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610副头目田利辉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田利辉,女,四十岁,是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南庄乡道西村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也就是从蠡县“六一零”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一成立,她就成了这个犯罪组织的一员,别人明真相后,陆续离去,唯有她十二年多来从未间断,是三届“六一零”头目(张春亮、王建英、张耀贤)手下的迫害骨干。

十二年来,田利辉忠实执行江氏集团的迫害政策,卖力地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的迫害:跟踪、盯梢、骚扰、抄家、绑架等。前几年,她表面上只是跟着行恶,没引起人们的注意,大法弟子们多次给她和她的家人讲真相,但她仍然一意孤行,不听劝阻。近几年,越来越暴露出她的邪恶的一面,由于她迫害“有功”,她的主子把她由骨干升成副头目。仅就以下几个事例就可以看出她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

一、二零零二年春,蠡县六一零在八里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坐镇指挥,用各种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还把她的公公、婆婆叫去给洗脑班做饭、买菜,借此机会捞取钱财。

二、田利辉不断闯进有法轮功学员的单位,给单位领导施压、下达迫害指令,并要单位派车,说什么有炼功人的单位就得派车,供他们随时调用。从一九九九到二零零二年,田利辉和徐永刚多次到土地局施压,要土地局领导对法轮功学员张霞严加看管并加大迫害力度。最后一次遭到土地局正义人士的严厉斥责,这才停止。

三、田利辉积极参与并指挥绑架王平均,再次把他送进劳教所。二零零四年,王平均由于生活所迫,多次到县六一零要他的工资,田利辉不但不给,还施展阴谋进行迫害。田利辉表现特别突出,有一天王平均刚到六一零办公室,田利辉把他叫到她的办公桌前,上来就问:“你病好了吗?”回答说:“好了。”“好了,你该回去了!”王平均不解便问道:“回哪?”“回劳教所呗!”王平均万万没想到,田利辉代表着邪恶又要对他下手了。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王平均在王建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办公室里,宁洪茂假意问他有什么要求,王建英故意坐在他外边堵着门,假意主动听他讲真相,此时又进来三条大汉立在门一边,田利辉不时的打着电话,还在王建英耳朵边悄悄耳语,事后才明白,田利辉打电话是在问保定劳教所的人走到哪了,就这样王平均又被绑架到保定劳教所。事后才知道,王平均被绑架前,田利辉多次给保定劳教所打电话。

四、田利辉参与指挥绑架大法弟子朱小占。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早上五点多,田利辉伙同六一零头子王建英、徐永刚带领公安局一百一十的十来个人开着三辆警车围住了新乡村大法弟子朱小占的家,翻墙而入并撬坏大门。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据的情况下,把朱小占的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他家的订书器、优盘、部份大法资料。并强行把大法弟子朱小占绑架到车上,并直接把朱小占关进保定洗脑班。

五、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县邪党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崔小先等三人,周围集聚了部份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耀贤钻在车里到处转,偷偷给这些人录像、拍照,预谋迫害。结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奥运前凭此邪恶的录像,他们把两名法轮功学员朱小占和辛玉昌绑架到保定洗脑班。田利辉、张跃贤还带着两台录像机(企图造假抹黑法轮功)去蠡县电大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和谷香瑞。

六、敲诈潘秀花。二零零八年四月,邪恶在原蠡县大食堂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搜查时发现了法轮功学员潘秀花的工资卡,田利辉、张耀贤对此大做文章,先是对她不炼功的儿子施压,后田利辉带人到潘秀花家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以此迫害潘秀花,没达到目的,便逼迫她儿子交出五千元钱才作罢。

七、构陷,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耀贤经常钻在一个小车里到处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为迫害做准备。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就由她和张跃贤一一构陷、然后上报抓捕了十四名大法弟子,并非法抄家,掠走电脑、影碟机、打印机、DVD、EVD、MP4、MP3、电子书、存折、现金、刻录塔等大量个人财产。并于两天后把他(她)们非法劳教。

在这次绑架案中,朱丽华的公爹、赵彦梅的母亲都是由于承受不了亲人遭绑架的打击,而含冤去世的。

八、近几年来,田利辉和张跃贤不断到王平均家进行骚扰,为此也使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受到严重惊吓,尤其是田利辉还把王平均的老父亲正在看着的一本《转法轮》书抢走了。王平均一家人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老人靠什么挺到现在?就是靠《转法轮》这本宝书。不久,老人便卧床不起,很快就去世了。

九、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田利辉、徐永刚等人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然后直接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迫害。


相关电话:
六一零副头目:田利辉 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蠡县六一零头目:张跃贤  手机1363322829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