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营救同修与讲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

纯净心态下发正念威力大

为了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们组织了许多项目小组:有写材料揭露邪恶的,有发传单曝光邪恶的,也有贴不干胶、打语音电话的,还有请律师的,更有近距离发正念的等等。大家共同协调整体配合,用正念编织出强大的网,彻底解体邪恶,开创了一个良好宽松的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环境。

我们还组织了许多学法小组,近距离对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发正念,解体了一批又一批的邪灵烂鬼。但是邪恶不甘心它们的灭亡,也采取了各种方式干扰我们。一次,我们在劳教所附近的同修家发正念。她不修炼的丈夫本来在外地出差,却突然提前回来了,见到我们很不高兴。我们静心学法向内找,找到许多执著心:比如学法心不静、显示心、干事心、怕心等等,使我们发出的正念不纯,达不到彻底解体邪恶的目地。执著心去掉了,师父又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更好的地方。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我们在纯净心态下发正念时,满屋都是法轮和飞天,打出的功瞬间就把邪恶的黑窝炸毁了。

那天我去点上发正念,下地下室放电动车时,电动车一下子砸在我的脚踝上,腿和脚当时就肿了。我心定下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任何干扰也不能阻止我解体邪恶!”于是我咬着牙起身,腿站不住,连摔了几个跟头。我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咬着牙上了楼。那天点上只有我一个人,脚与腿肿的老高,坐不了,我就跪着发正念、学法、炼功,听师父讲法录音。两天两夜我都没动地方,也没睡觉。就这样到了第三天,脚好多了,我才瘸着回家了。丈夫见此,问怎么回事,我说没事明天就好,他不信,果然第二天就好了。不修炼的丈夫看到我修炼中出现的种种奇事心里服了,也走入到修炼中来。

还有一次,下雨天我来点上发正念。在过立交桥下坡的时候,突然狂风夹着暴雨铺天盖地而来,狂风掀起了我的雨衣,将我连头带身裹在一起,电动车刹车当时也失灵了,我就象盲人一样开车,急速的向下冲去,惊得旁边行人大叫着,我的心却很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果然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后来省女子监狱和省女子劳教所相继迁到我市。我们组织了很多个近距离发正念小组,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持续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发正念中大家互相提醒,永远保持清醒的神的状态。每夜一至三点,是最难熬的时候,我就承担了这段时间的发正念。有一天夜里,我三点才睡,三点四十铃响了,我困的实在睁不开眼,但我主意识很强,强迫自己起来炼功,刚站起来,困魔干扰的我马上就要倒下去的样子,我背着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十分钟后,我感到十分清醒,身体无比轻松美妙,真正体会到了心性境界升华后的“天清体透”的美妙感觉。那一整天我都非常的精神,正念十足。

有时从监狱、劳教所传来同修被残酷迫害的消息,我们就立刻将迫害真相写成文章,发给明慧网曝光,并将此打印成传单,广泛向民众散发,又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邪恶之徒的家庭地址、手机电话,于是,不干胶,手机短信,语音电话,律师辩护等各种方式,万箭齐发,解体邪恶。

一次,一位同修被绑架,我们除了上述的做法之外,我一次又一次的找到同修的家属,加强他们的正念,一次次的陪同他们去邪恶黑窝要人。在派出所里,我面对所有的警察,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与黑手烂鬼。同修天目看到,一批批的邪恶唰唰的被化掉。在其他同修的强有力的配合下,本来已经被定下劳教的同修,以高血压的假相被释放了。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真正体会到学好法、发好正念、整体配合的重要性。只要我们心在法上,拧成一股劲儿,什么邪恶都会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中灰飞烟灭。

还有一次,市里的一个同修被绑架。我们除了曝光邪恶之外,又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非法开庭那天,我们组织了许多同修近距离发正念,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已是十一月末了,加上那天又特别冷,不夸张的说已经达到了“滴水成冰”的程度。我们近百位同修在法庭外发正念。强大的功能销毁了一层又一层邪恶。第二天,我去看守所看此同修,正遇上同修不修炼的妻子,见到我她拽着我的手激动的说:“你们这些人太好了。昨天那么冷的天,去了那么多的人,连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有。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人,法轮功真是一块净土,就象我的亲人一样。从今天起,我也要炼法轮功了,要不我这辈子就白活了。”就这样她和孩子也走入修炼中来了。

刚开始组织近距离发正念时,也有的同修法理上认识不清,不重视发正念。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同修们都是因为讲真相救度众生被迫害的。师父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们真把同修当作自己的亲人了吗?换句话说,如果自己被邪恶关在黑窝里遭受残酷迫害该是怎样的心情?有人家庭放不下,如果师父让我们圆满飞天的时候,我们还能以放不下家庭不去圆满吗?通过交流,心性升华上来了,基点站在了法上。陆陆续续的,又有许多同修走出来,参与了近距离发正念。

我们这个小组里有一位修炼时间不长的同修,学法发正念时,总是弯着腰。我们纠正了他的姿势后,一整天腰挺背直,他回家后,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美妙,非常轻松。他尝到了集体学法发正念的甜头,也就定期来了。还有些处于消病业状态的同修,通过学法发正念,咳嗽的不咳了,眼睛不好的,也恢复正常了。天生失聪的老年同修,耳朵能听见了……神奇的事情层出不穷。

师父在法中讲:“这么多大法弟子,在同一时间全球发正念,上亿的大法弟子在全球同一时间发正念,对于邪恶与旧势力来讲可怕不可怕?对神来讲都是非常壮观的事情。多大的力量!”(《什么是大法弟子》)“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希望所有的同修重视发正念,让我们强大的功汇聚到一起立即解体邪恶,让迫害早日结束,让众生得度。

我怎样讲真相救世人的

师父在讲法中说“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洪吟三》〈唯一的希望〉),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和神圣使命。于是我就把讲真相、救度众生溶入在我的生活中,只要是我碰到的人,都是与我有缘的人,都是我救度的对像。买菜,等车,行路和坐车等等,都是我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只要能讲我就会把真相告诉对方。

一次我与同修在超市捡到一个钱包,包内有一千多元现金和几张银行卡,我按名片上的电话号码给对方打了电话,等失主来取。超市的保安建议我交给警察,我说,现在的警察见钱眼开,黑的不行,还不如你们这些保安素质高呢。保安们听了很高兴,于是我就借机把话题引到法轮功身上,告诉他们我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做了好人的。就这样顺理成章的给他们讲了真相,并劝他们退了党团队,并把真相光盘和小册子送给他们,他们都高兴的接受了。失主是个二十多岁的搞农药批发的小伙子,他非常感激,非要给我钱并买礼物谢我。我都婉言谢绝了,告诉他,是法轮功教我这样做的,要谢就谢我师父吧。于是我也给他讲了真相,并劝其做了三退,最后也送给他一套光盘。他高兴的接受了。

讲真相中,我不分年龄、阶层,贫富贵贱我都救。从农民到大学生,从搞艺术的到编辑、教授,一个都不错过。我会根据不同人的特点、执著,智慧的去讲真相劝“三退”,大多数都能顺利的“三退”。

一次,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撞了我的车子后边并连忙向我道歉。我笑着说:“没关系。也许这就是我们结缘的机会。”于是我将《九评》光盘送到他手中。他一看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军队中的人。”我依然笑呵呵的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还是保命要紧啊。”他也笑了:“你说的对,我回家一定看看,你也要注意安全。”

学法中我悟到,一切执著都来源于私。我们本是旧宇宙的生命,本性就是为私的,我们业滚业滚到今天已经罪大无边。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又给了我们金光闪闪的法轮,赋予了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宇宙中第一称号,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溶于法中,不去做好三件事呢

北京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我去与一位刚从邪恶黑窝出来还没彻底清醒的学员交流,由于那些日子学法发正念没有跟上,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俩被恶警绑架到了拘留所。那里还有四位被绑架的学员。开始我们以绝食反迫害,后来我们悟到这个肉身也是属于法的,师父对我们生命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不能失去这个身体,我们还需要这个肉身来救度众生呢。于是我们吃的饱饱的,每天学法(背《洪吟》)炼功、发正念,不配合任何邪恶的命令、要求和指使,不穿号服、不背监规。我们六个形成一个整体,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发正念。夜里有人困了,我们互相叫醒,并在法理上切磋交流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执著漏洞在哪里去掉它。我们悟到,之所以被邪恶抓進来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那么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做起吧。于是我们就找机会讲真相。

开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从哪下手,师父就点化我们:外面的手机里突然传来《西游记》的歌声:“敢问路在何方”。我们一下子悟到了,灵机一动就随着手机唱了起来,我的嗓门大,另一位同修的声音好,我们这一唱,马上引来一片叫好声(里面还关押着很多犯人),这歌一结束,我们马上就唱起了大法弟子的歌曲:《法轮大法好》、《得度》等。慈悲的歌声唤醒了被关押在那里的人们的良知,“好!”“好!”喝彩声不断,“没想到来了几个歌星!”歌声拉近了我们与犯人的距离,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展开了讲真相劝“三退”。

我们六个互相配合,我讲,他们几个帮我发正念。在走廊里、吃饭的时间、去厕所的时间等,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讲。被非法关押的十五天里,我们共劝退了三十多个人。我们不仅救犯人,还要救那些警察。一次我借去办公室帮警察整理材料的机会,给一个女警察也讲了法轮功真相,她听完后沉思着说:“原来是这样啊!”由于我们归正了,心在法上,再加上外面同修整体配合营救,十多天后,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邪恶的黑窝。

在离开拘留所的那一天,我的耳边总在回响着一个洪大的声音“佛恩浩荡”,“佛恩浩荡”,于是我又找到警察的办公室,堂堂正正的向里面的警察讲了真相。

出来后,我抓紧一切时间静心学法发正念,发现一个执著灭掉一个,不让“怕”在我的空间场存在。我讲真相中如意的运用大法给予的智慧,针对不同的生命的特点和执著,采取不同的方式去讲真相。我对每一个生命,都加善念,时时用正念看问题,把讲真相劝“三退”溶進了我的生活、工作等一切之中。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