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在四川绵阳市新华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我曾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被迫害过,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遭受的一些迫害情节至今仍记忆犹新。

一、从“入所队”就开始的严管迫害、罚站、捆绳、电击等迫害

一进劳教所的“入所队”就被强制剃光头,被二至三名劳教包夹,强迫听诽谤音像、由“包夹”强制读诽谤大法的书刊,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相对而过点个头都会被视作传递暗号,就可能被打骂、罚站等,上厕所必须打报告,限制解手次数。

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严管”,站尾岗(整层楼的洗涮和晾衣间处),强迫长时间站军姿,由恶警安排劳教人员对被“站军姿”的法轮功学员打、骂、拍、掐等,这是一种在整个劳教所最普通最常见的迫害。我曾被强迫站至深夜,每天只睡2-3小时二十多天,腿脚被站肿,我还见到恶警指使恶人强迫 法轮功学员上下蹲、站马步等,包夹几人把 法轮功学员围住,不准移动半步,并用粉笔“画地为牢”,脚稍微移出就掐、揪、踢。

我曾因在被强制站立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十多个劳教人员按在地上乱打,并拖到前岗管教办公室,由所谓护卫队人员脱光上身衣服捆绳,在被按在地上捆绳子时,有恶警穿皮鞋在我脸上踩,并向上拉提绳子想给我增加痛苦,所谓“民管会”成员恶人仁青达吉(藏族)乘机用膝盖在我小腿肚处狠命摁,还有一次我因抵制教室内放的诽谤录像,指出录像中纯属污蔑诽谤,被民管会成员一拥而上,在乱打中拖出教室至管教办公室,时任六-三中队长邓岗叫来护卫队,脱光衣服用电线捆住后用数支电棍电击我全身各处,邓岗此番亲自动手,电击我头、颈、脸,嘴等处,一边电我一边说还喊不喊等,电棍电头部就如铁锤猛击头部。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在四大队五中队一次因不唱邪党歌曲也被恶警赵瑜叫来护卫队,用电棍电,直至电棍无电。

二、经常“体检”抽血

从被非法关進劳教所,我亲身经历的抽血“体检”就至少有3-4次,每次以关心我们身体为借口,把全部法轮功学员都弄去所谓“体检”,每次主要就是抽血,当时不知为何,没在意,现在才知道,邪党就是在以体检为名,血型配对,为活摘器官找合适的供体。

三、灌药

以预防病为由强迫吃药,不吃的还要强灌,我在六大队三中队和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灌过药,在走廊上排着,一个一个叫進一间宿舍被几人按住,强制用扩宫钳,撬开嘴灌过不明药物,被灌药时被掐住鼻孔几乎窒息。

四、“训练”折磨

以训练为名搞迫害也是非常常见的,如在烈日下曝晒站军姿、在寒冷冬天下雨雪时仍被走操等, 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在新华劳教所院内不停跑圈,对跑不动的老年 法轮功学员由恶警指挥包夹拖着跑,2002年7、8月是非常热的,酷暑中六大队三中队的法轮功学员晚上被罚站,白天被民管会成员赵国太、李某、任青达吉等弄在操场内强迫“蛙跳”、“鸭子步”逼转化。

2002年年底,全所坚定修炼的 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四大队五中队,被恶警指使恶人打成内伤的邓建刚仍被强拖跑圈,郑方君被强迫戴上摩托车头盔,裹上大衣每天被四至五名包夹围住站在操场边。

五、发动包夹折磨,煽动仇恨

恶警们用各种狠毒的劳教犯人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各种折磨:辱骂、打踢法轮功学员、完全限制人身自由,恶警而且最大限度煽动仇恨,经常把包夹弄去开会,威逼利诱,开完会回来后,平时还比较同情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就会象换了个人似的,杀气腾腾,我在六大队三中队和四大队五中队都亲身经历过这种情形,一次在六大队三中所有平时的包夹全部被弄去开会,由其他劳教暂时“包夹”法轮功学员,开完会回来后,全部阴沉着脸对法轮功学员恶狠狠的,把不放弃信仰的 法轮功学员强迫弄去罚站,整个人被强行抵在墙上,稍不注意包夹就在后面狠狠地照膝弯处踢一脚,人几乎要倒地。

在恶警发现包夹不够凶狠达不到他们的罪恶要求时,就会被换走,如果发现包夹有保护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就会找借口迫害包夹,我在四大队五中队时,恶警赵瑜发现我的一个包夹人员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就找了个理由把此包夹弄到办公室毒打,我亲眼看见赵瑜打此包夹的情形,灯光把影子投射到了走廊上,此包夹被打得鼻青脸肿、眼部充血,赵瑜威胁他不准讲,说是他自己撞伤的,在食堂吃饭时,赵悄悄来察看此包夹的伤势,怕包夹上告,真是又狠毒又心虚。

六、四大队的火窑

绵阳新华劳教所的砖窑是出了名的,它是新华劳教所极度残酷剥削劳教人员和迫害 法轮功学员的人间炼狱,历年都有法轮功学员充分揭露过它,说“炼狱”一点都不过份,我在里面呆过,砖窑较矮,人一进入就呼吸困难,头皮发炸,头发象马上要燃烧,进入燃烧的砖窑,不穿棉衣根本受不了,出来后在酷暑的烈日下还有凉快的感觉。在里面下砖的人必须用工业大风扇在窑口处吹,抱砖的人被称为捡“红太阳”,拖出来的砖可以马上点燃香烟。拖砖的车全是瘪胎,因为充气的胎在高温下就会爆,为最大限度赚取利润,劳教所强迫劳教人员长时间的奴役劳动,劳教人员生产防护设备简陋,一天下来又脏又臭,浑身是灰,犹如“兵马俑”,前期有很多 法轮功学员都充分揭露过。

七、亲眼看见的沈小都的事

2002年7、8月间最热的时候,六大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火窑,把包夹一起关,逼迫转化,让包夹恨法轮功学员,我亲眼看见成都法轮功学员沈小都被拖進高温中的砖窑,其包夹一起進去,后来包夹受不了先出来,一个劲的谩骂沈小都,认为沈小都“不转化”、“连累”了他,当时六大队的朱大队长、中队长邓岗等人还到现场巡视,当迫害“监工”。

八、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后的掩盖、恐惧、虚张声势

2002年8-9月间六大队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欣策后,为怕真相曝光,劳教所严格限制六大队三中队的法轮功学员与其在它大队 法轮功学员接触,六大队三中队和全所各中队走哪都是两个包夹架住法轮功学员,就是每个法轮功学员出门要被二个包夹左右把胳膊抓住,这样荒唐做法的理由说是怕法轮功学员“自杀”,并就这事要求全所其它中队的法轮功学员谈所谓认识,在其它各中队法轮功学员充分揭露劳教所破绽百出的“自杀”谎言后,连其它各队的不少管教和劳教人员都不相信“自杀”一说。

九、欺骗外界、参观等

记得一次在劳教所大食堂举行了一次外界的律师的法律援助现场咨询,为掩盖迫害真相,劳教所不得不演戏,但又害怕罪恶曝光,因是举手上去提问,各中队管教根本不准被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去询问,即使同意 法轮功学员上去提问时,几个管教在旁边尖着耳朵听,若有敏感问题回去就“算账”,律师见有这么多警察在旁“虎视眈眈”,在做法律咨询时,不时瞅一下警察,面露恐慌之色。

经常有学生、军人或各单位人员等被组织来劳教所参观,不明真相的世人看见的是整洁的寝室,崭新的被具,食堂挂牌写着全国各地的名菜名,恍如到了休闲度假村……但他们却不知那些崭新的被子从来都没让人盖过,只是“仅供参观”而已,他们不知道那些“名菜”从来只是用以“普及”菜谱知识,写在牌上让人识字而已,他们更不知在光鲜的建筑内,在他们没来时时时发生着残酷的迫害,毒打、长时间站军姿、坐军姿,高压电棍电击…在劳教所外不远处“大名鼎鼎”的新华劳教所火砖窑天天都在上演着人间炼狱式的悲剧…

十、警匪一家,纵容劳教恶习,在储藏间吸毒,搞同性恋等

劳教所是中共邪党践踏法律和人权的“范本”,邪党为迫害异己、施行专制暴政拼命维持着这全世界都不齿的罪恶制度,劳教所的警察为自己的饭碗,和有源源不断可利用来发财无偿使用的苦力,也在拼命的向人宣传劳教所应存在的充分理由,但不管其怎样自我宣传,我们看到,来到这里的人员只能被这大染缸越教越坏,本身劳教人员在变得更坏,我们亲眼看见劳教在警察保护下在储藏间吸毒,民管会头头明目张胆搞同性恋等等。

最可怕的是,在这邪党迫害 法轮功学员的时期,因经济利益和切身利益的诱惑,劳教所的警察与很多被劳教人员更在参与迫害 法轮功学员中沦为真正的罪犯,犯下了故意伤害罪、教唆杀人罪、和故意杀人罪等而不自知,而他们还自以为这是在“管理”、在“管教”和执行上级命令而已,我们看到其实其中很多警察和劳教本来良知还未完全泯灭,但是在邪党层层严密的欺骗宣传中,在强烈利益的诱惑下,在邪党的这个罪恶环境中,他们的良知时时变得不堪一击,在被邪党利用下犯下了迫害佛法修炼者的重罪,他们如没机会挽回,不久的将来就必将承受自己所做下的一切罪恶,其实他们才是邪党迫害大法中真正的受害者,这也正是他们最可悲的地方。

这场罪恶的迫害注定是失败的,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结束。多向法轮功学员了解真相吧,那是你们灵魂得救的希望,尽可能的保护在艰难环境中的法轮功学员,给这些善良的修炼者提供方便吧,那是在给你自己留后路、是在给你自己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