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老年大法弟子走过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炼法轮功之前,我被多种疾病缠身,尤其心脏病很厉害,给家人带来很大的负担与各种压力。特别是母亲和大弟弟竟相继离世,使我的心脏病更加严重。我很幸运,半年后,即一九九七年我幸遇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两个月,我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真正体会到无病的喜悦,而且体重增长了十二斤。我衷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我们夫妻俩在师父的法像前发愿:一定跟师父走到圆满的那一天。

得法的喜悦,让我不自觉的见到人就要和人家讲大法的美好和去病健身的奇效,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不断讲,不但在本村讲,买东西、走亲也讲,我们还去周边村去炼功洪法,用简介给大家介绍,因为我们努力的做,真象师父讲的:“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这样我们村先后就有四十多人学法。大家心性提高的非常快。

就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天津出现了四十五名大法弟子被公安抓捕的事件。我们为了让北京上层了解大法的美好,了解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走上了四二五和平上访的路。

心里装着法進京护法

从四二五上访回来,第二天派出所的警察就开始找我们,三番五次的找我们,不断的骚扰。在那乌云压顶的日子里,因为我家炼功人多,丈夫又是协调人,丈夫就被关進派出所,不准他和家人见面、通话。他临走前,我跟他说,你记住:这是过关,是考验。因为当时我还不懂什么是旧势力,只是告诉他记住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里讲的“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记住,我们要做真修弟子。你放心吧!家里的事你别管,我一定能撑起来。他被关后我就这三番五次的去找他,就是见不到,我都忘了找多少回了。

“四二五”以后师父的《洪吟》出来了,我在一个月内把《洪吟》背下来,这时感觉好象身上去掉了好多不好的东西。

没过多少天,七二零到来了,丈夫又被关起来了,在当时情况下,我就成了协调人。我想我一定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告诉那些当权者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样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我和同修们走了田间小路,才坐上公交车到了北京。因为学员都有怕心,当时進到广场的就我们三个同修。到那里见到广场上的大法弟子好象亲兄弟姐妹一样,手挽手背着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上来的恶警对我们打着、骂着,将我们拽進大车,拉到体育馆。因为我们是北京郊区的农村人,哪儿也不认识,他们就把我们三人放了。可是我们不甘心,又第二次去了广场。这回把我们不知拉了几个地方,最后问是谁通知来北京的,谁带来的?于是我承担了下来。当天晚上十一点钟把我和两个同修分别拘留十天和十五天。

我们虽然学法时间不长,却记住师父教我们不管到哪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就在第二天早晨,有一个人说她上当了,这话我非常不爱听,我就在心里求师父,把她和我们村的同修换监室,就这样一想,早饭后,真的把我们的同修换过来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大法太神奇了,我更明白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关我们的监室里有四个大法弟子,我们都用法衡量,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晚上我们四人在一起背《洪吟》,我们四人用我们的表现跟监室里的人讲真相,最后谁都不反对了,也都说大法好了。

去掉情 在法上提高

因为二零零一年全国各地都在打压法轮功,各地在六一零指使下,全都办起了洗脑班,因为我丈夫是协调人,我们村第一个就把他抓進洗脑班。洗脑班的恶人对他又打,又骂,不让睡觉,不转化、不交书就没完没了的折磨他。丈夫问他们:你说我们按着“真、善、忍”做有错吗?恶警气急败坏的说不出什么走了。但到了最后丈夫还是写了“三书”。

他回家后,因为我家炼功人多,到晚上我们在一起在法上说他,他也认识到不对了,告诉我,他永远都不放弃大法。

丈夫是个实诚人,因为被“转化”了,精神压力特别大,心里好象总有什么东西堵着,他自己老说:“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大法抹黑了。”非常后悔。为了生活,我家开了一个自行车修理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上午,丈夫正在给人修车,突然倒下就这样离世了。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在这艰难的时刻,我只能努力的学法。我学习了师父所有讲法,而且就在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初六,我得到师父在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连看三遍,我突然悟到,有可能他是跟旧势力签了什么约的,归势力利用常人中的恶人给他施加各种压力,从肉体和精神上迫害他,使他早走了,旧势力再利用他的走来所谓“考验”我这个修炼人。同时悟到,我要修去对丈夫的情。我还有很多的心要在去这个情的同时去的,比如,依赖心,利益心,都在他身上体现,我不断的学法,告诉自己一定要精神起来,因为我看到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讲:“精神和物质是同一性的。”(《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找到了自己的人心和执着后,慢慢的把心放下了,决心要稳步的走好我修炼路上的每一步,时时用法来衡量自己,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不让师父失望。

找回昔日同修

在二零零一年前后那些邪恶至极的日子里,有的同修害怕,走入佛教的,走入基督教的都有,还有个别入了邪门邪道的。就连我家小儿和媳妇也吓的不敢修了,家里常人也给我施加压力,不让我炼。好象是那年八月份,我接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办,我就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再难我也要听师父的话,我就象迷失的儿女找到了爹娘,又看到师父新经文,我就更有决心,我不能只在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付出,想到这些,我开始找同修。我不敢给他们资料,我只给他们背师父的新经文,如《也三言两语》,《法正人间预》等,只要我会的,我慢慢跟他们说,这样又从新找回几人,他们回来后再找他们的好友,现在我们这里共有了二十人左右在学法炼功。

残酷的洗脑班

就在做的过程中,我没想到,找回的同修中有一位为了叫他的堂姐也回到大法中来,却被他的堂姐把他出卖,结果恶警把这位同修和我小儿送到洗脑班。

半个月后,儿子回来了,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只是流泪,被关在洗脑班半个月,体重就减了九斤,我无法知道他在洗脑班遭受了什么。我再叫他学法炼功,他却说:妈,我知道大法好,我守住心性,我守着戒律,不做坏事,您放心,我永远记住师父的话,永远都做个好人,以后我会学的。我心里为他着急,但一时也没有能帮助他打开心锁。我就想这是让我放下亲情的执着。但我知道,我会坚定的信师信法,努力学好法,才能真正在法上提高,做好三件事,帮助同修回到大法中。我也一定能做好,决不辜负慈悲师父的苦度。

同修辛辛苦苦培育了我家的小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又接到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通过学习和同修交流,我开始讲真相促三退。

因开始有怕心不敢向外人讲,我先给五个孙子讲为什么三退,他们都退出了团、队组织,都是孩子自己写的三退声明,慢慢又给儿子、媳妇们讲清了真相,他们也都退了。学法中不断精進,我开始也能出去讲真相促三退了。到远房本家去,我就买上东西去看他们,给他们送真相资料,神韵光盘,预言光盘,讲三退,这样也退了不少。

我们地区的资料一直是别的地区同修给,有一天同修说你还是老学员呢,怎么老是等靠要?这时我突然悟到,这是师父用同修嘴点化我。于是我就在师父法像前发愿,请师父帮助,我也要自己做资料,就这样我把自己仅有的二千元钱拿出来,又在一位新找回的昔日同修帮助下,我这个快七十岁的人也学会了做些简单资料了,比如《明慧周刊》,《周报》,小册子,有时帮助刻光盘,打盘贴,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建起来了,也算开了一朵小花。到现在已有两年了。在这两年中,不知道得到同修多少帮助,让同修一回一回来指导,一遍一遍的手把手教,长时间的发正念,才能走到今天。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化,没有同修的辛苦付出,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我衷心的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因文化不高,又提笔忘字,写的不好,自己看好象是叙述,也算与同修交流,跟师父说说心里话,请同修多多指导。

谢谢慈悲伟大师的救度,合十

谢谢同修的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