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侮辱、酷刑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的石铜路上,在鹿泉县永壁乡境内。自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后,该劳教所关押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对她们进行残酷迫害。

侮辱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抓捕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共四个大队,每个大队关押一百二十人左右,每个牢房十二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占八、九、十人,普教二、三人。这些普教大多都是打架斗殴、偷盗、卖淫、吸毒贩毒的人。劳教所恶警们就利用她们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一大队的大队长恶警刘子维赤膊上阵带领纵容普教用流氓手段丑化侮辱女法轮功学员,故意把她们的头发剪成“足球式”。头发被剪成一片有头发,一片没头发,一片白,一片黑的,用这种流氓手段,侮辱法轮功学员。

酷刑

对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首先就是进行所谓“强制转化”,不转化就迫害暴打。

◇陈秀梅,保定法轮功学员,因不转化并抵制迫害,被关了单间,其中遭受多少毒打迫害无人知晓,只是经常听到从她屋里传出的值班员们毒打的喊叫声和她的惨叫声。陈秀梅因抵制拒穿监服被朱莉英(普教,值班员)把她所有的衣服撕烂扔掉,并且收了陈秀梅的被褥,即使在寒冷的冬天,陈秀梅晚上睡觉也无被褥,躺在光板床上。陈秀梅没有棉袄,棉裤,也没有秋衣秋裤,连裤头都没有,单裤被朱莉英撕成敞开的两片,就象裙子一样。陈秀梅二零一零年一月份出监前,因向所长讲法轮大法好,一大队恶警王卫伟对她扇耳光、暴打。

◇王月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奴役劳动,被恶警刘子维带普教王仙娥、张露玉揪着头发撞墙暴打,并踢伤王月琴的小腹和阴部,使王月琴尿失禁。王桂香、杨金先、韦慧也被值班员毒打。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赵福荣,医生,保定阜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劫持到劳教所,六十一岁的赵福荣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一大队的恶警王卫伟带人把赵福荣呈大字型铐在双层床上,一天一夜,不给饭不给水。普教杨茹(十七岁,邯郸人,因强制少女卖淫被劳教),拿着拖把杆敲着床,大声叫骂,“告诉你,再喊口号,我就把你阴道捅烂”。普教李玲玲(四十岁,吸毒偷盗被劳教)骑在赵福荣身上,又拧又掐、又扇、又踹,还邪恶的说:“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谁对你怎么了?”走在门外,你根本听不出她们是在作恶打人,还以为她是关心问候呢。

◇刘桂兰,五十四岁,沧州学院数学教授,因拒绝转化,而绝食反迫害,恶警们利用邪恶普教李玲玲毒打残害刘桂兰,强行给刘桂兰灌食。李玲玲打人的恶招就是狠毒,不停的拧人的两肋和大腿内侧最疼痛的部位,刘桂兰被残害的惨叫声,响彻了楼道和医院。

◇安金婷,河北深泽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不准许上厕所,普教朱莉英把安金婷摁在床上,用鞋底子抽打她的脸,一边打一边叫:“谁让你不转化,不转化就不让你上厕所,上厕所就打你”。

◇卢艳坤,河北博野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不准上厕所,她强行冲到厕所大解,被普教值班员发现,就大喊大叫:“谁让你上厕所了?谁让你上厕所了?”恶警王卫伟听到喊声就跑到厕所里,就将还没解完的卢艳坤拽出厕所。

◇胡苗苗,二十四岁,张家口怀安县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拒绝奴役劳动被一大队指导员恶警王卫伟关到了“禁闭室”,让邪恶的普教宗东荣、李玲玲、程巧云监控她。恶人李玲玲、宗东荣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对胡苗苗毒打行恶,宗东荣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用膝盖猛顶下体。胡苗苗被打伤后不能行走,不能上厕所,由宗东荣背着她上厕所,因上厕所过程要穿过整个走廊楼道,恶警们不叫宗东荣背胡苗苗,让胡苗苗就趴在一个塑料凳子上,靠凳子支撑着爬到厕所里,这一爬就是二个多月。

◇王慧,黄骅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牢头吴艳春邪恶迫害,王慧有头痛头晕病,吴艳春不让她躺在床上,连床沿都不许她靠,王慧疼痛的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吴艳春趁队长带劳教人员到操场上去、牢房没有人的机会,就狠毒的毒打王慧,一边打一边说:“谁让你整天添麻烦,我就打你,反正现在也没有人看见,你说我打你别人也不相信,我就打你怎么了,我就迫害你,你能咋的”就这样王慧经常被她迫害,甚至吴艳春还让恶人宗东荣站在王慧床边上不许王慧睡觉。王慧被迫害的极其虚弱。

“灌食”

一大队法轮功学员纪淑君、齐俊玲、王慧等因抵制迫害而“绝食”抗议。恶警们就伙同劳教所的医院给她们“灌食”。当她们拒绝灌食时,医生郝琳琳就用鞋底子反复的抽打王慧的脸和头。纪淑君找恶警王卫伟理论,王卫伟说:“这是人道主义,是为你们好”。后来医生就不管了,让普教张绪、张宁等人(都是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子们)给她们插管子灌食,医生郝琳琳就气狠地说:“不吃就这么给你们灌”。她把齐俊玲王慧的毛衣领子揪起来,把一大缸子凉粥倒进她们的衣服里,每天下午从医院灌食回来,她们都还得脱了衣服洗秋衣和裤头上的黏糊糊的玉米粥,就这么一直折磨了二个多月。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奴役

二零零九年春天冬天,劳教所逼拣棉花籽,许多法轮功学员五、六十岁了,年纪大了,眼花看不清看不见,完不成产量,就让加班,晚上一直干到一点多,早晨四点钟又被叫醒接着干,不干就打。

二零零九年夏天七、八月份,一大队做辛集的档案袋,一大队大队长刘子维就将产量越定越高,完不成就加班。夏天酷暑难当,不许进水房、厕所,法轮功学员连上水房洗一把脸都不行,晚上加班到凌晨三点半,早晨六点起床接着干,完不够产量就扣分、罚站、加期。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加期。

恶警教唆犯人迫害

劳教所的恶警们豢养指使着一群普教作值班员、班长,这些邪恶的普教都是她们教唆训练出的“打手”。一大队大队长恶警刘子维,指导员王卫伟经常给值班员们开会,教唆训练她们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让值班员们把守在厕所、水房门口,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不让法轮功学员到水房打水喝水,不看邪党电视就集中关押不许睡觉,有的重病人如:张金荣、李洁当场心脏病昏过去,躺在冰凉的地砖上,也不许上床躺着休息。

113牢房的班长蒋玉敏、吴海霞就经常说:“队长就是叫我们看着你们的,就让我们打你们,骂你们,你们能怎么样,有能耐找队长去呀!有队长给我们撑腰,我们怕什么”。113牢房的包班队长是指导员王卫伟,极其阴险歹毒。朱莉英(石家庄人吸毒盗窃)充当恶警刘子维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极其凶恶,狠毒,在恶警的唆使下为所欲为,经常在楼道里喊叫:我就是不让你们法轮功上厕所,我要把你们憋的都得尿毒症。

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纪淑君、齐俊玲、王慧被灌食期间,恶警王卫伟唆使普教张宁、张绪打她们,并问:“你们打法轮功手软不手软?”张宁、张绪说:“不手软。”王卫伟说:“这就行,要敢下手,我告诉你们要一个打一个作证。如果以后有人调查你们打没打法轮功,你们一个替一个作证,就说没有。”

而且这些受恶警指使迫害法轮功的普教们,都被队长“记功奖励加分”,被评成“好学员”多减期,早出劳教所。普教们就在这点邪恶的奖励刺激下争相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犯罪。

掩盖罪恶

由于法轮功学员不断在明慧网曝光劳教所毒打法轮功的罪恶迫害行为和长时间的奴役劳动,所以省里的一些所谓的检察机关有时也到劳教所冠冕堂皇的检查,这使劳教所的恶警们也有些心虚害怕,于是她们就开始造假掩盖自己的罪行。

当省里的检察机关检查他们的执法行为时,一大队的大队长刘子维、王卫伟就把所有普教集中到大厅里开会(不许法轮功参加),告诉她们如果检察机关发卷调查她们队长是否有打人行为时,都要答“没有”,如果谁不这样回答,回来就跟谁算账。这样普教们在队长的威胁恐吓下,谁都不敢回答队长有打人行为。

当省劳教局来劳教所里检查时,劳教所就赶紧把老法轮功学员和劳教人员调回牢房,假装不用干活,都在休息。一大队还赶紧找两个人出一块黑板报摆放在大厅里,或赶紧找些书桌、课桌摆在一大房间里装扮成教堂的样子,并把奴役人干活的楼道里挂上几块牌子,叫“再就业培训教育基地”。

这个劳教所不但迫害奴役法轮功学员,还利用法轮功学员因祛病健身走上修炼道路向上多要医药费,贪为己有。一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劳教所队长就将法轮功学员登记什么什么病,以此向上级机关多要医药费,劳教所医生说那医药费是用来大病统筹的,可是有的劳教人员得了重病、大病需要到所外的大医院医治时,必须要先写保证书,保证出所看病一切医药费检查费全部自负,甚至连出去用车的车费、油费、损耗费都得自己负担,否则不让出去看病。有的即使写了保证也不让出去,就一直给拖着,直到病势非常严重。

恶报知多少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们不但自己迫害法轮功,而且株连教唆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哪个普教监控举报法轮功学员哪个就被加分奖励,反之则被扣分,导致普教们于是有恃无恐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普教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也使她们恶报不断。

普教朱莉英受恶警刘子维唆使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遭到恶报。在与另一普教发生争执打斗,被大队长刘子维暴打。朱莉英狂喊:“刘队长你对我不公平,对付法轮功我为你出了多少力,你现在这样对我,你是卸磨杀驴。”刘子维大喊:“我卸的就是你这盘磨,杀的就是你这头驴”。朱莉英被恶警利用完后一脚踹开,罚站一个多礼拜,朱莉英于是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晚上在窗户护栏上吊,后来被人发现解下来,苏醒后没死。

普教韩振香,邯郸人,受恶警王卫伟、刘子维指使迫害监控法轮功学员,不停的到队长哪里恶告,使不少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韩振香的报应来了,在楼道抬床时,韩振香扭伤了腰,一下瘫在床上六个多月,吃饭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翻身,拉尿在床上,痛苦的哭喊声响彻楼道,后来慈悲的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逐渐的一年以后,韩振香的腰又好了。

普教王仙娥被唆使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连连,心脏病连续发作。

普教刘东珍(卖淫犯人)受恶警唆使,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头痛、眼痛。因为她抓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发碰墙,用手指戳法轮功学员眼睛。

普教郭婷,二十岁,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秀梅;后她被另一普教用一盆开水浇在头上,烫成秃头,遭到恶报。

中共的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普教的迫害都反映着中共反人类的邪恶流氓本性。利用过普教后一脚踹开,毫无情面可言。作为老百姓,只有认清中共的流氓本性,邪恶本质,才能从思想上,精神上摆脱它的控制,退出邪党组织,同化“真善忍”宇宙真理,才能有光明的未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通讯地址:石家庄石铜路,邮编050222
所长:冯可庄
劳教所医院恶医:马锁功、郝琳琳
一大队恶警:大队长刘子维,指导员王卫伟,大队长侯俊梅、王森、谷红叶等
一大队邪恶普教:朱莉英,刘东珍,刘欢,吴海霞,张露玉,王仙娥,李玲玲,宗东荣,韩振香,吴艳春,杨茹,刘贤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