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从奸臣蔡京、严嵩的结局看因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古语云:“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历史上的一些奸臣,或败坏朝纲,或陷害忠良,或横征暴敛,而往往是兼而有之,使民怨鼎沸,其结果皆无好下场。如蔡京、严嵩昔日曾权倾一时,穷奢极欲,最后皆落得穷饿而死,前后反差之强烈,对比之悬殊,不由得使人想到因果报应的天理。

据宋人罗大经《鹤林玉露》记载:“有士大夫于京师买一妾,自言是蔡太师府包子厨中人。一日,令其作包子,辞以不能。诘之曰:‘既是包子厨中人,何为不能作包子?'对曰:‘妾乃包子厨中缕葱丝者也。’”

这个蔡太师,就是北宋的奸臣蔡京,宋徽宗朝“六贼”之首。根据罗大经的记载可想而知,太师府的厨房里,有缕葱丝者,连料理佐料这般粗活,都有如此专业、细致化的分工,以此类推,更不知该有多少厨师、帮手、采买、杂工。可见蔡京当朝柄政,那腐败堕落、淫奢糜烂的程度,到了何等地步。

宋徽宗即位初时,因蔡京名声不好,曾将其罢免,居杭州。适逢宦官童贯搜寻书画珍奇南下,蔡京便极力笼络他。蔡京擅长书画,当时很有名气,他就把自己的书画及所画条屏、扇面等托童贯送给宋徽宗、宫嫔和宦官,他就是靠这样阿谀逢迎得以重新入相。

蔡京把持朝政的二十三年,是北宋最黑暗的时期。他坏事做尽,设应奉局和造作局,大兴花石纲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导致币制混乱不堪。并在朝中卖官鬻爵,贿赂公行,悬秤升官,人称“三千索,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以至风俗颓败,赃官污吏满天下,民不聊生。

他结党营私,陷害忠臣,凡投其门下者升官发财,一些投机之徒,无耻之辈,阿附权势,争趋其门下;凡不与其同流合污者,构陷其罪名或贬或杀。如太庙斋郎方轸上书:“蔡京睥睨社稷,内怀不道。自元符以来,朝中忠臣义士,受蔡京陷害投之荒域者,不可胜数,可谓无一天不发生令人发指。应亟加罢黜,安国定民!”方轸当即遭到流放。蔡京罢讲议司,此后可以独断专行,无须讲议。怂恿宋徽宗,诏令焚毁北宋朝廷专门陈列功臣绘像的景灵宫内司马光、文彦博、范纯仁等绘像,禁行苏洵、苏轼、苏辙及范祖禹、黄庭坚等文集。

一一二五年,金兵大举南侵,兵临开封城下,宋徽宗传位于宋钦宗。此时全国弹劾蔡京的奏章,如雪片飞来。太学生陈东向宋钦宗上书了多人联名签名的奏章:“现在金兵之所以能势如破竹,逼近开封,完全是因为蔡京之流祸国殃民所至,应立即严惩奸臣蔡京及同僚!”宋钦宗于是罢免了蔡京,将其流放到岭南韶关,永不听用。

据宋人王明清《挥尘后录》记载:“初,元长之窜也,道中市食饮之物,皆不肯售,至于辱骂,无所不至。遂穷饿而死。”蔡京流放之初仍十分张扬,他把平日搜刮来的钱财装了满满一大船,认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然而他想错了,对于他这个巨贪大恶的奸人,从开封到长沙三千里的路上,人们不卖给他“食饮之物”,且辱骂无所不至。到了长沙,无处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庙里,病困交加,饥寒交迫,至此,他才说道:“京失人心,何至于此”,并写道:“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落得个“遂穷饿而死”!

据传宋代书法四家“苏、黄、米、蔡”的“蔡”原指蔡京,人们因其奸邪,遂改为蔡襄。

四百多年后,同样是把持朝政达二十余年、同样是任宰相职、同样是擅长书画的奸臣严嵩,也是同样的命运结局。严嵩身败名裂后,他的书法名声也被他的奸恶之名淹没了。相传他后来想给有的店铺题写匾名,均遭到店主的拒绝,他只好自嘲说:“想当初,我为人题字,人皆求之不得,引以为荣,而现在却惟恐避之不及,悲哉!”

严嵩,明朝奸臣,由于会阿谀奉承,累进吏部尚书,宰相等。他窃权罔利,大力排除异己,还吞没军饷,废弛边防。他在七十岁后,把朝政交给儿子严世蕃处理。他父子济恶,卖官鬻爵,把持朝中官吏的任选、升迁,官无大小,皆有定价,不看官员的口碑、能力,一切都以官员的贿金为准。凡以重赂献之,即得超迁显位。科道衙门,皆其心腹牙爪。横行霸道,搜刮珍宝,致人家破人亡而不惜,引起众怒。

《明史·奸臣传》中有一份记载严嵩迫害大臣的长长的名单,这些大臣中,有的被削职,有的被迫害致死,都是因为对严氏父子贪赃枉法不满而进行弹劾所致。如被誉为明代第一直谏之臣的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以《请诛贼臣疏》弹劾严嵩,历数严嵩“五奸十大罪”:“坏祖宗之成法”、“窃皇上之大权”、“误军国之机”、排挤忠良、任用奸佞、贪污纳贿、嫉贤妒能等,结果被严嵩诬陷杀害。宰相夏言为人正派,心胸磊落,办事认真,在朝廷中很有威信,严嵩对他既恨又怕,他多次揭露严嵩祸国殃民的真实面目,严嵩见拉拢他不行,便将其陷害致死。

关于严嵩之“贪鄙”。明人王宗茂《皇明经世文编·纠劾误国辅臣疏》记载:“嵩挠吏部之权,则每选额要二十员名,州判三百两、通判五百两,天下名区,听其拣择。嵩揽兵部之权,则每选亦额要十余员名,管事指挥三百两、都指挥七百两。自指挥而上以至总兵,果价或至千金”、“如己酉(嘉靖二十八)年,因人论劾,自分莫逃,欲潜搬家属回籍,其他财物玩好,不暇殚述,但闻治装之时,有一家人请检点金银器皿以纪入库之数。前列数十桌,嵩坐于后,愈出愈奇,惟见桌之前增,椅之后退,尚无置处,盖不知其数目”。

邹应龙《皇明经世文编·贪横阴臣欺君蠹国疏》记载:“嵩父子故籍袁州,乃广置良田美宅于南京、扬州,无虑数十所,以豪仆严冬主之。抑勒侵夺,民怨入骨”、“永寿共和王庶子惟燱,与嫡孙怀熷争立,以白金三千赂嵩”。

严嵩家被籍没时的财产究竟有多少?《世宗实录》记载:“金三万二千九百六十两有奇,银二百二万七千九十两有奇,玉杯盘等项八百五十七件,玉带二百余条,金厢瑇瑁等带一百二十余条,金厢珠玉带绦环等项三十三条、件,金厢壶盘杯箸等项二千八十余件,龙卵壶五把,珍珠冠等项六十三顶、件,府第房屋六千六百余间,又五十七所,田地山塘二万七千三百余亩。……”仅前两项即相当于当时全国一年的财政总收入,所以当时人们都说,严嵩当国,其实是“商贾在位”。

一五六二年,明世宗根据御史邹应龙、大学士徐阶等多人对严嵩父子的弹劾,罢免了严嵩,严世蕃被斩,家产全部抄没,严嵩无家可归,只得乞食于墓地,饥寒交迫,两年后病死。《四库全书》明代卷记载:“嵩死时寄食墓舍,不能有棺椁,亦无吊者”。

万千钱财今何在,千古留下惟骂名。蔡京、严嵩的命运结局令人引以为鉴,恶有恶报,因果难逃,人们看得到的,是其难逃世间的刑罚和祸患,看不到的,则是其被神明的责罚。为人为官要修身自律,要为百姓谋福利,要知道天理良心才是最重要的!

当今中共一些官员不仅贪污腐败、贪赃枉法,而且跟随江泽民、罗干一伙元凶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如不悔改,其下场要比蔡京、严嵩惨得多。王立军与薄熙来等人的恶报已经开始,更大的恶报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