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六十六岁,凭着对大法坚定不移的信念,以法为师,带着讲真相救世人的慈悲,走到今天。一路上虽也有沟沟坎坎,有时也跟头把式的,但从来没有动摇过。下面想就自己被迫害而身处看守所及监狱近三年半的经历,谈一下个人的体会,向师父汇报。

一、向内找 用大法衡量 要师父所要的

二零零七年,我被“六一零”及国保绑架,被非法关進看守所。我想起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的执着。我家是个资料点,周围的同修都用我制作的真相资料、光碟和周刊等,大家抽空也帮助我,总感觉时间很紧,冲击了学法,加上周围的同修对我都比较依赖,这些心没有觉察出来。我每天在做着三件事,但有时心态不够纯净,因而萌发了一些做事心、学人的心、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修炼是严肃的,因为有漏洞,导致被邪恶迫害,也使我周围的同修断绝了一切资料的来源,造成了损失。回想起来真是痛心。

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这个社会上,无论你在任何一个环境中,任何社会的一个角落中,你都在起着正面的作用。无论你是讲真相也好、证实法也好,没在直接做大法的事也好,你都在救度着众生,都在起着巨大的作用,(鼓掌)因为你的正念和慈悲的场就在起着正面的作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对照大法理顺了思路,增加了正念,找出了根本的执着,我不哀,我想,摔了这一跤我要马上爬起来,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肩负着神圣的使命,无论在什么环境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我要听师父的话,我要做师父所要的。

从这一刻起,到我离开牢笼,我时时处处用大法衡量自己每个想法、念头,有没有什么不正的念头,是完全为了证实法,还是夹杂着证实自己的思想。如果有,马上除掉,归正自己,如果完全都是站在法上,那我就坚定的扎实的走下去。

二、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走出自己的路

经过向内找后,清理了自己,师父的法源源不断的涌進脑海,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我悟到了法理,脚踏实地的走出了自己的路,从派出所、看守所、教养院、法院、监狱,从思想上形式上都能从根本上否定他们,从未配合过,如不背监规,不照相,不滚手印,不签字,不参加任何劳动,所有对付犯人的一切条条框框对我均无效,不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好,而是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它们,视它们不存在,心里也不会去体会身在牢笼的感受。

我堂堂正正,不卑不亢的,我没有罪,我没有怕,我心里有师父,有大法,我觉得“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已够我自豪的了。我和他们讲真相,揭露邪党对我们的迫害,讲师父和大法蒙受的千古奇冤,是为了让他们知道真相,救度着众生,心里不会想个人的安危,也不觉得有什么委屈。我每天乐呵呵的,那决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当时心态的反映。

一天,监区长和我对面走过说:“你这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一看就不象坏人。”我把大法的美好展现出来,她们感受到了。

最后在监狱释放前,警察科长、队长找我谈话说:“你在这里一直没有签过字,但放你出去的释放证本人必须签字。”我笑着说:“我原本就不应该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放不放的概念,字我肯定不签。”队长没办法,只好替我签了字。

在看守所,犯人要干活,做工艺品,经常加班,我每天不干活,晚上不值班,中午我躺下发正念、背法,并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犯人夜间值班,每两小时一个班,值班队长每一个小时打一次卡,凡是值班的犯人都能按时叫醒我发半夜的正念、炼功。九个月都是这样过来的。

在这期间,有个刚参加工作的小警察值班,在监控器中看到我炼功,通过监室喇叭喊我“不准炼功,上床去!”我心不动,任凭她喊,直到把功炼完。第二天,看守所所长告诉她:“这老太太一来就是这样的,以后不用管她了。”

在监狱,非法关押我的监区是做服装的,头一天队长让犯人取几件衣服给我和另一个监视我的犯人(包夹),让我们剪线毛,衣服拿来了,身边这个犯人又去领剪刀,我当着队长的面对她说:“你拿你自己的吧,我不干!”队长说:“剪线毛也不累,哪有不干活的?”我理直气壮的说::“劳动是为了改造,我没有罪,我不需要改造,所以就不需要劳动,虽然剪线毛不累,但我不干,这是个原则问题。这是耻辱,我不能承认。”

后来队长又让生产组长(犯人)说服我,并说我不干活产值落空,她完不成任务会上火。我和她讲着真相,并告诉她:“我跟队长说你找我谈了,但谁谈都没有用,你生产组长管生产,我不参加劳动就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法轮功的事你也管不了。”她马上说:“你对队长讲就行了,我在监狱十多年了,也知道你们是好人,其实我挺同情你们的。”

有一次,一刚入监的女孩见我在那儿溜达,就说:“阿姨,你把那边那件衣服捎给我。”我看着她,笑了笑,摇摇头。这时周围的犯人说:“人家大法弟子从来都不碰这活的,人家不干活。这个阿姨可是一个好人。”

有一天,一科长(专弄“转化”的)让犯人带来一本诬蔑大法的书,我接过来马上给扔到垃圾箱里,她吓的赶快从垃圾箱里捡出来,经我手的三本诬蔑大法的书我都给撕了。科长说:“你不看就不看呗,你为什么撕了?”我说:“这都是谣言,都是在颠倒黑白,都是在栽赃陷害,我不能让这些东西再毒害其他人。”我心里想:这是我大法弟子的责任。她悻悻的走了。

在监狱里,我们一层楼有两个小队,有一天上厕所,我发现邻近小队的一个犯人在厕所打了一位大法弟子一拳,还说:“你再这样,我叫你回到从前的生活。”我当着两个小队的人,指着打人的犯人说:“×××,我要找你队长告你,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我们修炼人的境界,但我们是有尊严的,师父有尊严,大法有尊严,大法弟子有尊严,你一个犯人,谁支持你打人,你是牢头狱霸呀!”

我找到她们队长,反映了这个情况,并追问队长:“她以前叫大法弟子过的是什么样生活?她是怎么折磨大法弟子的?”队长说:“我刚到这个小队,我上楼找她谈话。”一会儿队长就找了那个打人的犯人,告诉她不要惹事,她象泄了气的皮球。这个人真遭报应了,快到回家时间了,结果队长少给她减刑一个月。

还有一次,那个小队在出工的路上,三个犯人将一位近七十的老年大法弟子按在地下。我得知后,先找我所在监区队长谈了这件事情,队长说:“你别管闲事了。”我说:“不行,这不是闲事,犯人随便打我们不行,我们是同修,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请队长报告科长,告诉她我要见她反映这事。”队长告诉了科长,科长就是不见我,并且要挟不让我接见家属。我用法衡量后认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法是有威严的,绝不能让她们随便欺负,我要管到底。于是我宣布绝食,直到见到科长,如科长不见,要求见队长。

在师父的呵护下,三天绝食过去了,我也没有感觉饿,直到第四天,科长听说我要找狱长和监狱管理局,主动见了我并给那三个人少减刑期的处分。又一次的证实了法,震慑了坏人,谁也不敢再打大法弟子了。

有一天,这个科长把我叫到办公室,我挺胸抬头、笑呵呵的走進去,她说:“你简直反天了,到办公室象走城门一样,报告词也不打。”我说:“科长,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不是犯人哪,你用犯人那套规矩约束我,那哪行啊?”办公室里还有俩警察,她朝那俩警察说:“我今天上火了,为了她咱们监区被扣了分,年终奖金都少拿了,五、六十个法轮功,谁象她啥活不干?”又对我说:“你不是修善吗?你就堂堂正正的为大家想一想,辛苦一年了。”我说:“科长,这本身就是共产党株连九族的错,他们加害于我和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也说堂堂正正,你接触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你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是最正的,你为了你的地位、金钱,上边叫你说邪你就说邪,叫你“转化”你就“转化”,上边说煤球是白的,你也跟着说白,这堂堂正正吗?而我才是堂堂正正,我敢于冒着生命危险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不怕坐牢,我敢说个‘不’字,你敢吗?咱俩谁堂堂正正?”她气的哆嗦了,一声没吱走出去了。旁边的警察说:“唉呀,老太太你看把她都气哆嗦了。”接着那俩个警察都笑了。其实迫害法轮功的人是不得人心的,她人缘极差。

师父说:“大法弟子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在看守所的白灰墙上,我用手铐刮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每次提审我都检查一下,如有给毁坏了的,我再写上。九个月来,这块阵地有我在“承包”着,犯人提审后都说:“墙上都写了法轮大法好!”我在写的过程中神迹也总出现,想让谁离开谁离开,不让谁看谁就把脑袋转过去或接电话。

离开看守所之前,我想我要把该做的事都做了,不留遗憾,我要把我的心声喊出来,鼓舞同修震慑邪恶。师父知道弟子的心,神迹又出现了,本来每天早晨八点后就放广播,各层的喇叭打开踏步,嗷嗷的,背监规,而我走那天八点半还没有放广播,警察带我从监室出来(走廊中牢房),我飞快的跑到尽头,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不停的喊,慢慢的从那头走到门口这头,所有监室窗上都聚满了脑袋,墙对面的男舍窗上都聚满了人。

警察乱套了,上车后,大队长还在追问:“今天怎么不放广播了,谁值班?”大家说:“是啊,怎么搞的?你看让她喊的。”

在这过程中第一是必须放下生死,只要一个修炼人能真正放下生死,生死真的远离了你。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讲过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第二就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断的用大法衡量自己,不断向内找,向内找能洞察周围的一切及根本。因为证实法这么神圣的事,心态必须是非常纯净的,无私的,慈悲的,总是为别人着想的。所以弦绷得紧紧的,真切的觉得每时每刻师父都在身边,只要基点能站在法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帮你做。

三、慈悲救人 不负使命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无论我在什么地方,我慈悲对待所有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年幼年老,首先他是一个生命,就是我救度的对象,凡是有缘接触到的我就不能让他失望。

在师尊的看护下,在看守所有七十多人得救了,在监狱有三十多人,其中有警察、有律师。凡是还有机会早出去的家里有亲戚是大法弟子的,我让他们回家马上三退了。因为在一起时间多一些,真相都讲透了。这些生命是真正明白真相的生命,其中有八个人得法了,走上了修炼的路。

在看守所救度世人

在看守所人员流动比较大,来一个我就救一个,还有四个人得法了,每天和我一起发正念,背《洪吟》。牢房里再進新人,她们主动讲真相,因为在她们身上出现了神迹,使她们见证了大法,只要弟子有这颗心,师父都给铺垫好了。我深深体会到都是师父在做。

例如有一个女青年双腿关节炎,疼痛难忍,每天晚上用线衣,线裤把腿缠上保暖才能入睡。一天凌晨,一个男的声音告诉她:“有人帮你啊!”她一睁眼,看到我正在她头前的地上炼功。“啊!这就是能帮我的人哪。”她哭了。我告诉她:“这是师父点化你呀。”她对我说:“我真诚的相信了,你快帮我吧!”第二天晚上,她也不缠腿了,也真不痛了,从此这病就不翼而飞了!所以她逢人就说,对大法非常虔诚。

有一个卖假药的老年妇女,刚停暖气,毛衣套棉衣冻得她哆嗦,整天哭,通过我给她讲真相,她了解大法后坚决要学大法,每天和我一起背经文、背《洪吟》。一天她突然感觉到法轮在她体内、背上、肩上旋转,身上一股热流通透全身,热得她脱下了棉衣,她告诉屋里的人:“师父管我了,我不冷了。”她含着眼泪说:“我卖假药造大业了,所以被抓進来了,被她们打的浑身是伤,在这里得了大法,罪也算没白遭,出去一定好好学法。”不几天她被释放了。我真的为她高兴。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的环境越来越好,牢房里所有的人都信服大法,有一天我去厕所,就听到牢里的人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以为出什么事了,马上冲出去,大家都指着一个犯人说:“她诬蔑大法!”那犯人低着头不敢吱声,原来她是学乱七八糟附体一类的功,自己说她是鼠类的,六十多岁的人,一动就爬到近两米高的窗上,我和她讲真相,她表面不说什么,趁我上厕所她告诉大家她的功好,比法轮功强,政府还不管,她平时就自私财迷,神神叨叨的大家都烦她,这一下引起了公愤。

有几个哑巴,因犯盗窃罪進来了,我给她们讲真相,又写又比划,她们明白后,都三退了,并告诉叫她们爸爸妈妈也退出,其中一人立不了案,二十多天放出去了,警察通知放她,她对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喊:“法轮大法好”,虽吐字不清楚,但大家都听明白了,都会心的笑了。

每天晚上,我们这间牢房的人在大铺上坐几排,一起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得度》、《师父啊,谢谢您》、《为你而来》,每天晚上全体一唱,洪亮的歌声响彻整个走廊,有时刚唱完,听到有的牢房在唱流行歌曲,大伙儿说:“唱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咱们把她们压下去。”于是,洪亮的歌声又响彻长廊。

看我们牢房的一年轻警察,也知道真相。这也是多年来大法弟子遵循师父的教导,坚持不懈的讲真相的结果,救度了众生,开创了环境。牢房里有什么事情她总是先问我,并说:“我相信你们,你们不会说假话,所以有什么事问问你就知道了。”其他犯人一看更加信任我、靠近我,我经常告诉大家遇到矛盾向内找,大家也学着这样做,并说:“阿姨,这一招真灵,一向内找,心里就平衡了,不生气了。也不愤愤不平了。”我说:“这是我们师父给我们的一个法宝。”时间长了,牢房里风气也好多了。所长也认可。

看守所一个医生,每天只要走到监室窗前,犯人就“忽”一下涌到窗前,伸手向她要药吃,她指着我说:“看人家老太太,细皮嫩肉的,红光满面的,从来不要药,什么病也没有,哪象你们整天药呀药呀的。”大家说:“阿姨她是炼法轮功的。”大夫说:“我不管炼什么功,人家就是和你们不一样。”其实她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她也退出了邪党。

律师得救 呵护善良

面对办案单位的迫害,我让家人请了律师。这个律师是我以前到他们所讲真相认识的,他很正直,我曾帮他起名“正直”退出了邪党。他很乐意帮助我打这个官司。通过接触案情,并随着案情的发展,他越来越知道真相了,他说:“阿姨,我太佩服你们了,你们善良,全为了别人遭受迫害,还无怨无悔的,中国太缺少这种精神了,我身为律师真是觉得无奈。”

在法庭上,他据理辩护,慷慨激昂,自始至终呼吁无罪释放,公诉人被问得张口结舌,当法庭非法判我三年,我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无罪!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律师落泪了,后来他和别人说:“我从事律师行业十多年,从来没有这么震撼,这震撼人心的喊声使我顿时觉得共产党真是要完蛋了!非完不可了,我百感交集落泪了。”

我从法庭出来,身边一个青年警察也被震撼了,几乎是在和我喊:“阿姨上诉!上诉啊!”我说:“一定的,谢谢你。”又一个知道真相的生命得救了!

律师又把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带去看我,我又向主任讲了真相,他直点头赞同,我希望他退出邪党,律师在一边说:“退了吧,听阿姨的没错。”主任也欣然退出。

司法局有人找律师谈话并威胁他,他不害怕,之后又代理了一个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案,是夫妻二人,其中妻子状态有点不太好了,在法庭上看到律师象勇士一样滔滔不绝的正义辩护,马上精神振奋,去掉了人心。

上诉后一个月,中级法院复议下来了,维持原判。虽然我知道上诉没有用,但我要的是过程,我要利用一切机会证实法讲真相救世人,我周围的人都得救了。我快离开这儿了,这位律师到看守所办别的案子又看了我一次,留下了我终生难忘的一幕,他把双手伸出進隔着栅栏窗,握着我戴着手铐的双手说:“阿姨,你到监狱后要多保重啊,共产党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我明白他担心的是什么,我说:“你放心,阿姨没有事,他们不敢!”他眼镜一提,泪水顺着脸往下淌,我被他感动得也流泪了,两双手紧紧的握住半天──得救的生命啊,呵护着善良,树立着威德!

用慈悲和善念化解众生的恶念

到监狱后,狱警找我谈话,我告诉她们说:你说的都是假的,你们上当了,公安部有个(2000)公通字39号文,文中规定的十四种邪教,其中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七种,公安部公布七种,根本没有法轮功,这说明在没有法律条文的情况下,非法抓捕我们这是滥用司法,而且宪法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几年来,我深深体会到讲真相是一把万能钥匙,我有机会就讲,逐渐她们也了解了我,我告诉她们:“我就是真相,你们从造谣的材料里看到的都是走火入魔,呆滞,发傻,那都是造谣、撒谎,千万别上当。”再加上多年来大法弟子的所言所行,也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监狱管理局要找我谈话,队长告诉我:“你就讲那天你讲的那样,你身体有什么病,修炼后就好了,现在身体这么健康。”我说:“谢谢你,你尽管放心,我会说,这些事都在心里。”有一次,队长和我唠起来,她说:“老太太,你真是一个好人,你说你就是真相,我非常赞成你这句话,从你身上我看到了许多。”

刚到监狱,科长把她最得力的“转化”专干犯人派到我身边,妄图“转化”我,(也就是关小号),我想大法能熔炼金刚,你算什么?其实受蒙蔽,受欺骗的众生他们才是最可怜的受迫害最重的,我们无论怎样,“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这犯人想给我来个下马威,但我抱着一颗救度她的心没有恨,和她讲着真相,她说:“我这个人最现实,我家有个快上学的孩子,谁挡我回家,我就踢谁,你不“转化”,耽误我回家可不行。”我告诉她:“我就是不能“转化”了,你为了早回家,折磨好人,你造业不!”她说:“你不“转化”,我就打你!”我说:“你敢?”她说:“怎么样?”我说:“我找队长、科长告你,你是犯人正在改造,打了我是罪上加罪。”她说:“你告,打得更狠。”我说:“那你就真的回不了家了。”她说:“为什么?。”我说:“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一直告到底,一级一级反映,给你加了刑,你还想回家?再说还有天理跟着,善恶必有报,你遭恶报了,那不完了吗?但我实在不愿看到这一幕,大法弟子是善良的,善待一切,我们没有敌人。”她的邪气马上消失了。通过几个月相处,我不断的向她讲真相,态度不卑不亢,她在我身上看到大法弟子是最好的人,她说:“阿姨,我不要你转了,他们(指警察)爱怎么的就怎么的,我为她们卖命,我遭报犯不上。”

后来她又跟了几个大法弟子,全都被逼“转化”。我俩经常保持联系,到我离开监狱前半年多,她也学大法了,能背《洪吟》,并经常帮大法弟子之间传经文。不过我在监狱从不让常人做大法的事,这么神圣的事哪能让她们做,站在她们角度,一旦出了什么差错,她们因此受到处分耽误回家,会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这是绝对不行的,我嘱咐她:“你一定注意安全。”她说:“我都是弟子了,你还不放心?”后来我身边的几个包夹最后都成为了弟子了(四人)。在这间牢房,我成功的劝退了三十多人。

出狱时,我刚踏出监狱大门,国保警察就在门外等着,比家人来的还早,企图拉我進洗脑班迫害,让我上他们的车,并对放我出狱的队长、科长叫喊:“好哇,你怎么把人交给家属,不交给我们。”(据说送一人進洗脑班,马上点给五千元钱)我大吼一声:“你妄想!我死都不会跟你们走!”他们灰溜溜的钻進车里。

四、形成整体 圆容不破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得到同修的大力相助,他们制作真相小册子、讲真相,大大的震慑了恶人,体现了我们的整体作用。我从内心感谢国内外同修的帮助,特别是我们地区、周围的同修,他们集体发正念,我所被关押之处,大家都在外面近距离发正念,加持我,形成了正念之场。最难得的是,同修克服重重困难,将师父的新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送到我手里,我高兴极了,把他背下来了,溶入法中,师父说:“师父在这个世上啊,碰到的魔难,这个压力,每天有多少万件不止,谁也没有动摇了我,动摇不了。我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魔难方式,也改变不了。你们证实法也是一样。”师父的法激励着我,我的正念越来越强。

同修为了方便我讲真相,把外地律师的辩护词给我,在法庭上、监狱里等所到之处,我都能够振振有词,如一次省监狱管理局找我谈话,我们监区十多个警察在场,我讲我国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法轮功,至今没有一个文件规定法轮功是邪教,所以当局是在滥用司法,栽赃陷害,他们开始喋喋不休的谎言显得太苍白无力,我觉得他们太可怜,我要救他们。我将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听,把大法弟子的无私无我的境界展现给他们。他们听着直点头。当我讲到我在工作中入污泥而不染,不为金钱诱惑,坚持原则,客观公正,并为此付出很大代价而无怨无悔,其中一人伸出大拇指,说:“在当今社会上,真是不容易啊!”他们入神的听,最后监区有人说,发班车了,他们才站起来对我非常友好的说,有机会咱们再谈,近两个小时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三年多时间过去了,正象师父讲的:“一路上无论大家碰到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其实回过头来想一想,只不过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魔炼,过程中使你们成熟起来,去掉人心,最后走向圆满,这就是你们走过的路。回过头来看看也就是这样。”“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以上是三年多走过来的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