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提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

一、突破怕心,到农村去救人

本来一直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做着证实法的事,在二零一零年五一时,邪恶的六一零头子和街道办事处人员怕我们去世博会,又找到单位非要见我,我不敢给他们讲真相,也不想见面,领导一通知我,我立即和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不让他们来,但他们还是来了。提到我们那一片儿经常有人发资料,说我思想没转变,问我见过没有,我没有正面回答。事后我怕心出来了,也不敢发资料了,用人心想我家是资料点,怕邪恶怀疑我,过了几个月,我想作为修炼的人,不出去救人怎么行?我一定要做救人的事。我的家乡没炼功的人,也见不到真相资料,我就下乡发吧,一定要给众生一个得救的机会,第一次我先带了二百份资料,晚上出去发,正在一家一家的发,突然发现挨着我的腿站着一个大黄狗,也不叫,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它一直跟着我,一声也不叫,我去一家,它跟一家,门里面的狗叫它也不叫,一直跟到我发完,我出村了,我说,你回去吧,它站了一会儿走了,不到一个小时顺利发完了,这给我很大的鼓舞。从此我开辟了下乡发资料的一个项目,回家就准备真相资料和光盘,利用休息日下乡发放,我很想在夜里有同修能和我配合,正在发愁呢,一个同修来找我,我跟她一说,她说愿意和我一起做,真是只要是去救人,一切师父都给安排好了,

后来我又跟妹妹同修配合,因为要走很远的路,就骑电车,把资料放在电车上,背一书包,发完再取,并且带着小侄子一块,一走一过象走路一样就发了。一次到一个村庄去发,突然前面过来一个骑电车的,问谁啊,我扯着小孩,说过路的,他就不吭声了,一般农村晚上主要是怕小偷。过年的时候,我准备了一千多份资料和光盘,在娘家婆家附近发,初四的晚上,我和丈夫同修带了六百多份资料在婆家那一带去发,在回来的路上,没注意发正念,而是说一些常人的话,结果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一个小坡电车没上去,我在下车的时候,一下平身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磕的很响,整个身体都是疼的,我马上想没事,我是修炼人。过后我向内找,救人这么神圣的事,回来的路上不该说人的事,应该发正念让得到资料的众生得救才对。今年六月份,农村正是农忙季节,我又带着四百多份资料下乡了,回家一看,人都忙到夜里,心里有很大的压力,心想,都在忙,有谁顾上看真相资料,就不想去发了,一想这不对啊,我是来救人的,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救人的是师父,我只要去做就可以了,吃过晚饭,我就背上资料带上小侄子出发了,顺利的把真相资料发到众生家里。从去年开辟这个项目以来,我一直坚持着,有师父的呵护,抱着一颗救人的心,每次都很顺利。

二、发正念,解体单位空间场的邪恶

我所在的单位由于图书报刊等邪灵的东西比较多,一直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众生,出宣传邪党的板面,虽然我每天晚上发正念也在清理,但效果好象不明显。二零零八年摆在大厅的邪党板面一直到去年还放着,针对性的发正念看不到效果,也泄劲了。去年十月份的一天,单位一同修给我说,她看到单位大厅里灯是骷髅头的形象,我一下子意识到这是邪恶布下的场,我与同修切磋共同长时间发正念,一定要解体邪恶布下的场,大法弟子所在的单位是师父安排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场所,决不是邪恶毒害众生的场所,从此我们每天坚持抽时间坐下来立掌发正念清除所在空间场的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乱神、共产邪灵及一切毒害众生、阻碍众生得度的邪恶因素,上午下午各一个小时,刚发正念不久,一天下午同修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一片小亮点围绕着她,回来马上立掌发正念解体,可是第二天领导就找她调工作岗位,因为她这个工作岗位比较清闲,又调一个公共场所的岗位干扰静心发正念,明显感觉是邪恶在捣鬼。我们坚决否定,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告诉我们:“佛多大本事啊,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存在。”(《转法轮》)我不动心,坚持每天长时间发正念,一定要清除邪恶。邪恶没招了,被不断的解体,摆了几年的板面今年上半年撤了。今年七一邪党的红歌活动,单位里有人给领导提议也组织唱红歌,领导听了没接腔,也没组织唱。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环境在变,办公室种的花前两年不长,今年比其它部室的花长的又快又好,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三、在学法中提高,修去人的观念和执著

1.修去“遗憾”这个情。

女儿从小就跟随大人学法,也算是大法小弟子,二零零九年,我女儿参加高考,由于平时学习成绩一直是上等,心中抱很大的希望,心里一直认为考上重点大学不成问题,由于自己的执著,不知不觉产生了有求之心,在高考时跟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孩子正常或超常发挥,让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送孩子考试的路上,电动车爆胎了,我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知道自己有漏了,心里不是滋味。其实已经不在法上了,师父讲:“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谁安排他的一生啊?很显然,就是更高级的生命做的这件事情。比如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转法轮》)。

女儿考试成绩很不理想,只上了二本线,我一下子心里受不了了,真是剜心透骨的痛,我努力学法向内找,到底为啥会这样的痛,找到了自己对上大学看的太重,对女儿的情太重,我努力归正这种不正确状态,虽然也在减弱,可就是去不净,虽然事情已过去了,可这两年一到高考,就会引起那种痛,我与同修切磋,这到底是哪颗心在作怪,可总是找不到根。我侄子跟着我上学,今年参加中招考试,本来在重点中学也是前十几名的学生,按说考上重点高中是有把握的。可是由于我那种心没彻底去掉,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他考试那两天,我两次又看到小亮点在我眼前划过,我发发正念也就过去了,也没多想。结果考试分数下来一查,与平时相比相差四五十分,没考上重点高中,我心里那种剜心透骨的痛一下子又上来了,也吃不下饭了,就是难受。一次我与丈夫同修说,这到底是啥心呢,然后我自言自语:主要是遗憾,主要是遗憾,连说两遍,我一下子意识到了,就是“遗憾”这种情在折磨我,我发正念清理,然后思想一下子轻松了,这种败物师父给我拿掉了,折磨我的那种痛消失了,结果我侄子又参加省重点高中考试被录取了。

2.修去人的观念。

去年冬天,我开辟了去乡下发真相资料、救人的项目,晚上走很远一家一家的发,回来时胯酸腿痛腿硬,当时没意识到是邪恶的干扰迫害,心里想,四十多了,可能是年龄大了,不如以前了,就这不正的一念,回来打坐发正念腿痛很长一段时间,心想是不是业力上来了,这一念又不在法上了,所以后来每次下乡发资料回来都会胯酸腿痛。后来我想不对啊,修炼人的身体每个细胞都储存着高能量物质,在不断的在向年轻人方向转化,老病死是常人的状态,师父讲:“老年的、青年的都会感觉到一身轻。真正修炼的人,你会感觉到这种变化的。”(《转法轮》)。人神一念之差,人的观念改变了,症状也消失了。今年八月底的一天,我到省城出差,转了一天回来,下火车又是胯酸腿硬的,心里又想,可能年龄大了,就是不一样了,这一念一出来,我马上抓着它,解体它,我是修炼人,我越来越年轻。在心里默背师父讲的法“谈到大周天,虽然不让你飘起来,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结果不到五分钟,胯酸腿硬的症状消失了,一切正常了。

3.再去求名求利的心。

从迫害发生以来,在单位一直受领导压制,好象是在单位所有的名利都损失了,从长工资到评职称都被单位以我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打压,包括单位里有一点的好处都不让沾边,内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心灰意冷,干工作也没有积极性了,心里想着能调动工作,换个单位,可是在大陆谈何容易,特别是前几年另外空间的邪恶压的一到单位上楼抬腿就是沉的,虽然也在学法、发正念不断的否定,修去自己的人心,向内找有妒忌心,争斗心,怨恨心,不断的归正,但有时一遇到不顺还会冒出来不想在这个单位了。师父讲:“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对照自己,实际上就是想逃避矛盾,该修去的东西没有修去,不想在这个单位,不就是自己的名利受到损失了吗?不就是求名求利的心没得到满足而产生的消极情绪吗?如果没有在单位求名求利的心,严格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还会有不想在这个环境中待的心吗?这一切的不顺不就是求名求利的心造成的吗。它被彻底曝光了,只有被清除了。作为修炼人,一定听师父的话,平衡好各种关系,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归正一切不正的,在哪里都应该堂堂正正。

昨天晚上,我准备回家写这次交流稿,同修来了,坐到八点多走了,我准备写稿呢,立马重感冒的症状出来了,浑身痛头痛还瞌睡,真想立即上床睡觉,我马上想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去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写,我正告邪恶,写交流稿是慈悲的师尊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的共同交流提高的机会,我一定要参加,一定要写。结果不到五分钟邪恶解体了,症状消失了。

四、解体邪恶对我与同修的间隔

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师父:“同修之间的间隔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消除?”

师父回答说:“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内找,都用人心想问题,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间隔,就合不来了,跟常人一样嘛。用正念去看问题呀,都想自己哪没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对方也会看到变化,他也想自己哪没做好啊,能这样就不会出现间隔。消除间隔也是一样,同修一部法,都是一样的缘份,有什么放不下的向对方真诚交换意见、接受别人指出的不足,那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对照师父的讲法,我与一同修的间隔就是这样形成的,没注意向内找,用人心想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不断的加强了不正的思想,背后议论同修的不足,久而久之,形成了间隔,明显感觉是一种物质,同修一过来,马上就有一种东西压过来,我马上就会不高兴,也不想说话,装都装不出来笑脸,就是没话说。我决心改变这种状态,我发现我每次想打破这种间隔,通过学法,发正念清除间隔我与同修的物质的时候,就会出现转机,关系缓解一些,可是过不了多长时间,邪恶就会又利用人心制造间隔,我通过向内找再打破这种间隔的时候,邪恶还不甘心失败,还会造事企图维持这种间隔。写到这我想到邪恶算什么呢,我们都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们有师父管,通过学法我们一定能向内找,消除间隔,我们一定能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共同走好证实法的路。

我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足,对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一直没有突破,半夜发正念不能坚持每天参加等等,一定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学法,静心学法,精進实修,修去一切不好的东西,归正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按照大法的标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