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肾病痊愈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健康的人很难想象一个肾功能不全患者的梦魇。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今年五十多岁,她曾经是一个双肾功能不全病人。那时,她的其中一个肾完全丧失功能,另一个肾只有一半功能,多方医治无效;加之丈夫对家不负责任,还有了外遇。那时的陈凤敏拖着病体,看着年幼的孩子,真是哭天天不应,唤地地无门。

就在这个时候,一九九六年春,陈凤敏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这是陈凤敏梦寐以求的夙愿,她从此有了健康的身体,她的生活从此焕然一新,她是多么感激法轮功、感激法轮功师父啊。

陈凤敏在生活中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她的心胸变得开阔了,不再计较丈夫的不好。她婆婆经常说:“我儿媳要不是学了法轮功,做不到宽容忍让,早就跟我儿子离婚了。”这个面临破碎的家,因陈凤敏修炼法轮功而祥和了。亲戚和邻里都有目共睹。

谁知,陈凤敏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红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陈凤敏想:“我能获得了健康多亏了法轮功,我不能再沉默,任由谎言横行,我是法轮功的直接受益人,有最充份的事实告诉人们真实的真相。”二零零一年春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将她劫下火车,送往佳木斯驻京办。前进区永安派出所李彦伟把她接回,直接送往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半个月。

在劳教所遭受到残酷迫

后来陈凤敏家搬到东风区长胜社区,安庆派出所的警察们经常去她家骚扰。二零零二年秋,佳木斯市各辖区派出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西格木劳教所受尽折磨,狱警派刑事犯监视法轮功学员,早五点到晚十一点逼坐带棱的小凳,长时间坐凳,臀部都坐烂了;逼写所谓“作业”,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憋得肚子痛,限制洗漱,大小便时间受限;吃的是发黑变质的窝头;却强迫做奴工,她被折磨的一次昏死在厕所里。

陈凤敏被非法劳教期间,安庆派出所的警察还无故撬过她家门,她丈夫感到压力太大,整天担心受怕,患上了脑血栓、肠梗堵,做了手术。遭受了很多痛苦花了很多钱,欠了上万元的外债。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家中无人,不敢自己出门。

陈凤敏于二零零四年出狱回家。但警察及邪党人员仍经常到她家骚扰。

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片警张国福和社区主任刘云霞几次要陈凤敏去伊春洗脑班,她当场拒绝,并告诉他们:丈夫脑血栓需要人照顾,孩子上学全靠她一人打工挣钱来维持这个家,你们硬是这样做,就把我的家给拆散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晓云办事处一帮人,谎称是收物业费的,骗开陈凤敏的门,一伙人便蜂拥而上,强行绑架陈凤敏,并非法抄家。当时陈凤敏的家人都不在,她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家人发现她失踪后到处去找,社区邪党人员隐瞒实情,不告诉陈凤敏的下落,还欺骗家人说:“陈凤敏住的是宾馆、吃的好、住的好,不用担心。”

在洗脑班,恶徒们恐吓陈凤敏:“不转化就关你一个月、半年,再不转化就判刑。”恶徒顾松涛用遥控器打她、骂她。洗脑班里的恶人轮流折磨她,半夜了也不让睡觉,逼迫她看一些歪曲事实的光盘,陈凤敏被折磨得身体虚脱、精神恍惚,一直被折磨了十七天,才在家人及众多善良人的营救下被放回家。

陈凤敏回到家后,看到的惨境令她揪心:婆婆和丈夫因承受不了这些打击,双双住进医院,在哈尔滨上大学的儿子为找妈妈,停课四处奔走,往返社区和区政法委之间。其实这些人都知道陈凤敏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只想有个好身体,做个好人,可是他们为了迎合中共邪党,不但不站出来制止迫害,还参与迫害。

陈凤敏回家了。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陈凤敏和她的家人的人,陈凤敏表示不会怨恨他们,她只希望那些人们能多了解法轮功真相,相信良知复苏的他们会知道以后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