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寻芳览景 报国铭心

岳飞《池州翠微亭》诗浅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

经年尘土满征衣,
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
马蹄催趁月明归。


岳飞一生戎马倥偬,在其短暂的岁月中,留下的诗文不多。文如其人,诗如其人,也就弥足珍贵。这首绝句,虽属登临览景之作,却通篇是精忠报国的仁心壮志,不逊于其代表作《满江红》词。

起句好像一个“淡入”的镜头。只见一位骑马之人,远远而来,近前之后,乃见是一位全副戎装的青年将军,气宇轩昂,雄姿焕发,战袍沾满了尘土。落笔即紧紧抓住“尘土”的细节,具体形象。继以“满征衣”三字加以描写,何以“满征衣”?且又是“经年”呢?这便可以想到:那位骑马的将军,也属“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的人!(戚继光《马上作》诗句)一开始就给人一个鲜明突出的印象。

只见他来至山下,立即循路而上。特特:特地,类如黄庭坚《减兰》“中秋多雨,常是樽垒狼藉去。今夜云开,须道嫦娥特地来。”特特:强调乃是一偿夙愿,叠音又兼状摹声。寻芳:点明意旨。经年驱驰疆场,尘土满身,难得片刻休憩之机,现揽胜寻芳。如此豪情雅兴,几人能比?寻芳二字,给全诗奠定了浓郁的抒情基调。一个“上”字,那不顾疲劳、急切登临之情,溢于言表。

翠微:即翠微亭,唐时所建,依山傍水,风景幽美。据《九华录》:“池州齐山,山脚插入清溪,石色青苍可画,洞穴半出水中,清溪直接大江,境界豁然。又其旁,拔起数峰,谓之小九华。皆齐山最胜处也。又其上,即翠微亭,是为山颠。”翠微亭在齐山九顶口南隅。历代文人雅士,多来此览胜。晚唐杜牧任池州刺史时,有《九日齐山登高》的华章传世,宋之孔平仲、吴仲复等,来此留有佳作。

终年运筹帷幄,南北驱驰,疆场鏖战,今能一睹河山景致,该是何等的惬意欢欣!将军站在翠微亭,放眼峰峦秀谷,山光水色,如入画景,一切仿佛是生平未见过的奇观,禁不住“好山呀!好水呀!”连声赞叹。诗人不就具体的景物着笔,概而言之,显得空灵蕴藉,突出了山花草木,泉流沟壑,各具风采之意。两个“好”字,切时切境,抒发乍见胜景的惊喜欢悦之情。不足:不尽,或不够的意思。全句明白如话,语近情遥。

正当他陶醉于壮丽秀美的山水胜景之际,忽闻蹄声得得,战马嘶鸣,猛然惊悟,已是空庭皎月,银辉泻地,于是飞驰而去。月夜齐山,别有洞天,机遇难逢,况又是来此寻芳,何以竟策马挥鞭离去?美景虽然迷人,但军情更系人心怀,这里又以美景渲染反衬诗人那种时刻忧国忧民的境界。借战马催人着笔,侧面切入,倍觉深沉有力,耐人寻味。战马尚且念念不忘疆场奔驰,更何况誓志“一鞭直指清河洛”、“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将军。

紧接以“月明归”三字相呼应关合,“催归”二字传情写意,常字生辉,归字更是诗中之眼,用“归”来缩合全篇,一腔对山河的深沉爱恋,立即化成了捍卫河山的英雄壮举。这一结句,画龙点睛,华光四射,映照得全诗熠熠生辉,诗人的英雄形象,立地顶天!叙事,写景,抒情,映衬,烘托,各尽其妙。唐朝著名诗人王昌龄主张:“每至落句,常须含思,不得语尽思穷”。此诗此句,深得个中奥妙。

通览全诗,首句意在一个“满”字,次句侧重一个“上”字,第三句强调一个“看”字,结句突出一个“归”字,而上述四字,又同为一个隐含的“爱”字所连缀,保国爱民的境界,熔铸其中。

正是:
大好河山无限爱,
金戈铁马写豪迈;
三十功名尘与土,
精忠报国铭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