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才能抓住机会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年近了,我想利用兄弟和侄子们见面的机会進一步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平时在外地工作,大家很少见面,以前给他们讲过真相,但他们中有的至今还不很认可。年前三天,我到侄子家,见屋里新贴了一张年画,是邪党头子的画面,心里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以训斥的口气质问侄子怎么挂着害人的画?侄子解释说,他也觉得不好看,是他母亲要挂的,他也说服不了母亲。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就抢过话来说:“光不好看还没什么,你知道上边都是共产邪灵,害人的吗?……”越说嗓音越高,这时侄子也不相让的讲,我更气得难忍,心里说怎么以前跟你讲过真相,今天竟又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连听也不听他讲话,甩给他一句,扭头走了。一直到除夕这天,心里总是为这事忿忿的。以前侄子回来,年前都先到我家来看看,今年到三十也没来,我更感到气不平,心里说,你不来别来了,我为你好,你这么无知,我也不去你家了。

年三十下午,和同修一起学师父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读到:“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我一下被点醒了。

我真该向内找一找了,自己那样的态度能给人讲清真相吗?接着我又想到明天外地工作的兄弟要回来,我对兄弟还有一种成见,因几年前我遭绑架,兄弟为我跑前跑后,托人、花钱、确实出了大力,我回来后,他竭力的劝我不要炼了,我自然不接受,以至后来我不能在他面前提大法的事。他认为这事使他的工作受到影响。因为他改变不了我修大法,后来渐渐疏远我,回来也不到我家来了,以前我们的关系很好,每逢年节,他一定来我家。我近来有时想起与他的关系,心里也感到难受和不平,想你过的富有还不是几天的事吗?你不来,我也不去巴结你什么,也不去你那了,只等大难来时才叫醒你吧。

想起对兄弟的心态,我一下明白,这绝不是大法弟子应有得心态,我这不是跟常人一样了吗。是啊,在自己亲人面前还不能忍,怎么很好的跟别人讲真相呢,兄弟、侄子不也是邪党的受害者吗?我这样做不正是邪恶的旧势力所要的吗?自己修了这么多年,一遇到问题心性就上不来,这也暴露了埋在心底深处的争斗心、面子心、妒嫉心。真的修的太差劲了,回去一定立刻改变这种状态,他们还等我去救呢。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我晚上回到家,妻子告诉我,侄子在家等我好长时间才走了。我一下更明白了师父“向内找”的法理。年初二,我到侄子家给他讲了一上午的真相。

大年初一,兄弟回来扫墓后,我邀请他到我家,他痛快的来了,我们之间好象什么隔膜都没有,他向我讲了“610”人员给他讲的“610”现在尽量不明着干什么迫害事,但暗中利用邪恶人员举报诬陷大法弟子的情况,要我注意安全。他还嘱咐亲属要我注意安全。

过年这几天,我还和回家过年的一同修亲属闹着摩擦。他一回到家时,我就指出了他好几处我认为他做的不合常人状态和讲真相不理智的地方,因为我口气生硬,他很不接受,我又为他没及时给我送大法资料和经文,堵着气不去他住处取,还找其他同修要,同修指出他不及时送材料的不足,其结果就好象是有意和我较劲,让我过不去一样。我心里有点急,有点苦恼,怎么近几天总碰上过不去的烦心事啊!我还想往上顶事。师父“向内找”的法再次点醒了我,我向内找,一下子找出了自己在党文化中形成的爱指责人,总认为自己正确,别人就得服从的不良习气,找到了自己说话表现出语气的不善等等,我还在進一步向内找时,亲属(同修)送来了资料、经文。第二天,我们就一起去讲真相救人了。

早想写点体会,但总感到自己修的差,没有可写的。当我下决心写这篇体会时,师父时时在点化我帮我,我当写到“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转法轮》)这一段法时,因背不下原文,只写了大意。完稿时,我想应该用师父《转法轮》中的原话,但这段法在哪一讲哪一个问题中,我却记不清。当拿起书一翻,一下就翻出“业力的转化”的问题,正好是有那段法的一页。我悟到,出现的这些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让我自己提高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