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的生命 就是法所造就的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风风雨雨走过了十余年的正法修炼之路,有过坎坷,有过魔难,有过面临生死的抉择,但是,在这亘古未有的宇宙正法时期,作为师尊的弟子,我越来越感觉到幸福,看到法所展现的辉煌,修炼的殊胜,未来的光明,也感受到我们走过历史的伟大与悲壮……其实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有他的神迹,都将留给宇宙永久的历史。现把一些大法在自身展神迹的事写出来,留给未来,也留给历史。

一、现实中的神话——表面身体展神迹

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曾举过一个实例:“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

修炼中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抵制恶警迫害中,从相当于六楼的高处坠下,后被恶警送到医院,但几乎没采取什么急救措施,在医院三天三夜昏迷不醒。见我醒来,警察为了推卸责任,立即找家人来接,医生告诉家人说:“他们只让检查了身体的一半,已发现颅内出血,盆骨骨折,肋骨折三根,右手腕骨折,将来会大小便失禁,可能下肢瘫痪……这还只检查了一半,回去要立即检查身体的另一半……”这就是中共统治下的官员、警察对信仰民众团体的残忍迫害,真是对善良百姓的残酷虐杀啊!

回家后,当面对大小便失禁、全身多处骨折浑身疼痛,瘫痪在床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清楚的知道,无论多危险的状态和表现都是假相,自己根本就没有病。所以不管表面怎么表现,都不被任何假相所带动,我根本就不管它,每天就是学法,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在盆骨剧痛,脚肿的很厉害时就盘腿打坐。第一次能坐起来盘腿打坐时,就象没盘过腿一样巨痛,痛的身体发抖,但我横下心来,就坐在那结印不动,打完坐把腿拿下来时,发现脚和脚脖子上的肿都奇迹般的完全消失了……人这一层的理永远也解释不了。我当然不需要上医院去检查身体的另一半,也不需要吃一粒药,打一针,我只知道我的存在就是要圆容师父所要的,证实法的真实与伟大,走出去救度众生……就这样,回家一个星期后,下地炼功,一个月恢复正常,两个月我已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了,什么下肢瘫痪?什么大小便失禁?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所讲:“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

二、基点正,生活、经济上显神迹

(一)寒冬室内暖如春

我本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几年的迫害中,目前没有上班,几乎没有收入来源,但救众生、讲真相需要钱怎么办?我就尽量想办法去创造条件,平时也很严格要求自己。那还是零七年冬天交取暖费时,我想了一下,我住的地方交的钱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几千块钱能救多少众生呢,就我一个人太浪费了,所以就决定不交了。在东北,冬天是很冷的,不交钱就等于停止供热了。刚开始,我想,冷就冷吧,我能挺住。后来,我又想如果没有这场对大法的迫害,我是绝不会不交取暖费而停止供热的,那能冷吗?就是因为对法的迫害才出现这样的事,那这就是迫害,就不应该挨冻,不应该冷,就应该暖和。其实当时只是稍微一想,但后来到了数九寒冬,房间比以前交取暖费时还热,每天都是二十多度,有时二十六度,最高时达到了三十度,而且没有供暖设备,那种暖和非常舒服……

在东北漫长的冬季里,在为了救众生没交取暖费的我的家里,五年来一直都是温暖如春。我想,是因为没有了我,想的就是法的需要和众生的得救吧,因为在法中,所以才有法所展现的这样的神迹。

(二)神念减学费

那是邪党对大法迫害之后的头几年,我还在读研究生,现在中国大陆各行业乱收费成风,高校也对原本正常的招生来收学费,发横财,我读研时学费是一万八。当时我想,这钱本身收的就不正,再说现在救度众生这么需要钱,一切都应该为正法让路,这钱就应该用来救度众生。当时念很纯正,就是钱要为法所用。让交学费时我写了一份“减免学费申请”,理由是家里困难,交到校办那儿,当时就有人对我说现在家里困难的多了,言外之意不可能解决。但我心想,你们知道什么,大法才是我的家,我们这个大家现在多困难,多需要钱哪。别人能和我一样吗?后来针对此事我发了几次正念,然后直接去找校长,全国重点大学的校长据说和省长一个级别,全校在校生两三万,平时各院系的主任、老师都难得一见,但我想,我要明白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是为法而来的,不是为我自己,我是最正的,宇宙中万事万物所有的一切,包括你,都应为正法所用,这才是一个生命最大的善,最大的福,就这样我在校长室外发正念,然后就堂堂正正直接進去谈……后来学费被免了一万元,当然立即就拿到最需要的地方去了。但我也想,如果我能更平稳,最初提出的申请是“免除”,也许效果会更好吧。

(三)念正,众生围绕大法动

收拾家里东西时,看到有很多父母珍存留给我们的书,我还留着它有什么用呢?我决定卖了它,当然做这些事时,最关键的是要真正站在为法的基点上,当时在自己的所在境界中,确实没有为私的想法,就是法中需要,就应该卖,就应该有钱。所以事情就很顺利。我联系到一位父亲生前很要好的单位领导卖了一部份,人家根本没有跟我讲价,完全是帮助我的好心,当然卖书的钱要用来做最正的事了。这个叔叔在我去看他表示感谢时,送他《九评共产党》和讲了真相,给他和家属做了三退,他也告诉我,他的一个亲属都给他们讲过,知道,都知道;支持,都支持;需要什么,告诉他,还叮嘱我要小心……我在讲真相的时候,碰到过许多这样的事,真是众生皆为法而来,围绕大法而动啊。

(四)“越花越有”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知道,个人所有的一切就是大法的资源,都在利用着自身的条件做着大法的事,我也一样。看过有写资料点的钱变多的文章,我和身边的同修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在一个有经验同修的帮助下進行了一项投资,一年后有些收益,大约是这些年花出去的钱又都回来了,真是神奇。还是这个同修,经营一家公司,前些年经济条件没现在好,但在做大法的事时,需要多少都毫不犹豫。她妈妈是常人,但对大法特别支持,对她说“姑娘你花吧,越花越有”。

多有正念的阿姨啊!这句话真是太好了——“越花越有”。那同修真是越花越有,公司越办越好。

后来她妈妈有机会去美国,现场去看了神韵,她姐姐不修炼,是个医学博士后,但自己却一直不孕,陪她妈妈看完神韵后就怀孕了……大法的福份、展现的神迹啊,真是说也说不尽,道也道不完……

三、迫害消解无形

修炼中曾三次解体被非法送劳教的迫害(送到劳教所,被劳教所拒收),还有一次被非法绑架后看守所和派出所的所长都非常恶毒的说非把你送進去不可(指监狱),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绝食绝水后迫害升级,被送到省公安医院,那里是知道人生理极限,迫害最严重的地方,但证实法的神它关不住。几天后解体迫害,还是那两个所长,来办放我的手续,之前来问我,你回家咋炼都行,我们知道根本就管不了你,但你能不能别出去(指做救度众生之事)?我觉得面对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背后干扰师尊正法的很高层次的魔,但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对它能保证什么,我就是来灭它的(指背后操控人的邪恶,对表面的人要善),所以理直气壮的说:“不可能,我知道我是来干啥的。”他们震惊的相视了半天说,这可怎么办?!因为公安医院让他们必须接走,说否则他们活不了。这些可怜的生命啊,他们万般皆无奈。

值得一提的是有两次解体迫害后的所见。解体劳教所迫害被拒收时,警察还要進去办手续,再将我送回。一次警察对我说:你胜利啦,我進去办手续。当时我坐在警车上,还在劳教所院里,就看见远处有人放漂亮的焰火,车里警察说,也不是过年过节的放什么花呢。还有一次解体劳教后车开回的路上,路过省里最大的体育场,夜晚下满场流光溢彩,金碧辉煌,象有非常大型的庆祝活动在彩排……时隔多年,我再想起那焰火与亮透半边天的夜景,就觉得寓意深长,能彻底解体清除对师尊正法起干扰作用的旧势力,不就是宇宙中最值得庆祝之事吗?!

以上这些事,都不是那种立见表面物质层变化的“神通”(如正念解开手铐等),但我觉得大法弟子的正念能将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变为现实,这也是大法神迹在静悄悄的展现人间吧,是那么的平和,那么的无声,又因为我们大法弟子遍及人世间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大法的神迹早已完全浸入到绝微、绝洪的一切中……

写完以上这一切,并不是想说自己有多神,其实,用尽在大法弟子个体身上展现的所有这些具体事来证实法的伟大,都显的太渺小太渺小了,我想说,当我们没有了自己,想的就是师尊与法的需要,如何去圆容,真正在法中的时候,我们就在无穷的一切中。我们每一个没有了自己,真正去证实法的生命,就是法所造就的最伟大的神,就会无所不能(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在法中的生命,法自然的赐予)。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我们,我们——真的走在神的路上!

顶礼师尊对弟子的无量慈悲,没有了自己的时候反而更大的成就了自己。写到这,弟子泪流满面,再次顶礼恩师,叩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