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做中共替罪羊

从山东栖霞市“六一零”刘维东之死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日】二零一二年二月,山东栖霞市“六一零”副头目刘维东因结肠癌扩散,最终抢救无效,在栖霞市人民医院痛苦的死去,死时五十岁左右。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市委及公检法部份领导为其开了追悼会。有知情人说,刘维东死时癌细胞全身广泛转移,原本身体壮实,满面红光的他,瘦得皮包骨头,不成人样。虽然多次去济南大医院治疗,妻子也办了内退精心陪护,却终没逃脱死亡的噩运。

刘维东的死,给他的妻儿及亲朋留下了无尽的哀伤,也给我们栖霞的法轮功学员留下了很多的遗憾。据笔者所知,刘维东是一个很注重养生的人,平时很注意锻炼身体,也很会保养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人这么年轻就患此绝症,对家人来说真的很难接受。我们非常的同情刘维东家人不幸的遭遇,同时,我们法轮功学员也深切的感受到一种责任。为了我们栖霞更多家庭的幸福,避免悲剧的重演,我们向您揭示这场悲剧背后的原因。

“六一零”是死亡职位

也许您并不了解“六一零”到底是干什么的。“六一零”是“六一零办公室”的简称,它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凌驾于一切国家机构之上,直接归江氏和中央“六一零”领导,在中华大地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在迫害中犯罪,败坏社会风气。法轮功学员的“案子”的起诉、开庭审理、旁听,整个过程都有当地同级别的“六一零”人员参加并决定,判决结果更是“六一零”说了算,制度性的践踏法律,法官都称“六一零”是流氓组织。

大家想一想,在这样一个害人组织里上班,如果不懂得自保,后果可想而知。那么对刘维东的死也就不难理解了。

二零零四年以来,刘维东在位期间,栖霞至少有八十名法轮功学员遭栖霞“六一零”绑架洗脑迫害,至少十名学员被非法劳教,四名学员被非法判刑五至十年,其中,宝业书店女主人—邴伟丽,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可以说,在这几年里,栖霞“六一零”人的手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冤和血。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六一零”机构中的成员早已出现大量的死亡恶报,当他们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抛弃自己仅有的做人底线时,也为自己打开了通向地狱之门。尽管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各地“六一零”头目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仍不时传出,不少正副头目双双死亡,有的“六一零”头目夫妻双亡。惊叹于其多发性和普遍性,人们称“六一零”是死亡职位。

仅举身边几例:栖霞“六一零”成员李增光二零零四年死于胰腺癌;莱阳“六一零”成员郭文兴夫妇、副主任宋顷光、主任于跃进夫妇相继死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间;龙口原“六一零”副主任马衍会二零零七年患直肠癌;海阳原“六一零”副主任徐东升恶报殃及家人,妻子患乳腺癌,儿子在车祸中丧生;招远原“六一零”副主任宋书芹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遭遇特大车祸……全国各地的例子更多,这里就不一一举例。

与魔共舞,自招其祸

令人悲叹的是,“六一零”主任这个“死亡职位”上的人大多是不相信报应之说的。就拿刘维东来说吧,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口口声声讲“科学”,依靠科学,自以为学识渊博,断章取义地肆意歪曲宝书《转法轮》,说起诽谤佛法的歪理一套一套的。他还为自己的这点“伎俩”津津乐道、沾沾自喜时,岂不知已犯下了天大的罪业。法轮功学员反复劝善,他不以为然,依然我行我素,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步伐,不折不扣地认真执行恶党的迫害政策,终于在邪党的指引下,走向了死亡。

熟悉刘维东的人可能会认为他并不坏。在单位,在家里,人前人后,他看起来也很讲情义。可是,人们不知道,他背地里干了些什么,他干的可不是一般的坏事,是迫害修佛的善良人,是遭天谴的大坏事,罪大如山如天!俗话说“人不治天治”,苍天有眼,神目如电。谁能想到,正是他春风得意,年富力强的时候,天降厄运?

当然,遇到这种情形,一般人都会说:伤天理了!是啊!平常人都不会忘记这句古训。还在参与迫害的人,可要记着这句话,迫害好人,厄运如影随形,这是千真万确的呀!

刘维东原在栖霞检察院工作,后来调到“六一零”任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副主任。他曾亲自督阵抓捕、陷害、殴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在全国人民合家团圆欢度农历新年期间,仍有七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对在这场邪恶迫害中被迫流离失所的学员,“六一零”仍然穷追不舍,到处搜捕,就在大年三十这天还专门派人到他们家中骚扰。

在洗脑班上,刘维东动不动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破口大骂,他叫嚣着:“我要把法轮功连根拔掉!”蛇窝泊镇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刘维东因自己个子不够高,竟跳着高抡起胳膊打这位男学员的脸。要不是这位学员遵循《转法轮》中的教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家想想,两个刘维东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被关在同屋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制止说:“你身为国家干部,你不知道打人犯法吗?”刘维东蛮横地嚷到:“打这样的(人)不犯法,打死白死,死一个少一个!”他把法轮功学员的大忍之心当作了软弱可欺。他拳打脚踢,整整折磨了这位男学员一个多小时,直到自己累得精疲力竭、大汗淋漓才停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下旬,法轮功学员乔瑞荣(栖霞市高级职业学校教师)被“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刘维东和牟忠华指使手下人将其双手拧在后背,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反铐在北窗铁棍上,仅能脚尖着地,如果想两脚站平一点儿,两只手臂就抻的受不了,导致乔瑞荣手脚肿胀,疼痛难忍。他们还将乔瑞荣双手从背后铐到床头,双膝跪在坚硬的床板上,致使两膝盖红肿疼痛。这样一连折磨乔瑞荣六、七天,不许坐下,不许躺下,更不让睡觉。这还不算,他们把乔瑞荣双手反铐在窗户铁棍上,用报纸折成大纸帽扣到乔瑞荣头上,遮住面部,然后肆无忌惮地拳打脚踢,乱打一气,岂知三尺头上有神灵,老天在看着呢,早已记下了这段恶行。

在这期间,还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同时遭受着不同种类的折磨。绝大多数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四肢肿胀,甚至不能动弹,有的被折磨出病来,有的都快精神失常了。

烟台福山区退休教师刘丽华,因学法轮功后,糖尿病痊愈。二零零四年底,到栖霞桃村镇发真相资料,传大法福音,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关在栖霞小庄洗脑班。在刘维东的教唆下,多人对刘丽华进行殴打,特别是用凳子砸头,几次打的刘丽华昏死过去。全身青紫、浮肿,只给一口饭吃。有一次,刘维东用手点着已经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刘丽华进行侮辱、谩骂,刘丽华慈悲地劝他:“别打人了,这样对你们不好。”刘维东面对劝告竟恼羞成怒,出手就打刘丽华,边打边不断的叫嚣:“我就不信,我就打你,你看我会怎么样!”(刘丽华历经多年的非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等残酷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迫害离世,终年六十一岁。)是啊,人不敬天信神,如此狂妄,看会怎么样?结果只会自招其毁。“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恶行招致恶果,这是不变的天理。

其实,上天一直在给刘维东机会,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写劝善信,他一律拒绝,甚至变本加厉,直到二零一零年,即在他迫害法轮佛法七年后,查出癌症,才罢手。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邪党组织”帮不了他,所谓的“科学”帮不了他,只有法轮功学员还在真心帮他,希望把他从中共恶魔的魔掌中救出来。听说他也因此有所悔悟,曾说过一句:“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啊。”但终因作恶太多,又没有彻底悔悟,更没有弥补罪过(哪怕是弥补一点儿),在被病痛折磨两年后死去。而他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所造下的罪孽,岂是两年的病痛所能偿还得了的?在地狱里的偿还,那是无尽头的……

莫作中共的替罪羊

也许有人会说:刘维东有什么错?他兢兢业业地为党干了这么多年,听党的话,认真干工作有什么错?那么,究竟谁是害死刘维东的罪魁祸首呢?正是做出迫害法轮功的错误决定并要求坚决贯彻执行的中共及其党魁江泽民。他指鹿为马,利用宣传媒体诬蔑法轮功,蛊惑基层警察迫害佛门弟子,触犯天条,导致他们频频遭报。他不但害死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也害死了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也害死了无辜的民众。是啊!正是他口口声声维护的这个邪党给他洗了脑,泯灭了他的良知,领着他走向了深渊。他只是一个替罪羊。由此可见,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恰恰是施害者自己。中共一向擅长“卸磨杀驴”的把戏,中共发动的无数次政治运动,都是利用一些人去整另一些人,一旦党要自保时,被利用的人就会成为替罪羊。刘维东还只是个小小的主任,再权高位重的人,追随中共,也逃脱不了替罪羊的命运。

最近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现任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被捕的例子也充份说明了这一点,虽然在迫害法轮功中风光一时,但是到了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被无情的抛弃,沦为阶下囚了。

中共夺权六十多年来,给广大民众洗脑,大肆宣扬“无神论”,使一些人丧失了理性,不计后果的参与所谓的运动中。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对参与迫害者的恶报就如影随形,特别是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内部,在直接绑架、关押、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当中,在指挥、策划迫害的政法委等部门,替中共卖命的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恶报频频: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的家庭遭遇种种不测;还有更多的得了绝症。事实证明,在法轮功问题上,谁只要和中共、江泽民保持一致,积极参与迫害,最后就会连自己的命也要搭进去,甚至还祸及自己的亲人。

顺天而行,选择美好未来

越来越多明智的世人,包括众多公安系统的人,他们看清了共产党难逃土崩瓦解的可耻下场,都在为自己留后路,或抵制邪恶的迫害政策,或利用职务之便保护大法弟子。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敢于站出来替法轮功说话。他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了明智、正确的抉择,他们为自己的未来选择了一条光明之路。

二零零六年九月,胜利油田的一警察投书明慧网说:“我身边很多同事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从中共历次运动中得出的教训:是‘卸磨杀驴’、‘舍车保帅’随从者的可悲下场,所以都不愿再被中共当枪使,他们不仅退了党,还主动收集迫害罪证,提供给国际真相调查团,将功抵过。”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六日,中共最高学府──中央党校二十五名不同部门的官员集体向大纪元声明退出共产党,事件震惊中南海。其中包括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他们表示,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百分之九十的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此外,核工业所属军工系统曾发生过四十六名中共老干部集体退党;海内外许多有良知的人士,如驻澳大利亚悉尼领馆的政治秘书陈用林、原天津市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等,他们都对自己以前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表示忏悔,并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

人们的良知在清醒,正义彻底战胜邪恶已为时不远,人们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对待法轮功,选择正义的立场才是真正的无悔选择,也是大势所趋,没有人能够违背历史潮流!

古今预言中都讲述了在今天要发生的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平塘县惊现的“中国共产党亡”藏字奇石,更是尽泄天机。《九评共产党》打开了中国人头脑中“党文化”的精神枷锁,使中国人看清了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目前,一亿多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更是预示着“天灭中共”即将到来。历史就如同一场大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而这角色却决定着不同的未来。

我们真诚的希望我们栖霞公检法系统、各机关干部,能够在这大是大非面前,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理智思考,做出正确的抉择。刘维东和王立军正是你们眼前活生生的例子,中共只是把你们作为工具,正如王立军所说:“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选择善与恶只是一念之差,却差之天上地下。我们知道,栖霞有不少曾经参与迫害的人如今已经悔悟,或者正在悔悟,我们希望你们能真正地、彻底地醒悟,将功补过,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为了你们家人的未来。

从小被中共洗脑的中国人,是非善恶观念也许会被一句“跟党走”代替。通过刘维东的事例,希望你们能够认真的思考一下:邪党会把你领向何方?你的生命,你的未来是交给邪党?还是自己来做主?!

记住这句话:莫做中共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