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炼功点的小同修们快回来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日】我是一九八五年出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村庄里的男孩。从小我的性格就是很顺着别人的,大人们都说我较“善”或“小胆”。记的上小学三年级时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想到了时间的问题,自己脑中能感觉到时间是无尽头的,感觉到自己身后还有漫长时间,还想起了自己没出生前的漫长时间,入夜后时常想起,非常困惑。

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上小学四年级,在外的长辈带回了法轮大法的书籍和教功录像。大法洪大法理和威力很快让大家折服,当时家族里人加上邻居大概有二十人左右走入了大法修炼,好多人都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当时我们家就是炼功点,每天晚上集体学法和炼功,心性的提高和身体的净化来的相当快。每个月的第二个周末,我们都要坐车去参加省会城市的集体炼功,农村收入很低,为省钱,我们自己带各种干粮去。

一九九八年,家人带我参加了全省心得交流会。在省体育馆,当时大概有二千多人参加,很多大法弟子在会上交流了自己的得法经历、如何过关、消除病业和对法理的领悟,整个交流过程是那么祥和。在强大的能量场下,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整个场上空有红色的罩子,罩子上有师父的法身。

迷途

一九九九年七月,宇宙中的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对大法弟子发起了全面的迫害。那时我刚考完升初中考试,在家休息,突然接到派出所通知必须看邪党新闻。紧接着各种造谣和污蔑铺天盖地而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上门没收大法书籍,三天两头就上门骚扰。

由于环境恶化,随着时间流逝,我渐渐不学法炼功了,被世俗深深埋住了。我上学过的是集体生活,随着同学做什么也跟着做,开始迷上网络游戏,漫无目地的完成学业,之后工作。

回归大法

二零零七年,我在电子邮箱里收到了海外同修发来的真相资料和翻墙软件。当第一次打开明慧网主页时,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由于长时间不学法,加上沉迷于网络游戏,魔性思想一直控制着大脑,各种邪恶因素阻碍着自己回到大法修炼中。

转眼到了二零一一年初,我开始出现掉头发的现象,大把大把的掉,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可能是随着正法洪势不断地向三界最表面的物质空间突破,外星人科技带给人们的魔性思想开始减弱,包括我自己对网络游戏也不太着迷了。

二零一一年七、八月份网传江鬼死亡,到了十月份又“诈尸”。当时我内心开始意识到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慈悲的师尊不愿意放弃悟性差的大法弟子而一再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而时间多一天,师尊就得多为众生的败坏多承受一天。

十月下旬,我开始按时学法、炼功和发正念,开始着手做彩信真相项目。从天地行论坛上学习做彩信的知识,从开始不知道存在“智能手机”这种东西到十分钟左右可以发出二百多条彩信,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之前一直用的200元钱的国产手机)十二月初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声明:“自己以前不符合法的行为通通作废,在最后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此时头发也浓密了。

时至今日,我已经掌握了多种做真相工作的途径和方法并开始从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着手做劝三退工作。正法修炼路上虽有很多困难和阻力,但是对于一个溶入法中的修炼人来说,什么都无法阻止其精進了。

二零一二年黄历正月十一,我有幸观看了二零一二年神韵新年晚会光碟;随着舞台大幕缓缓拉开,只见天幕上师尊带领着众神和天兵天将对宇宙中最邪恶的生命展开了大战。舞台上的年轻艺术家们威严而充满活力,用力地敲击着战鼓,鼓声阵阵震妖邪。这一幕给我带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我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仿佛这一刻已经等了几千几万年。

机缘稍纵即逝

我深知自己的经历和修炼过程有太多不足之处,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我只是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和我差不多年龄的人能看到,主要是当年全国各地炼功点的小同修们,如今你们都在何方?都回到正法修炼中了吗?

也许还有部份当年的小大法弟子至今还沉迷的世俗之中;如果你还在电脑游戏中厮杀或是沉迷在小说里不能自拔,如果你还在忙于找工作,那请你不要挑剔了,工作能糊口就可以了。如果你在忙着谈恋爱、谈朋友,那快快找个善良的伴侣定下来吧。如果你在为理想、为生活奔波,那请你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吧,生命在这个世上最终的目地是什么?不管身处何方,在为何事,赶紧回到大法中来吧!千万年的等待和期盼不都是为了今天吗?抛开世俗的诱惑吧,到了今天,红灯绿酒还能长久吗?

错过了今天,将是生命无法言语的悲哀。历史上的我们为了这次的机缘吃了多少苦呢。机缘稍纵即逝,别犹豫了。也希望同修们身边如果有这样的人或是自己的孩子,请一定转告。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