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师父说:“在证实法中你们所利用的常人社会的什么方式,你们都是在修炼;无论做什么,你们都是在提高当中;无论做什么,你们也都应该本着修炼人的状态做,不是以常人的基点来做这些事情。”(《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这几年,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利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回顾这段时间自己的修炼历程,有一些体会想与同修交流。

修去怕心

刚开始的时候,有怕手机被定位被抓的心。一次打语音电话,连打了几个号码,对方一听到“法轮功”或“天灭中共”等就把电话挂了,感到他们很害怕,不敢听真相。怎么办呢?对方不听真相怎么得救啊?师父讲了,遇到问题向内找,我就静下心来看看自己。发现在给人打电话的时候自己还胆胆突突的呢!脑子想的都是怕这、怕那,发出这么不好的信息,对方怎么能不害怕呢?就赶紧排斥怕的想法,心里默念:“力挽崩裂前 怎容烂鬼祸”(《洪吟二》〈金刚志〉)不允许邪恶干扰破坏。过了一会儿,心里平静了。再打电话,对方就能听了。看来表面行为注意安全了,并不能去掉怕心。要想修去怕,还得依靠法,向内修,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

学法悟到:怕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怕?不就是怕失去吗?怕被抓失去自由;怕被打失去身体的舒服,师父讲:“我们在失的过程当中,我们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转法轮》)而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呢?是最最伟大而永远的威德;是自己的世界,师父给我们的是最好的一切,我们所得到的与失去的不成比例。悟到这些后,感到自己怕心去掉了很多。当然不怕并不等于要忽视安全,要被抓、被打,因为我们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最大量的救众生。

我还悟到: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完全为他的,我们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而旧势力所做的是执着它自己想要的,是为私为我的,它根本就不配考验大法弟子。

悟到这些后,发现自己还是有怕心,怕什么呢?怕被人看见自己在用手机讲真相,碰到人也不敢正视别人的眼睛,好象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其实是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悟透。直到学了师父的新讲法,才豁然开朗。师父讲:“大家开始在各地推票的时候不敢说我们是最好的,神韵高超的演出效果使大家有了信心,后来越做心里也就有底了,也就敢说是最好的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神韵的演出是最好的,是因为他能救了人,这是任何常人的演出都做不到的,而这也正是众生所等待的,这才是对众生最好的!

那么我们给世人讲的真相不也是在救人么?这是对众生最好的,这就是众生所等待的!你给人多少钱,你给人什么都比不上让人得救。所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就应该是堂堂正正去做。

修去名利心、欢喜心和显示心

真相彩信有很多优点:信息量大、不会被过滤、发的速度快等。同修A教会了我,我又开始发彩信。发彩信很简单,我又有手机讲真相的经验,所以一开始每次就能发几百条。同修A对我说:“你没少发呀!有的人每天才能发几十条,有的人发了几天不敢发了,又把手机还给了我。”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欢喜心就起来了,还总往同修A那跑,像是去汇报工作一样,还想听人家夸自己,求名的心起来了。在学法小组上也想把自己的“能耐”谈出来,显示自己。可是刚要说就被别人说话给叉过去,其实是师父在点化我应该去掉执著心。

后来也意识到了,但这些心还是往出返。就静下心来想,师父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同修夸我是鼓励我,让我做的更好。出现这个事儿,是在去我的执着心哪。用法来衡量,我达到法的标准了吗?彩信是发了一些,有多少人看了?有多少人真的明真相“三退”得救度了?这还是未知数呢,有什么可美的?有什么可显示的?这么一想,真觉的惭愧。那些世人大多数是高层生命转生的,他们世界的无量众生也是冒着天胆下世,吃了无数的苦来等待救度的。如果自己没有正念正行,不珍惜这个机缘,没能救了他,也真是对不起众生呀!

想到这些,觉的自己真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在修炼上勇猛精進,修的越好救人的力度就越大,才能有更多的众生得救度。

师父知道每个大法弟子修炼中的状况,在讲法中慈悲的开示弟子。

师父讲:“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我是上班族。白天上班,晚上要学法,只能星期六、星期日出去讲真相,每天挤时间出去发真相彩信。一段时间很忙,常常没时间吃饭,啃个包子就完事。后来出现一种“没啥意思”的感觉:整天除了上班、管孩子、干家务,还忙着做好学法、发正念的事情,还要大量的发真相彩信,搞的自己如此紧张,可也看不到有多少人看了,有多少人明真相得救了,但还是得大量的做。觉的很苦,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后来静下心来想一想:无量众生命悬一线,而我还在执着自身的感受,这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是要修去的。悟到原来执着都是来自为私为我的心。于是我就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做好救众生的事。

在给世人讲真相的时候,有时真的是感觉很难,就连亲朋好友、单位同事也一样,我真的是想让他们都能得救,但有的人固守着邪党给她灌输的谎言不放,真相给她讲的很清楚了,她就是不信;有的人在事业上有一些成就,经济上挺宽裕,觉的自己活得挺自在,对大法真相和“三退”根本就不关心;有的甚至已经同意退了又反悔了;当然这里有我要向内找修心的地方,但是感到用人心、人情真是救不了人的。必须是站在法上才能真正救了人。我就请师父加持修出能熔化钢铁的慈悲,使我碰到的众生都能得救。

我发现: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对于我在修炼中、在讲真相中碰到的很多问题都有讲解和开示。

“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觉的很无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当然不讲这些宇宙规律了,就说慈悲是正神的一种特性。不是说我想做点好事就是慈悲,那心血来潮喜欢什么才那么去做,那不是慈悲,那是出于你个人的喜好。低点说,是执着。真正的慈悲是没有任何私心在里头,对谁、对众生都是用正念看问题,都是慈爱的。”(《什么是大法弟子》)甚至自己对笔记本电脑的执着师父都给讲了出来。“就说对电脑、手机艾帕执着、有感情,这在历史上可没有这个事,对不对?”(《什么是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在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凝聚了师父的慈悲、付出、关心,真是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修去人心互相配合好

由于观念的突破和技术的提高,我一天可以发一千四百多条彩信,可是一年下来我才给多少人讲真相啊?面对中国大陆十三亿人口,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更多大法弟子配合才能救更多的人。在配合发真相彩信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很多人心。

彩信发的多,需要的资金也多,而我每月能拿出的钱远远不够。同修A说:没事,我有钱。当时心想:我拿的钱只占一小部份,将来威德和救的人我俩咋分呢?这些真相可都是我讲的,就是对半分也觉得自己亏的慌。心里不是滋味,有些抵触。利益心返出来了。后来一想这颗心多肮脏啊!人还没救了呢,就惦记起分好处的事了。这颗心可不能有啊。这心一起就起到了间隔的作用,带着这么不好的念头大法弟子怎么整体配合?怎么救人呢?

我悟到:执著心、观念和思想业都不是我。这些东西都是站在它自己的基点上想问题,所想所要是为了满足它自己,是为私为我的,是不符合法的。而且它们一返出的时候是未经思考的,遇事一下就冒出来了。而正念是站在法的基点上,是为救度众生的,是无私无我的。是遇事用法来衡量后得出的。只有在法中修出的正念才能救了人。所以念头出来的时候真得想一想,分清假我,用正念对待遇到的问题。

在推广真相彩信上,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人心。我认为同修A的方法不够安全,可同修A说他的方法是安全的,他认为要按我的方法去做,很多人都做不到,就没办法大面积推广了。争执不下。心里有些消极。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那么有的人说我们也是想能配合的更好才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不接受我们就觉的这个事情不好办。不是这样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如果一个人出的主意、办法不够完善,在负责人的组织下大家可以合理的去讨论。如果这件事情不能被接纳或者不被接受、你又觉的明明应该那样去做才会更完善,心里就开始消极了。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再精進》)我想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做,放下自我。按照同修A的方法推广,其实想一想同修A的方法也有一定道理,我就在实际的推广中帮他圆容、完善吧。因为我们的目地是一致的,就是救度众生。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让我们共勉!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