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伴我一路行 修炼路上步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我出生在农村,读小学五年级时就辍学了。早就想写一写修炼的体会,可是由于许多字我只会认不会写,写起来十分吃力,得不断的翻字典,最后也只是写出了一些“片断”,无法组合成一篇文章。我就想,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学好法,写篇体会应该不是问题。

一、大法让我看到了光明与希望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见人总想躲着走。十三岁下地干活,和男劳力干同样的活,吃了很多的苦。长大后也是不擅言辞,不会表达。一九九八年,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幸运得法。

那年六月,我丈夫患了不治之症,后经人介绍,我们请来了《转法轮》、《精進要旨》等大法书。七月五日,丈夫撒手而去,那时真感觉到是天塌了一样。强忍悲痛给他处理完后事,七月十二日,我继续捧起《转法轮》,从早上一直看到半夜十一点,第二天接着看,第三天早晨四点多醒来时,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圆圆的东西从我身上出来,慢慢的上升,边上升边旋转。当时也不知是啥,后来听同修说那是法轮。

从这时起我就离不开大法书了,看书时脑袋里是空的,放下书痛苦就乘虚而入。在看书时小腹里也有法轮在转,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吸引了我,大法让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大法让我看到了光明与希望。

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心,使我活的快乐和充实,使我变的坚强和自信,每天都沐浴在法光中。我幸运的得到了大法。

得法后我每天都参加集体学法,学一讲或二讲《转法轮》,回家后我再自学。我原来身体不太好,但没什么大毛病。得法后,师父十来天就给我消一次业—便血,但不影响做事。我原来是“х”型腿,单盘腿都疼的厉害,我牢记师父的教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从单盘到双盘,从几分钟到半小时,后来到一个小时。

随着心性提高,身体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师父给予我智慧和力量,在修炼的路上时时看护着我。我每天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真感到自己每天都在突飞猛進。这为我能在迫害发生后走出自己的修炼路,助师正法,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用多种方式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不管邪恶怎样猖獗,从未动摇过我修炼的决心。我们的学法小组人少了,只剩下四、五个人,可是一天也没停过,学法、修炼不误,有时还起早到火车站前去炼功洪法。一天我炼完功睁开眼睛,看到前面有两个警察在看呢。

实践证明,十多年我们之所以能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大道上,是因为我们从未放松过学法。如果没有扎扎实实的学法为基础,没有师父的法理时时在指导着我们,是无法走过那段血雨腥风的岁月的。

(一)七月二十日早晨,我们在街边炼功,有同修来说:省里有几名同修被抓了。我们立即决定去省政府上访,要求放人。我马上回家把大法书放好,带上钱就去火车站买票。在候车的时候,有便衣来问我上哪去,我没瞅他,说:去省城亲戚家。他就走了。上车后,有许多同修被警察截下了车。到省城我下车一看,谁也找不到了。当时就有一念,随着人流走,他们是同修,这样就来到了省政府,我们站在了马路边,看到省政府院里有一排排荷枪实弹的武警。后来有人指挥武警持枪跑步把我们围上,我们谁也不动。这时来了几辆大客车,武警开始往车上拽人。我前面有个女同修被警察拽着头发打,有同修抱着的孩子被吓的哇哇的大哭,有老年男同修在撕扯中鞋子也掉了……整个现场乱作一团。我和同修们挎着胳膊,坚决不上车。这时来了一个大个子公安喊话:你们不上车就回去吧,再别来了。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

(二)贴粘贴,挂条幅。开始的时候是手写粘贴和条幅,各种规格的,写完后我们把粘贴粘满城镇的大街小巷,条幅挂在公共场所和其它醒目的地方。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做这些事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事前需要认真细致的准备。记的有一次去火车站前大楼挂条幅,每个字一平方米大小,先把条幅上下串好木条,然后从下往上卷起,用报纸搓绳捆住。在一个雨夜,我和两名外地男同修把条幅挂在了站前大楼上。一个小时后,纸绳湿透了,由于重力的作用,绳慢慢的断了,条幅一下子就展开了。“世界需要真善忍”,金色大字十分醒目,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三)写真相信。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从天上落下一本精装的书。我伸手拿过来一看,是大法弟子写的信,我怎么找也没有我的。我悟到应该自己动手写真相信,于是我买来本、笔和信封,就开始写。不会写的字查字典,一天一天的写,写自己亲身感受到的大法的美好,写江贼打压法轮功是错的,告诉有关职能部门要善待大法弟子……信写好后,我亲自送到县“六一零”办公室,县公安局等单位。那时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讲真相当中。

(四)去拘留所讲真相。二零零零年,有同修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我带上饺子就去了拘留所。到了那里先给看管人员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大法使我有了健康的身体,告诉他们一定要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帮助大法弟子,这样对他们有好处。我鼓励同修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好走正修炼路。我和其他同修还智慧的把真相资料送進拘留所。

(五)发真相资料。那时候,白天我们除了学法外,就去街里商店、医院、企事业单位、客运站、火车站等公共场所,瞅机会就放上一份真相材料,出门时就看见有人在那儿看呢。小城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我们证实法的足迹。

通过学法交流我们意识到,只在城里做真相还不够,农民也应该看到真相材料,得到救度。于是我们不怕天黑路远,经常到乡下去发真相材料,挂条幅,常常是后半夜才能回来,我就让同修住在我家。

在发放真相材料的过程中有时也会遇到麻烦,可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脱,有惊无险。一次是在县看守所门前树上挂条幅,被夜间值班人员发现了,一人冲到大门外,连喊:站住!站住!我当时发出一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你不要干扰我,那样对你不好。我疾步走开,他也没有追上来。

另一次是我和同修去镇内一片平房区发放真相材料和挂条幅。我们说好了去那边,可她進了一个胡同不出来了,等不到同修我就自己去做了。快做完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跟踪,正好我有个亲戚住那儿,我到亲戚家门前站住了,那人也到另一门前站住了。我松了一口气,哦,原来是找人的。我往前走,他马上也跟着走,是跟踪的无疑。我加快了脚步,心想:你追不上我。就这一念,只觉的脚尖着地,轻飘飘的拐过两条胡同又到了一条小街,见有一男一女在一家门口叫门。我知道师父在帮我,我迅速走到他们跟前,脱下外衣,挎在胳膊上,解开发髻(就变成了披肩发),然后迅速的转移到另一个小区,发完真相材料后回家。

(六)二零零零年,本地还不能做真相资料,都是同修去外地取回来放我这儿,然后各点上的同修再从我这里取走。后来取资料的同修出事了,我就义不容辞的承担起了取资料的任务。那时公路、铁路邪恶盘查都很严,有时带的资料又比较多,一次带几大包。当时也不懂发正念,我就抱定一念:大法资料是救人的,谁也不能干扰我,谁也不配干扰我,谁干扰谁犯罪。结果每次都能安全、神奇的把资料带回来。

后来我们到考虑到不能老是依赖外地同修,应该自己动手印资料。这样既能减轻外地同修的负担,也能更安全一些。我又先后去外地买回了复印机和打印机。那时纸张被邪恶控制的挺紧,不得不去外地买。一次去外地买纸,在当地同修帮助下,买了五十大包,整整一车纸。趁夜晚打车出城,金黄色的月亮刚从东方升起,又大又圆,煞是好看。司机说:“我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月亮这么好看。”我心里说:这车纸是证实大法用的。为了安全赶夜路,月亮能不帮忙吗?就这样我安安全全的把这车纸带回了本地。

三、帮助流离失所的同修过难关

二零零二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正在扫院子,心想:被迫害流离失所的老太太(同修)可住我这里,一起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一会儿,我还没扫完院子,就有同修進院了。这时她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她对我说:“有外地同修要来。”我说来吧。来的是一个男同修,他原来是一个中等城市的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刚刚闯出魔窟,现正被通缉。他一進院子,着实吓我一跳,原来高大帅气的一个人,现在弯着腰,瘦瘦的,颧骨支的老高。看到同修被迫害成这样,我心里不觉隐隐作痛。

安顿好同修后,我就和他一起学法。但孤男寡女在一起终究还是有些别扭,于是我找来一名当地男同修,也是刚刚从劳教所里跑出来的,我们一起学法、切磋、做资料。当时我就是一个想法,让他们在法中尽快提高上来,好走出去救度众生。尽管我的经济比较紧张,我还是尽量把伙食调理的好一点,好让同修身体尽快康复。这个外地同修一共住了一年,期间他有时也外出几天,有时也会带几个同修来住一段时间。我知道同修身无分文,外出时我就给他拿路费。同修见我这个境况不好意思拿钱,我说:不要客气,办大法的事要紧。

还有一次一个本地男同修被抓進拘留所,晚上他脱开手铐正念走脱,有家不能回。我就安排他住在单位我的宿舍里,我回母亲家去住。后被单位同事发现,为了避免对方误会,我说这是我弟弟,来做买卖的。

这些年来,经常有同修住我家,有长住的,也有短住的,我们一起学法,做资料。每当想起这些好同修,我都为他们感到欣慰,他们为大法做了他们该做的。

四、过心性关

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大大小小的心性关也是不断,有时过的比较轻松,有时过的就比较艰难,下面仅举几例。

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外出买纸张,回来交账时协调人说少了一千元,问我钱哪里去了。因为买纸是外地同修具体给办的,所以我也说不清钱哪儿去了。只是说既没丢钱,也没挪作它用。协调人就以为钱是我拿了,她说我拿钱时,我的委曲心就上来了,先是大哭,后来就和她吵起来了,没守住心性。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师父是用这事去我的委曲心,心里一下子就平和了。四年后偶遇当年帮助买纸的那个外地同修才弄明白,那一千元当时交定金了,结算时他由于紧张就把这一千元钱给忘了。

二零零零年年三十,白天我和儿媳、孙子一起过的。儿媳那时与儿子已经分手了,但还没办离婚手续。外地几个孩子因为路远,没赶回来,白天我包了饺子,到了晚上,儿媳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儿媳邀我一起去,我没答应,我说你们娘俩去吧。儿媳和孙子走后,我的心情就不用说了,屋里空落落的,心里也空落落的,这年还怎么过呢。这时我猛然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啊,师父时时陪伴着我,天底下还有比我更幸福的人吗?我在师父法像前摆上供品,上上香,然后准备四包真相材料,我就出门了。除夕夜给众生送去福音,我这个年过的不是很有意义吗?发放完真相材料已是半夜,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伴我進入了梦乡。

去年三月初,让我动“情”的事情一件件接踵而来:外地我女儿三十多岁了,要生小孩,让我去侍候月子;砖平房动迁;二妹查出患了不治之症。这几件事对我的影响都很大,我深深的陷入了“情网”中。一天发正念,打大莲花手印时感觉晃眼,睁眼一瞧,十个指梢都被一层亮亮的银光笼罩着。手指呈粉色,是透明的,这不就是一朵银色的大莲花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不要忘了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做好三件事。我对女儿说不能去她那儿,我把工资给女儿汇过去,叫她用这钱来雇“月嫂”。房屋动迁开发商给多少就接多少,不与他争,结果给我的最少,我也没什么想法。二妹我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她现在已开始学法了。

五、安全问题

安全问题对资料点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了。我之所以能平稳的走到今天,没出大的安全问题,是和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分不开的。每到危急关头师父都点化我,呵护我闯过一道道难关。那时就是心在法上,生出一念,当机立断,每每都能化险为夷。

在安全问题上我平时注意以下几点,写出来与有关同修切磋:

1.注意修口,从不对同修、家人、亲友提及此事;
2.资料制作完现场清理干净,不留痕迹,一度我家里是学法点,晚上同修来学法都不知道我做资料;
3.耗材、设备、资料的存放我都经过精心设计,邪恶来了也翻不到;
4.平时我注意和邻里处好关系,经常帮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关键时刻邻居们都保护我。

六、大法神奇

1.开天目

学法时间不长,师父就给我开了天目。天目要开的时候,真的是象师父讲法中说的,感觉到前额的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边顶。那时我们每周日都到教委门前集体炼功、洪法。在抱轮时能看到各种颜色的光,都是透明的,各种颜色的小法轮,也是透明的。有一次看到是在天上抱轮,脚下边是云彩,身边无人,吓的赶紧睁开眼睛。有时还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真是美妙极了。

2.х型腿变直了

我原来х腿,腿变形很重,一走路两膝盖相碰,时间常了把裤子都磨坏了。由于有爱面子的心,人多时就不敢走路了。刚开始到学法点时只能单盘,腿翘的老高,半小时都勉强坚持,学法一年多以后才能双盘腿。后来有同修说,你的腿直了,我自己才意识到х型腿没有了。

3.六警察抄家,一无所获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突然间闯進六个公安(便衣)。不知为什么,前一天我把师父的法像包起来了,还是放在书柜上。六公安進屋一阵搜,我的小屋不大(二十四平方米)里边做资料用的工具就有二十六样,还有丝网、油墨、油漆等,可以说是满屋子的“东西”。但大面上,柜箱里都没有。我一边心里发出一念:不许他们动我的东西;一边严厉的斥责他们:“我一个寡妇人家,你们到我这儿翻什么?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结果他们一无所获。更为神奇的是:其中两人竟是一月前我梦中见到的来我家抄家的那两个人。我想这是师父早就点化我了,叫我注意安全。出于安全考虑,现在我还不能写出那么多东西是如何隐藏在这个小屋里的。

4.神速发资料,贴粘贴

在一次傍晚去楼区发资料,四栋楼(都是六层的)。到每个单元按门铃都给开门,我挑有灯光的户按,客气的说:请给开一下门。十八个单元发了一遍,一看表,才用了一个小时,不可思议。还有冬天夜间往大街旁电柱上贴粘贴,冰雪路面,天冷路滑,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结果一点干扰没有,既没跌跤,速度又快的惊人。象这类神奇的事情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能一一道来。

在写交流稿的过程中,许许多多的往事象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当我想起这么多年来,曾经和我一起做大法资料的同修,协调同修和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他们都是在迫害开始后就走出来维护大法,能放下生死,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和他(她)们相处的日子里,他们对师父和对大法的坚信是完全能感受的到的。在资料点的同修生活都很清苦,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为救度众生艰苦的付出着,他们常常是日以继夜的工作,有时甚至是顾不上学法炼功……

十几年过去了,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及时点化。我能平稳的走到今天,这本身就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深深的感受到,这十几年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最有意义、最令人难忘的时光。

向慈悲的师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