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退邪党老支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邪党迫害后,我从县公安局被下放到偏远乡村。那阵子,经常走村串社,正好为我给村民们讲真相提供了方便。和喧嚣的城里相比,僻静偏远的乡村,村民们要善良、纯朴的多。尤其上了年岁的人,思想中多多少少还有些信神信佛的影子,大法真相一般都好讲,劝“三退”也容易。

可总有例外,八里村的恶党老支书,刘倔头(化名)就是一个,七十多岁了,大法真相听了多少次了,虽然都能认同,可一说到退党怎么也不愿意。他说自己可是个善良人,这辈子没干啥坏事,退不退不碍事。村里邪党支部开会总找他去讲几句,他倒觉的这是自己价值的一种体现,颇为自豪。

弄明白了他不肯退恶党的症结,我也变换了与他交流的方式。一次见面,我和老刘有了下面这段交谈:

“小李,明天回城帮忙给办个事。”老刘见我就打招呼。
“我可不愿给杀人犯办事。”我冷不丁冒出这么句话。
“什么?!谁是杀人犯?”老刘一脸的惊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你还不承认你是个杀人犯吗?”我缓缓的反问他。
“我杀谁了?你可给我说清楚,这不是开玩笑的!”老刘显然有点急。
“你杀谁了?你问问你自己,你们村搞计划生育你主管多少年了?”我开始提示他。
“管了半辈子了。”老刘还没意识到我要说什么。
“一年你们村强行堕胎的孕妇有几个?”我接着提示他。
“每年至少有二、三人。”老刘回答道。
“那你一年至少要杀二、三人,这半辈子你杀了多少人?还说自己没干过啥坏事。”我把话说明了。
“这……这……怎么能是我杀的呢?!是(恶)党的政策。”老刘满脸的不认可。
“你是这杀人政策主要的、积极的执行者,那就是杀人!和恶党一起用政策杀人,你却心里坦然,麻木不仁,不可怕吗?”我的语气毋庸置疑。

老刘低头无语。“你至今还甘为恶党一员,给这绝我民族后代的杀人恶魔作帮凶,还自以为是!老天能放过它吗?你现在还不快下贼船,难道要陪它一起遭天惩吗?”

停了好一会,老刘才缓缓的说道:“是啊,这辈子稀里糊涂被这恶党指使着害了多少人命。罪孽呀,罪孽!”语气中透着重重的追悔。“不是你这么提醒,我真还糊涂着呢。退党!早该退了它。谢谢你,小李。”

老刘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我也替老刘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