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救众生中修心 大法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这里我想谈谈自己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是如何修心性的,随着心性的提高,师父怎样鼓励我更加精進。

“会”开摩托车发真相资料

二零一一年,我和妹妹(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还发生一件令我自己都想不到的事。

在回老家期间,因一心要救度老家的众生,在师父慈悲安排、呵护下,竟能瞬间会开摩托车,将救人的真相资料发遍亲戚老家附近方圆二十来里村、屯。

亲戚家要办喜事,给我们姐俩发来了邀请信。我们当然欣然前往,因为这正是去老家发真相资料,救度老家的父老乡亲的好机会。我们做了充份准备,于八月中旬办喜事的那天,带着一大包真相资料,乘公共汽车来到亲戚家。

亲戚家有一辆摩托车,我就想:世间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的,为大法所用的。我和妹妹今晚要去各村屯救人,这摩托车就在跟前,它是不是我们姐俩救人所需的交通工具啊?那它就是我们姐俩助师正法的法器。可我俩从来都没摸过这玩意,咋用呢?转念又想,只要是为了救人,我坚信师尊就会帮我们,就会给我们智慧。世上有那么多人都会开摩托车,那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学会开摩托车还能算个事吗?

亲戚家的大事办完后,我对亲戚的孩子说:我想学一下开摩托车。孩子高兴的说:那好哇!我现在带你上公路。到了公路上,他先给我演示一遍怎么打火发动机车,怎么挂档等。这时师父就给了我大智慧,我看了孩子的演示后,立马骑上摩托车,打着火带着孩子就开走了,遛了一圈回来了——我会开摩托了!

晚上八点多钟,天黑了,我骑上摩托车带着妹妹要出去发真相资料。车子发动后,车身开始左右摇摆,我俩便不停的求师父加持:“师父啊!师父啊!帮我俩顺利的开着这辆摩托车将真相资料送到各家各户,让他们看到真相,明白真相而得救!”刚求过师父,瞬间,摩托车就平稳的在附近村屯的公路上穿梭起来,我俩看见电线杆就往上贴真相帖,看见住户就发真相资料,想停就停,想走就走。大约跑了三个来小时,半夜之前回到了亲戚家。

亲戚还没睡觉,等着我们呢!看见我们姐俩这么顺利的回来了,高兴的说:真是奇迹!从没摸过摩托车的人,一学就会;跑了大半宿,竟什么事也没出。我们可算服了!从你们姐俩身上真的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优昙婆罗花开在打真相电话的号码纸上

看到同修谈打语音电话救人的交流文章,我也想参与并推广这一项目。因为我所在县城包括了十七、八个乡镇,县城内的同修多,农村同修少,而且有的乡镇根本就没有同修,偏僻山区交通不便,适合借助语音电话讲真相。

有了这个愿望,A同修表示能为我联系买手机。我说咱先买两部,看看能不能学会使用,效果如何,还存在个安全问题。不久两部手机到手了。A同修又找到技术同修给手机做了该做的设置工作。我俩人手一部,她教我怎么使用,技术同修又给下载了安全手册。我认真读完了安全手册后,心里有数了,知道怎么做了。

光我自己学会用当然不行,还得让更多同修参与進来才能多救人。我就开始跟B同修说了此事,B同修很赞同,愿意做,她的丈夫也想参与進来,我有了信心,我们三人一组开始走出第一步,向我县偏远山区打语音电话。我们在晚上六点半钟以后走出家门打电话,因为是在寒冬腊月,天气很冷,我教他俩打电话时北风一吹,手冻得有点疼。这俩同修都没用过手机,按哪个键都不知道,但同修学的很快,一会儿就会了。因为语音电话在移动中打,刚学会,自然有点紧张,让人感觉又冷又累,B同修的丈夫说:你打吧,我的手冻的受不了了。我啥也没说,就接过来打。他俩在旁边发正念。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回到家。我说,大哥你看,我的手热乎乎的,一点儿也不冷。我们都知道师父的加持。我们一连在一起打了几个晚上,他俩学会了,熟练地掌握了方法,我就把手机给他俩留下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我们又到一起打电话。接电话的人有骂人的,有说谢谢的,什么样的人都有,这都不算什么,都能做到不动心。但是也不会一帆风顺。一天晚上我们三人去打电话,走在马路左侧的几棵树之间,突然在马路上由东向西开来了一辆轿车,亮着灯,却开的非常慢,并在我们所在处不远停了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男同修马上卸掉电池,并往马路方向走去,女同修赶忙叫住他,让他回来发正念。这时我的心也开始咚咚跳,我们三人发了一会正念,车开走了。我们回家后坐下来交流,向内找,为啥出现这个事情,男同修诚恳地说:我害怕,有怕心,才出现这一现象。女同修没有怕心,但有埋怨丈夫的心。我向内找,也有一颗怕心。

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对照师父的法,我们三人一起切磋,悟到:出现上述的假相,实际上是师父安排分别去我们三人执著的怕心的。之后,我们三人齐发正念清除干扰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的怕心。

打那一后,几乎天天晚上打电话讲真相都顺利,而且听完语音电话的人数也逐渐的增多。但我们没有欢喜心,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手而已,就这样B同修夫妻俩平稳地开始用手机讲真相,在我们地区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我找到了比较熟悉的C同修跟她商量打语音电话,让她和另一位D同修合作,D同修表示赞同,我把手机给她俩送去,她俩就打了一晚上。可第二天就给我送回来了,说不打了,因为接电话的人没人听完的。我和同修切磋,打电话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正因为偏远农村咱去不了,不方便,才开展这个项目的。正因为众生不明白真相才不想听真相电话,才需要我们给他打电话,救他。但是俩同修没有要接着打的意思,我说好吧,那你就给我吧。我让我妹妹打,你们帮助发正念吧,咱们一起配合。

同修走后,有点怨同修,心里不痛快。学法之后,我明白了,其实难与不难正象师父所说:“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转法轮》)瞬间对同修的怨心没有了。于是我和妹妹一起打电话,而且我也叫来妹妹那个屯的另一位同修参与進来,我们三人两部手机轮换着打,在这个过程中也修去了不少人心。

在农村,天气暖和了,人没事时好在家门与邻居唠嗑,谁一出门,他们就问干啥去?或者说又溜达去了?刚开始戴口罩,怕熟人认出来,后来天气热了,再戴口罩就太反常了,不得不摘掉口罩了,就这样被动的去掉了怕见熟人的心。现在也不怕见到熟人了。

我们打电话选择在晚上,这样接听效果比较好,因为农村人白天干活,晚上收工家里才有人。

刚开始由于想多救人,快救人,有时早、午、晚都去打电话,晚上没人接,就中午打,再没人接就早上打,学法时间少了,一天不去打电话,就感觉空荡荡的,但是效果并不好,有的村庄打十多个电话,才有一户听完,有的一听就放下电话,有的听了几句就大骂的,我把这事和另一协调同修切磋,同修指出了这是干事心造成的。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正象师父说的:“有的时候你们学法跟不上就会有很多常人的执着,甚至各种人心都会出来。对待某一件事情,甚至于对待很重要的事情,都用人心去看问题,用人心去做,久而久之你做的项目也很难做好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为了把这个项目做的更好,我们把参与这一项目的同修找到一起進行了切磋。大家各自回顾了自己参与这一项目的过程,找出存在的问题,有的同修说刚开始打电话没人听完,就回家学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的执著,然后再去打电话,效果就好了。有的同修说打电话自己心里不稳时,接电话的人也不听了,有时执著结果,一着急,能认真听完电话的人就更少了。后来悟到周围的环境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必须学好法,观念一变,情况又有了好转。有个同修说我打电话的时候,什么也不想,就静静地和众生一起听真相电话,结果听完电话的人在半数以上。切磋后,同修都有了明确的认识,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能做什么呢?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手而已。我们不能执著结果,去掉干事心,必须坚持学法,就用平稳的心态去救人。这样再去打电话,效果就比以前好了。

开始时,手机改串号我总依赖技术同修,后来同修教会了我,去掉了等靠的依赖心,现在我也能给同修改串号了,学会了之后就感到没有什么可难的。

后来同修又从外地引進了智能手机。这种手机比较方便,但是不能打座机,我也想用智能手机,把拨打手机给别人,但是一想不行,农村偏远山区的众生还等待得救,还是把方便的手机让给别的同修吧。这时我又去打电话,还没等打呢,突然发现,在折叠的写有电话号码的纸的一个角上开了一朵小花,仔细看,原来是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这花竟然开在了我手拿的电话号码的纸上了!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马上给同修看,同修会心的笑了。

自从我协调打语音电话讲真相以来,在我们家的大门上、房间里的玻璃上,先后都开了优昙婆罗花。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我会更加努力,做好协调工作,救度更多世人,完成史前大愿。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