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正念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我走过了十三年的修炼路程。总结自己的修炼过程,我体会是:只有坚信师父,心存正念,才能克服一切关难,堂堂正正走过来。

学法不深 干了痛彻心肺的傻事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到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我的怕心很重,情也非常重,加上学法时间短,学法不深,更谈不上在法上悟了。连最基本的什么是法轮功都说不明白呢。当初是因为看了书就觉的好,大法就是教人做好人的所以就走進大法来了。那时形势紧张,老伴和孩子说什么也不让我炼了,哭哭啼啼的,甚至以死相威胁,我没加思考就说“不炼了”。

说了这话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放不下,没人看见的时候我就偷偷的看书,晚上偷着炼功,可以说我根本就没有停止过修炼,只是谁也不知道。有一件事情让我感受到师父还在管我:一天我用煤气炉烙饼,油放多了点,翻饼时热油一下子都溅到我的眼睛上了,当时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赶快找大夫看看吧,大夫说这么厉害,给我拿了瓶药水说晚上睡觉用,等天亮上大城市的大医院看看吧。当时我不清楚师父是否还要我这个弟子,不敢明确求师父,就想:佛呀!你们不能让它们把我的眼睛摘掉,我是个好人啊。就这一念,到第二天穿衣服准备要上车,突然什么都看见了,眼上的白膜都没有了。太神奇了!我悟到是师父给我治好了,是师父救了我!师父还在管我。

二零零二年秋天老伴突然说咱搬家吧,上城里住,我说行。我们在市里有楼房,很快就把东西处理了,把房子连家具什么的都一起卖了,三天后就搬進市里去了。在搬家前我想:大法书怎么办呢?可不能让家人看见了,烧了吧,我就把大法书都烧了。过后非常后悔,真的后悔死了,难过的不行,对不起师父,犯了天大的罪还不自知,还觉的没事呢(去年我郑重的写下《严正声明》在明慧网发表了)想学法没有书。自那就天天有病,打针吃药也不好使。就这样慈悲的师父都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在管我,让我无意中遇到同修。同修问我还学不学大法?我说学,她就给我请了宝书《转法轮》。从那天起一直到今天,十多年了我一粒药也没吃过,无论谁说什么,有什么干扰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听师父的话,再也不能放弃修炼了。

心系众生 天天救人

从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后,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世人,我就开始给亲朋好友讲真相,到后来和同修到街上给陌生人讲。开始很难,难也得去讲,必须听师父的话。我每天都非常高兴,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全世界七十多亿人,只有一亿大法徒,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多么幸运!师父赋予我们这么大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决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让师尊放心。

我上午学法,下午讲真相救人。讲真相的过程的确也是去执着心的过程。开始我的怕心很重,我想怕就是执着心吗,就在讲真相中把它修去。我努力的去做,我必须去救人。我多学法,师父看到我那急切救人的心,慢慢的把那个怕的物质拿掉了,从此以后我不怎么怕了。开始不会讲,慢慢的也就比较成熟了。每天上街去救人,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们面前,我们只要动一动嘴,基本就能很顺利的把人给救了。讲十个能退七、八个。显然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说一说而已。也有不好的人。一天早上出门遇到一个老年妇女,我上前搭话,聊几句还很好,然后就转向正题,我说大姐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不就是退党团队吗?我说是的,没等跟她讲呢,她就大吵大叫说我反党,还说了很难听的话。我说大姐别生气,全是为了你好,你若不听就算了,别生气。说完我乐呵呵的就离开了,她不听真相真可怜,被中共迷的太深了。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老人,看起来很有派头,一看就不是个一般的人,胸前还戴着一个什么徽章。我走上前问了一句说:大哥,您多大年纪了?他说:七十多了。我说:一看您就不是一般人,以前工作单位一定很不错吧?他说:我是建国前的老干部。我说:您是老党员吧。他说:那当然了!显得很自豪。我说您听说过“三退吗?”他说没听说过。“您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老天要有大灾难,因为你入党时举手宣过誓,那么上天就给你打上印记了。如果您现在就说不要了,天就给您把印抹掉了,多大灾难对您都没有关系了,您就能平平安安过了那个大劫。”他痛快的说:“好,我退。”我又说您胸前戴的那个是个什么标志?干什么用的?他说是国徽。我说那东西太危险了,什么坏事都能摊上,别要它了。他说:行,回家就把它摘下去。这个生命就这么得救了。

有时遇到在街道、派出所和专管法轮功的人员,我也跟他们讲三退。有的说:你好大的胆子,不怕抓你呀,到处宣传!我说:不是完全为了你好嘛,你看现在灾难这么多,这是人说了算的吗?顺天意“三退”保平安,真要是有大灾难,凡是“三退”的都能留下,顺天意吧,我这么大岁数了,还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在家呆着不好啊,我师父太慈悲了,说世界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顶再大的压力,再多难也得救他们啊。其实你们干这工作的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们笑了,我说:给你们起化名退了吧?他们都点点头。说:老太太快走吧,别见人就说,注意安全。这时我的眼泪就会一下子流了出来,几个生命得救,又何止是几个生命呢!望着得救的生命,真的为他们高兴啊!

我每天都是高高兴兴去讲真相,高高兴兴的回来,一出门就发正念、背《洪吟》,反正脑子没有别的,只有法和救人的事。一天少则五、六人,多则二、三十人,几年下来我也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有的时候回家晚了,还有很远的路,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神足通,师父帮我,就这样一想,开步就那个快呀,飞似的!低头一看那路边瓷砖嗖嗖的过,就象脚不沾地似的,一会就到家了,太神奇了!这是真事呀!

我家条件有限,我一般情况不坐车,就是走路,师父讲的多行脚,我就天天在走。我今年六十四了,就是这样几年如一日,不管风雨、寒冬和年节,什么邪党的敏感日,我都没有停过。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可以说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出去救人,已经形成机制似的,到点必须走。我就觉得一天不出去,就损失很大,对不起师父,哪怕我救一个人,我今天也没有白过。我曾经说过,只要修大法,就坚定的修下去,决不给大法和师父抹黑,明明白白的修,听师父的话。常人不理解是常人的事,可是作为大法弟子都明白,只要遵照大法做无所不能,怕什么,真是放下生死无执着,放下执着无生死,千真万确的!

帮助同修走出来救人

师父讲法说正法接近尾声了,到最后了,可还有的同修没走出来讲真相。我看在眼里,内心很是着急。我就把想出来讲又不敢出来的同修找来,一个一个的带他们去做,直到她能自己敢去讲了为止。我周围的大法弟子没走出来的,只要跟我走,我就带,我们一定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是师父要的。只要大法的事,我就去做,指望谁呀,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近一段时间我把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都组成了小组学法。一天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时遇到一位中年男同修A:他说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学法小组?当时我心存疑虑,觉得他是年轻人,不太靠谱,然后就拒绝他了,以后再出去时又经常碰到他,可不敢理睬他。可是同修A总是笑眯眯的搭话,我就装作不认识。A说: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说不认识,心里也感觉不踏实,不敢深入接触。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另一同修家碰到A,这才真正的知道他也是一位真修弟子,于是才帮他找到了学法小组,并且带着他走出来讲真相。

现在有的老年同修出现了病业状态,都知道旧势力迫害不承认它、清除它都是假相,可有的同修就认识不到,好象法理不清似的;有的同修法理很清楚,出现了病业,家人强迫送去医院了,一检查特别严重都下病危通知书了,常人看都说没救了,可这位同修知道是假相,不配合,说不是病,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都用法来衡量,放下生死,一切情都看淡了,结果很快就好了出院了,证实了大法的神奇!我看到这两种心态两样的结局,我就和同修商量:大家在一起切磋一下“病业的问题”,看看身边的同修是怎样悟的,怎样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结果效果还很好,大家都谈了自己的想法。有同修说切磋的太及时了,都说我一定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完成师父所要的,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厚望!完成自己的使命,圆满随师尊回家。

看到大家都整体提高上来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写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