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日】对于心得交流,我已不再是从前个人修炼的思维,“我”做的好不好啊,如何如何。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有无条件的去圆容师父要的,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

得法获新生

我是九八年得法修炼的老弟子。那时人生正处于低谷,身体状态坏到了极点,勉强维持生存,孩子又小,丈夫外边有人,对我非常仇视,对这个家也不承担任何责任。我又气又恨。家里还欠了外债。婆婆让我们把房子卖了,搬到她家去住。并说让我们住她的房子,把卖房钱拿出来大家用。等到把钱花的剩不多了,又连摔带骂把我们撵出去了。房子没了,只好租房子,当时孩子上小学,我身体每天都在痛苦中,没有钱去看病,还要照顾家。当时的处境真是活不起,死不起。瞅着孩子又小,也得硬撑着活着,熬到哪一天算哪一天吧。

因为身体有病,用一点药还过敏。在八六年左右,我就开始找气功练,曾练过十多种假气功和附体功,还多次给人看病,后来身体越来越差,体重只有七十来斤,上医院做检查,抽了三次血,也没抽出血来,我无法形容当时那个艰难。九八年单位突然着火,烧了房子,我可以不上班了。我在家门口看到背垫子的炼功人,我一打听,就参加学法炼功了,从此,我的命运由几近死亡走向新生。

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我就无比坚定。

修炼人必须坚持学法

九九年十月份因为進京证实法,单位将我开除,非法关押三个月。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再次進京,当时没有身份证,一路上多次遇到堵截、检查,上车查身份证的人挨个检查,到我跟前就象没看见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神奇般的到天安门前打了两条横幅,后被当地非法劳教一年。记得当时在劳教所,有很多学员违心的被所谓“转化”,我天天背法,不听邪恶那一套,一年后出来。

回来后,因不会修炼,不知道找自己的执着心,在资料点又被绑架,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此次吃了很多苦,曾被六次“大背铐”。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还是抵制邪恶。我还有一个特点,走到哪里,我都坚持背法。不但自己背,在黑窝里,很多人听不到法,我就给他们背。因为给同修背法听,我被邪恶重重施压、摧残、虐待,还被加期一个多月。我背法让邪悟的人听,好几个人明白过来,有的同修因为总听背法,正念闯出劳教所。

我最深的一个体会就是:修炼人必须坚持学法,记住法,心中有法,生命感觉好踏实。

讲真相救众生

刚开始看同修讲真相,我心里非常害怕,躲的远远的。那时怕心非常重,资料也不敢做。但是通过学法,知道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身,就强行自己和同修出去讲。慢慢的我就能配合同修讲了。通过讲真相,磨去了我很多心,特别是怕心,怕再被迫害的心很强,排斥不掉。但我还是出去讲,而且越讲越慈悲,有的时候一天能讲二三十人。

记得有一次,我带同修讲,碰到六个农村人,我给他们讲的非常高兴,又给他们每个人起了一个名字,他们当时就喊起了“法轮大法好”,乐得眉开眼笑。有一次,碰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给他一讲,他就落泪了,我们送给他个光盘,他捧在怀里,一直追着我们,我们都走好远好远他还在望着我们落泪。

有一次,冬天下大雪,我和同修走了很远,進到一个卖面粉的商店,店主表现很恶,一听法轮功,猛的往出推我们,同修的一只脚就踩在门里,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给他讲,讲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讲的对方落泪,热情的让我们進屋,又收了资料。从那次我突然明白了,只要慈悲再慈悲,众生都会得救。

正法需要就去做

大约是二零零七年,当地还很邪恶,很多同修被绑架、抄家、经济勒卡、直至劳教、判刑。有的同修就开始写揭露迫害的文章。看到一些老年同修写文章很费劲,我对他们说,我给你代笔吧。这一写,师父就给了我智慧,写了好多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发到明慧,明慧修改后几乎都能发表,对解体当地邪恶起到作用。我自己也认识到了揭露迫害是正法的需要,是为了解体邪恶,更是为了解救众生。我也写出了自己的经历揭露迫害。我以前身体状态非常不好,通过写文章,自身有了很大改观。

记得有一个同修,当时学法学不進去,炼功也不精進,通过交流,她把自己遭受的迫害让我代笔写出来。过后一周她看到我说:她整个人状态全变了,学法入心,炼功精進了。

和同修一起提高,清除间隔,学会宽容

因我自己独住,这几年,经常有同修到我这里住,大多数都是因为当地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刚开始和同修在一起住,个性很强,心性又不到位,经常和同修发生矛盾,产生间隔。有的时候弄得自己状态很不好。开始遇到这些事情,不会内修、内找,总想躲开或让同修离开。随着不断学法和交流,渐渐的学会了找自己的执着心,但往往找到问题的表面,却找不到实质的东西。找自己不对的同时还盯着对方的不足,心一点都不纯净。

记的外地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她在我这住好几个月。我们开始还可以,后来就拧劲。到后来,她赌气走了。等到她走后,我心里非常不好受。我想,她现在不能回家,心里再大的不愿意让她住在这,我也得想到我们今天是因为正法走到一起来的。我思前想后,到晚间的时候,我下楼去给她打个电话,向她道歉并请她回来。过了两天,她拎着锅和碗回来了。我一下明白了,她想分开过。我知道我们的心结还没打开。我在学法小组和同修谈我的想法,找自己的不足。同修说:你把她找来咱们共同交流好不好。我把她找来,我首先曝光自己的不足,对方一看我的态度,马上也曝光自己的执着。就这样,我们僵持了好几个月的矛盾间隔化解了,但当时并未找到执着的根。后来,又有别的同修来住,我感到有一种不平衡、不舒服的东西还经常出现,有时压也压不住,我就通过事情表面去深挖这个东西,却发现根源是利益加妒嫉心,特别是妒嫉心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当我抓住妒嫉心后,那种经常压不住的东西一下消去了,以后再出现,在思维中一反映,我就能抓住它,灭掉。

再后来发现私心和自我是一切执着心的根子,一遇到问题就在“私”和“我”上找自己,肯定会发现自己又有需要提高和修去的东西了,每一次矛盾,都是自己执着心的暴露。现在再和同修在一起,我已经非常珍惜我们在一起的圣缘,尽量用一种纯洁的心态,为别人好的心态,无私的心态,理性的,慈悲的对待周围的人和事。尽量在法上为同修好。

我现在能认识到,出现矛盾是好事,是自己的执着和人心招来的,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不但自己提高上来,让同修、整体都提高上来,实际上,做到是很难的,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实修自己。

摆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 破除魔难

自从得法到现在,自我总感到自己对法很坚定。认为自己法也没少学,正念也没少发,证实法、讲真相救人也尽力做,认为自己抓紧、精進。但我却一直处于长期的非常痛苦的魔难中,无法根除,经常干扰三件事做不好。这种状态表现为:脖子里头长了很多硬邦邦的东西,脑袋象后安上去的,如同花岗岩构成的。严重时,主意识没有记忆,昏迷昏睡。我很苦恼自己这种状态,每天都长时间发正念清理它,也多次和同修交流,但就是没有从魔难中跳出来,我一直在找它的根源。特别是我看到有一些同修,看到他们三件事都很精進,却在旧势力安排的病业中走不过来,离世了。我就想,不破除这种长期魔难的根源是什么?我找到最后就是为私为我,觉得我找到根了,但我并没有感到升华。那种魔难还在紧紧的束缚着我。

有一天,同修看我这种状态着急,给我送来了一百多篇关于病业假相方面的交流文章。我认真的看,其中一篇文章点醒了我,题目叫《转变观念、归正基点,谈“病业”与自我》,这篇文章说的和我极其相似,我反复看了三遍,我知道我找到了十几年来长期处于魔难的根源,就是没有摆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我这么多年的修炼,完全都是处于个人修炼状态,即是为私为我的,最典型的就是:我要学法,我要发正念,我要做三件事,谁也不能干扰我,我要精進,我要这个,我要那个,都是把“我”摆在前面,处处贯穿着“我”在里面,整个是一个为私为我的个人修炼,表面上证实法的事都在做,但都是按照“我”要的、“我”愿意的去做,其基点与目地都是为了自己的圆满提高,别落下,为了自己能跟师父回家。今天的正法修炼是圆容师父要的,是为了大穹众生的得救去做,做任何事的出发点是为了别人,为了众生,为了未来宇宙的需要,是无我的。当我明白这一层法理时,我整个的思维及身体象被能量通透了一样,不好的物质哗哗往下消,十几年的魔难根源一下子清晰明了,我真正的自己体悟到了佛法无边的那种感受,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的:“这么大的法在人类社会上传,你想,要容一个人太容易了。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说,一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瞬间就找不到它的踪影。我们这么大的法来容你一个人,消你身上的业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轻而易举的。”

原来我没有摆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基点不对。站在个人修炼上,那就是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修,你再修,再费劲,也只能在魔难中修,魔难不断出现,到一定层次就出问题了,永远也進不到新宇宙那么高的境界,因为你不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如果站在正法中修炼,路越走越宽,胸怀越修越大,承载的东西越修越多。真正成就我们的是大法。我也明白了很多同修处于魔难的原因,也是没有摆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

在正法理中实修

我明白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我真的感觉自己如脱胎换骨。我有二、三年没有参加当地的小型法会了,总用观念挡自己。在悟到正法修炼的第二天,有一个协调人找我陪她一起去开法会,我还想用观念挡,脑袋中一下子反映出来:法会是师父留下的形式,我就应该去参加。在法会上,我谈到了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的原因,谈到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当时就有很多同修有同感,有几个同修也处于魔难中出不来。过后交流时,好几个同修都流泪了。其实同修处在魔难中提高不上来是最苦的。

接下来,协调人就把我安排到营救同修的项目中去,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这个项目很辛苦,身体不适应,我就不愿意做这个项目。我知道,现在又让我参加这个项目,我能不能从正法修炼的基点去认识,这就是对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的选择。我必须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参加了,但真正实修是需要毅力和恒心的。刚开始投入这个项目,身体极度不适应,表现出阻碍,有的时候就想妥协,就想退下来。当我正念一足时、坚守正念时,这种不好的状态,瞬间就解体,有时认识到法理时,脑袋象过电一样,生命体瞬间就被同化了。有的时候很忙,回家感到很累、很疲乏,但真正坐下来发正念,那种强大的能量很快就能消除不好的状态,就感觉那顽固的不好的东西在层层解体。我真正体会到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讲,在实修上和实际上做到的,按照大法标准的要求,相差甚远。旧宇宙为私为我的东西在我的思维中很深,每破除一层,回头一看,还有层层的私、我,需要修掉,自我、利益之心都很重。最后的时刻,只有认真学法,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实修自己,才能越做越好。师父赐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天大的荣幸与荣耀,大法弟子使命与责任必须担当,尊敬的师父为我们与众生付出了所有,大法造就着弟子的威德。弟子只有无比感恩尊师与实修,正法修炼中尽全心全力。

再一次敬谢恩师!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