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使我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弟子。得法后我到东北一个省会的一个中大型酒店做财务工作。酒店的工作时间长每天我都得跟到下半夜三点左右,但我的工作量不大,这样就给我的学法创造了条件。下班后我就到公园炼功。每天两三个小时。东北的冬天很冷,零下三十度时的气温也时有出现,刚坐在地上身体就在发抖,一会就被功笼罩,真的很舒服。那时感觉功长得很快,身体变化也很大。我长得黑,修炼不长时间皮肤变得白皙,刚炼完功时感觉是透明的白。如有伤口非常容易愈合,一次手咔了个不算浅的口子,我也没在意,两天就痊愈了。

不会向内找摔大跟头

但那时对法的理解还是在感性上。不是真正理性的认识法。没能真正理解如何实修——向内找。当过不去关时我就开始往下掉。腿也盘不住了。身体也往回退,在执著心(还有外来因素)的控制下我还出现一天没看书,炼功点也不怎么去了。

当一个人深知生命的真正意义,而又无法去实践时那种痛苦是无法言表的。我太想修了!可我又突破不了。我在黑夜中时常的流泪。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也许是有利有弊。在那段日子里我虽过不去关但我对佛恩浩荡却又一点点的了解。我知道师父用各种办法点化我:借常人口告诉我,我是修炼人……用各种方式启悟我,安排同修一次一次的与我交流。后来随着正法的進程我知道是恩师又替我承担了一块又往上推了我一把。

当我看到了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讲:“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看过这次讲法我找到了希望:向内找--凡事找自己的不足。我真的太想走回修炼了,那时我几乎每一念都是这几个字。只要一睁开眼大脑就是这几个字。那时想的都很累。但太值得了。我找到了法宝,找回了信心。没多长时间我做了一个梦:师父背着我向天上冲,我被电闪击晕,师父仍背着我冲破了黑暗。我无法用语言来感谢师父,我也不能真正理解慈悲。但师父启悟我不要放弃。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给人希望。

向内找困难迎刃而解

没多长时间,就在我全身心的学法修炼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对于摔过大跟头的我深知师和法的重要。我对师对法没有怀疑,当时还认识不到这场迫害的邪恶。也没悟到要对邪恶的全盘否定。只认为是修炼提高的好机会,大法弟子要正法,维护法。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单从我个人能悟到的是对我能不能向内找的大检验。那段时间是我提升最快的时候。那时在北京师父把我们的正念加持的相当强。每天都能碰到好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我们在一起交流。我们行脚在北京的东西南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走哪睡哪,吃着馒头,喝着凉水也真是自在。但要求心性的提高是绝不含糊的。那时在北京不断的传出和接触到同修被抓被打。自己的心时不时的开始发颤。我就问自己:我在怕什么?找来找去我觉是怕受到伤害,怕挨打。当时知道那样不对。我就想师父告诉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用怕。我就向内找这个问题在法中能如何面对。想来想去一下就想起“武术气功”那段法。我想:我修大法的,我怕什么。我悟到我是修炼人只要我心不动它们根本打不坏我,就这样我不怕了。

迫害往往是自己没做好招来的:记得有一次被一个警察踢了一脚。那是在九九年八月各地都在往回接各地上访的大法弟子。我在中途借上厕所的机会又返回了北京。过了几天我又被绑架。由四五个人专程送回。回到当地后上次负责“押”送我的警察来看我并让我写从中途返回的经过。我就写我在哪又返回北京。我当时是写跑回北京。当时就在我用跑字还是返字时我犹豫了。最后正念不足写了跑回北京。当我写跑字时那个警察踢了我一脚并说让你跑。当时并没悟到还以为我在他眼皮下走脱他记恨呢。他走后我向内找为什么被踢才悟到我们進京上访证实法是多神圣的事怎么能用跑字来形容过程呢?

在七二零后虽然形式严酷但自己感觉提升很快。因为自己心里有底--我坚信只要向内找,就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但那时的修是一味的消极承受。对旧势力没有否定,很多时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走了旧势力的路。思想表现为自己被抓,被打是自己有执著,有要去的人心,是为法付出,是修炼。没有对这场迫害的否定。所以也导致自己被劳教。

如何全盘否定

那是二零零六年四月间我在一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虽也在给他们讲着真相。但被戴上了手铐,我没什么反对意识,戴也就戴,似乎到了派出所被戴手铐是正常的。不一会,派出所又“抓”来一个骑摩托车抢包的嫌疑犯,派出所的人也要给他戴手铐,他说什么也不让戴。他说:没有证据证明他犯罪,给他戴手铐是违法的。最后那个人被放了。我恍然大悟: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所有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不正当行为都是在犯罪,而对这种正念的坚持,才是修炼,对一切不正当的行为和观念的抵制,就是在否定。

后来我被送到看守所。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在中共邪党管制的看守所能让炼功吗?当时我有这种想法。在進监室检查身体时那个警察说:你是炼法轮功的那你炼一套我看看。我就给他打坐看。他说:“嗯”。我明白师父点化我在看守所是可以炼功的。就那样我没间断炼功。那时悟到,不能让炼功就在承认旧势力,那它们就会起作用,就会真的不让炼了。我们时时都不能放松修炼。

那么在魔窟也能讲真相吗?刚一進看守所的监室,监室里的犯人就问我:怎么進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开始跟他们讲真相。监室管事的很高兴的说:快讲讲。就这样一会全室十八人全做了三退。我问自己:师父为什么安排他们在我这做三退?渐渐的我悟到—迫害的思想,观念都不能有,有,就是要坚定排除的。要修的地方。思想中只想救人。师父安排的路就是救人。

相由心生,修炼就是修自己

师父告诉我们两个人发生矛盾的要找自己,就是第三者看到了都要想想自己。以前我理解:比如我看到别人有妒嫉心我就找一找自己有没有妒嫉心。或这种行为为什么叫我看到。当我学过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后,我对向内找又有了更深的认识。我觉的大法弟子责任真的很重:别人的好坏跟我们是有直接关系的。

今年一月初,我们地区两个同修开车出去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在当天的晚上,甲同修正念走脱,但车被扣留。乙同修病态保外。乙同修家是个小型资料点,被警察非法抢走许多东西。恶警要求乙同修交出同修,要不就判刑三年。乙同修的家属也逼迫乙同修交出其他同修。乙同修当然不会出卖别人,但他心态不稳,又怕自己承受不住,想离家出走。我们地区同修当时有两种意见。一个是坚定正念不动,法轮功没有错。发真相资料是正当的,要堂堂正正面对他们讲真相。另一观点乙同修状态不好,一旦正念不足连累同修,会损失很大,要立即走。当这两种意见胶着时,乙同修的表现出的思想状态是,一会想走一会不想走,左右摇摆。当我们地区几次交流后,更趋于第一种观点就是不动时,乙同修那面传来各方面发生改观,乙同修正念也起来了,坚定不走了。当我们地区都坚定要堂堂正正面对时,甲同修传来要到“六一零”要车。当时我们地区意见一致,整体发正念加持。记得发正念的那天,刚开始我思想中时不时的出现,甲同修被抓回不来了,我们外面发正念的同修危险等等……我意识到这些不好的思想正是我要面对要否定的,是自己要修的地方,逐渐的我的空间场清亮起来。

那天要车的结果自然就知道了车要回来,甲同修还消了案。后来和同修交流他们那天也和我差不多的状态。这件事给我感触很深:我们的状态好坏影响着外部环境的好坏,那现在很多人不明真相,现在迫害还在继续不都是我们的原因造成的吗!

正法的时间不多了,可自己没做好的地方还很多,真不想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写出此文意在鞭策自己。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