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主流社会民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很多中国人已经认识到了修炼法轮功的人中,有相当比重的主流社会的民众。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异常残酷而普遍。这从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的报道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

受到迫害的养殖业主、饭店老板、企业主

《曾揭露杀人命案 内蒙养殖业主又遭绑架》一文说的是,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城郊乡曲家沟村法轮功学员郝平与丈夫刘福安都修炼法轮功,曾是优秀的试点养猪专业户,红山区城郊乡龙头企业,电视台还对他们作过报道。他们的猪场饲养几百头猪,三十多间猪舍,还养有名犬、良种狗。

刘福安、郝平夫妇自从学了法轮大法,更是处处为人着想,做生意从不伤害别人,都是自己配饲料,从来没有病猪死猪蒙混骗消费者的事。

有一年的一个三九天,刘福安上山时看到一个三面有墙、没有屋顶的破房框子,里面都是雪,搭着一个小炕,上面四根木棍支起一块塑料布,里面蜷缩着一个老人,脏得象黑球似的,不停地打着哆嗦,鼻涕不停地流,猫着腰直不起来。刘福安就把老人领回了家。老人说:“老刘救了我,要不然我不是饿死就是冻死,过不了冬。”郝平全家就象对待自己的老人对待他。渐渐的,老人脸红润了,腰也直起来了,也不流鼻涕了,还吃胖了。这位叫王占久的孤寡老人一直被他们夫妇赡养了七、八年。后来郝平被绑架,家人就给老人买上被褥、碗盆、菜刀,又买上双份的棉衣、单衣,还给他带上五千五百元钱送他回家。几个月后老人又回来了,见到刘福安高兴得不行,说再也不走了,这才是他的家。可不久刘福安也被绑架,老人吓得不敢回来,最后抑郁而死。

刘福安、郝平夫妇因为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早些年夫妻二人被非法判刑。在红山区看守所,郝平多次受到酷刑:被用手铐正铐、反铐、吊铐;被打嘴、灌食;还曾被按到一个铁凳子上,用铁链子锁住手脚,再扣上铁笼子,用电棍电击,不让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穿棉衣,达二十多个小时。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郝平被昼夜罚站,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殴打更是常事。一次,犯人李颖把郝平从上铺床上拽下来,大胯骨被摔坏,腰、胳膊不能动弹。

郝平夫妇被劫持后,儿子只有十三岁,只好与智力不健全的舅舅相依为命。家里饲养的猪、狗死的死,跑的跑,连家里的被褥、洗衣盆、饭盆、菜刀等日常用品也全丢失。等到七年后郝平回到一贫如洗的家时,她只好去打工,做保姆。

《善良女企业家一家四人身陷囹圄》讲的是,蒙古国归国华侨、广州市人大代表、家住广州市天河区暨南花园的王海红一家受迫害的事。王海红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乐善好施的慈善家。二零零八年汶川地震时,王海红正在国外出差,她打回电话让弟弟替她匿名捐款救助灾区百姓。在国内天灾人祸发生时,如:南方冰灾、玉树地震等灾害中,王海红每次都以公司名义或个人匿名捐款。她常年捐资助学,默默资助着多名贫困山区的学生和孤儿。

二零一一年九月,王海红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以翻译了蒙文版《转法轮》、《大圆满法》等书籍,向广州市人大代表弘扬法轮功,为法轮功鸣冤为名,将她非法诬判三年,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

中共恶警想查王海红经济问题以重判,谁知查到的只有她多年来为社会、为他人做出的贡献。一位警察问她:凭你的能力和地位有机会赚更多的钱,你为什么不做?她说:昧良心和有损中国产品声誉的生意给多少钱我都不会做,损害民族利益和他人利益的事我也一件都不去做。说我犯罪,你们敢把此事公诸于众让普天下的百姓、世人评评吗?我敢,而你们不敢。

《辽宁阜新市饭店老板、劳动模范等被劫入监狱》中报道了辽宁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耿素凤,她是原“品品尝尝”饭店老板娘,曾被评为市劳模、政协委员,还曾任私营协会副会长。她曾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过六次。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张忠仁,曾被评为国家建设部劳动模范,在房管所工作时,从事下水管路疏通工作,技术过硬,且常为客户用手掏下水道。他的事迹曾在全省巡回演讲。二零一零年底,耿素凤与张忠仁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和三年半。

被迫害致瘫的优秀人才

《工程师被迫害下肢瘫痪 盘锦监狱拒不放人》,说的是原辽宁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目前在盘锦监狱被迫害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的案例。

吕开利多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后,他先后在马三家劳教所、大连劳教所、关山劳教所受到毒打、电击、长期铐死人床、长时间吊铐、野蛮灌食、超强度奴役劳动等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四月初他又被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关押在营口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又被强行转至盘锦监狱。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盘锦监狱五监区大队长管凤春,从中午十一点开始用电棍残酷迫害吕开利,一直迫害了四个小时。八月三十日早晨六点四十左右,吕开利因遭酷刑迫害从劳动车间楼顶坠楼,腰椎和骨盆,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伤。为掩盖罪责,狱方多次阻拦家人接见。等到家属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见到他时,他的下肢根本不能动,腰椎骶骨等多处骨折,马尾神经损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被迫害瘫痪的清华学子仍遭监视(图)》说的是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太平地村的张连军,清华大学毕业,可是却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破坏脑神经,瘫痪近九年的事。张连军多次为法轮功上访,也多次被抓。二零零三年一月,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将他从租住在清华普吉院四十五号的住处绑架。年仅二十八岁的张连军被重伤头部,迫害瘫痪,以至一段时间成为植物人。在北京公安医院张连军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给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不清醒状态。二零零四年五月,北京方面又非法开庭,将已被迫害瘫痪、绝食一年多的张连军抬到法庭,强行判刑八年。

被非法判刑后,北京不法人员即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四监狱。为了刺激张连军吃饭,七月二十日,张家全家人去赤峰四监探视张连军,见到躺卧的张连军,无论怎样的摇晃、哭叫、问话,张连军全无一个正常人的表情,四肢不能动,呆呆地躺着。全家人痛哭,极度悲哀。可是人都被迫害成这样了,监狱仍不肯让他保外就医,说“北京有指示”。

从二十八岁起在狱中躺了八年已三十六岁的清华学子张连军,至二零一一年一月非法判刑已期满,可是他竟然又被无端加刑半年多。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张连军被狱方用担架抬出。出狱后的张连军被送往医院治疗。他全家人的一举一动受到严密监视。

遭冤狱的教师

《小学女教师十年冤狱将满 610威胁其家人》介绍了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成都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李晓宇遭受的迫害。李晓宇原为成都市金牛区解北一小优秀教师。她在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并被枉判十年。在川西女子监狱,狱警为强迫李晓宇放弃信仰,教唆其他犯人对她暴力折磨,致使她脸变形浮肿,牙被打掉多颗,导致她患有精神障碍,体质严重虚弱,经抢救才保住性命。

《辽宁女子监狱对幼儿教师的毒打折磨》介绍了现被劫持在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原凤城市红旗镇土门水库幼儿教师刘银凤遭到的迫害。在监狱,恶徒们强制她吃药,不吃就按倒在地扒嘴灌药。刘银凤把药瓶扔了,恶徒们暴跳如雷,三个人围着她,暴打她的头部,打得她耳朵失聪,嘴和脸都被掐破掐肿。

《工程师被迫害下肢瘫痪 盘锦监狱拒不放人》一文中,还讲述了原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的妻子孙燕遭到的迫害。孙燕原来是大连石化公司幼儿园高级教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多次被评为石化公司青年标兵、先进工作者,获多项幼教专业方面的褒奖。可是却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月,遭到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再次被绑架,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这一天的报道中,还涉及了另外几位教师遭到迫害的报道,有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保护学院教授、在国际上有一定知名度的环保专家杨靖霞;成都市金牛区原金琴路小学优秀语文教师刘晖;河北献县二中教师武金玲;山西太谷县二中教师武晋玲。

通晓法律的公务员亦遭迫害

《河北涞水永阳镇原司法所副所长又被劫持》,说的是河北省涞水县原永阳镇司法所副所长刘秀凤,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年来长期被非法迫害。刘秀凤本人又兼任过法律服务所所长。她对法律非常精通,可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中,她也没有幸免于难。她曾三次遭绑架。她的丈夫也被迫同她离婚。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她又一次遭到迫害。

上述这些迫害案例,都是明慧网一天的报道中所出现的。中共对主流社会民众的迫害真是非常普遍。可是这些主流社会民众受到的迫害能只是他们自己和他们家人的痛苦承受吗?以郝平为例,他们夫妇待人多好啊。见到濒临死亡的老人都领到家里当亲人养着。他们饲养的猪可都是自己配料,从来不添加违禁药品,这对我们社会该有多大的益处!再说女企业家王海红,她对遭到灾难的同胞大都是匿名捐助,自己身在国外,都不忘打电话让家人帮她捐款。这样的行为在我们当今社会中非常少见。如果她不被绑架,她的这些善行还不会被人知晓。

吕开利和张连军,二人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清华大学毕业,可是他们都被迫害致瘫。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们肯定会为社会作出更多的贡献。那几位遭到迫害的教师,他们是为人师表的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社会的楷模,他们对社会的正面影响那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可是他们的被迫害,谁说不是对我们整个民族的坑害呢?

呜呼,近十三年的迫害还在持续中,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一个国家主流社会的民众受到这样大范围而持久的迫害,真是我们华夏民族之巨灾巨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