓掌。在师尊的加持下,这真是一次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壮举。

以上都是我在遭受迫害时,能做到信师信法时出现的神迹。

然而,在大陆严峻的迫害形势下,修炼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我与同修失去了联系,又未能够上大法弟子的网站,甚至长期看不到大法书,也没有足够的真相资料,不知如何精進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就这样,在常人的漩涡中,在盼望与大法联系上的苦海里沉浮,除了意念中固守着追寻大法的种子,言行上已不象一个修炼人了,这种离群孤雁远离大法的痛苦真如地狱之中啊。

我知道,这一切是邪恶的迫害造成的,也是自己信师信法的意志不坚定造成的。痛定思痛,我开始加强整点发正念,背法,向世人讲我了解的极有限的真相,炼功。师父看到了我还存有的那颗纯净求法的心,就安排我与同修联系上了,并得到了大法经文,令我再获新生。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精進修炼,救度众生,从新大步走在了助师正法的神的路上。

跪谢师尊的洪大慈悲与佛恩浩荡,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我一定信师信法走正走好今后的正法路,弥补过错与损失,兑现自己神圣誓约。请师父放心,请同修放心。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