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胜利“被自杀”案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据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搜狐新闻报道,在河南省周口市纱厂下岗职工李胜利在派出所被打死七年多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最后一名涉案警察王海宇到扶沟县法院受审。家人历经了七年多的艰辛和磨难,总算为死去的亲人伸张了正义。

该案件始末得追溯到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周口市川汇区法院书记员吕留生的姐姐吕秋玲与李胜利因生意合作问题发生争执。第二天吕留生叫来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七一路派出所的冷飞、贾学会、李立田、孟军伟、张伞、许磊、王海宇等六名民警和一名联防队员,用栽赃手段带走了李胜利。中午接受过吕留生的宴请后,冷飞等人与吕留生一起回到派出所,用衣服蒙住李胜利的头,对他进行轮番殴打。为了不让李胜利喊叫,李立田等人还脱下李的一只袜子,堵住其嘴。过程中一名无意中闯入的中学生看到李胜利满身是血。当李胜利被打昏迷后,李立田、吕留生又提议把李胜利从楼上扔下去灭口。吕留生等人将李胜利抬至三楼女厕所门前,将其扔到楼下致其死亡。事后声称李胜利跳楼自杀,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一位副局长也称李胜利是自己跳楼。

李家人无法接受公安机关“跳楼自杀”的说法,三次法医鉴定,但李胜利自杀似乎证据确凿。李家人不甘心,几十人不断到各级有关机关信访,打着标语。为讨回公道历尽磨难,后经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专案组调查,终于使李胜利“坠楼”案真相大白。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名主犯李立田、吕留生、冷飞分别被判死刑、死缓和无期徒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孟军伟、贾学会被判十二年和十年有期徒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许磊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月,张伞和王海宇被抓获归案。此事当时被各大网站争相报道。

一个做小生意的下岗工人,正当壮年,只因对法院一名书记员的姐姐说了句牢骚话,就丢了性命。而被打死算自杀的又何止李胜利?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曾秘密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成千上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酷刑致死、致残,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其邪恶程度已远远超过纳粹。很多人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对他们无辜遭此迫害却麻木不仁,似乎这都是别人的事,与己无关,都不肯说句公道话,有的人甚至落井下石。对邪恶的纵容就是犯罪,最终受害的将会是自己。而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手段已广泛应用于对付其他百姓身上。当盗卖器官横行,青年、学生走在街上就被掳走摘取器官;当刑讯逼供泛滥,“洗脸死”、“做梦死”、“躲猫猫死”等成为正常;当官商勾结成风,上街买个菜,回来一看自家房屋已被强拆;当信访办变成拘留所,千百万冤民、访民上访即被关被打……您是否为曾经的沉默自责过?

中国人被中共一次次运动整怕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中国人被中共“一切向钱看”的谬论整傻了,光看眼前个人利益,不管别人和以后。你卖我毒奶粉,我卖你地沟油。你卖我假羊肉,我卖你假烟假酒。反正自己眼前挣钱就行。今天三轮车要遭取缔集体罢工,出租车司机高兴了,赶紧拉活挣钱;想不到明天出租车又受到不公正对待了,也罢工请愿,私家车又受政府唆使,都出来拉活。我就想,还是香港人明白和明智啊,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二十三条”恶法,香港五十万民众大游行反对。他们用良知保护了法轮功学员,同时也保护了他们自己。因为,今天恶法针对法轮功学员没人管的话,明天就会针对他们。维护别人的合法权益就是保护自己的正当利益。

历经磨难的中国民众也在渐渐觉醒,越来越多的民众敢于对中共说不,越来越多的警察良知复苏,保护着善良百姓免遭中共毒手。当我们所有中国人都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对中共的迫害指令不再冷眼旁观,不允许它迫害我们的亲人、邻居、同事、同乡乃至所有中国同胞,中共这个西来幽灵就会自灭,我中华儿女才能成为中华大地的真正主人。

也希望还在迫害百姓的官员、警察自省,看看上述案例中警察对百姓施暴被查明后的结果,看看重庆王立军积极执行上级迫害命令,过后险被灭口现被追查的下场。善恶都有报,人做了什么都是为自己选择未来。现在中共即将被清算,你们不要再充当中共的打手和替罪羊,保持良知,善待好人,尽量保留和提供中共祸害百姓的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