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年内蒙赤峰马桂芬等遭受的残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在图牧吉劳教所,曾经发生这样的一幕:被非法关押的内蒙古赤峰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马桂芬被带进管教室,还没有站稳,恶警王桂荣就劈头盖脸打她耳光,一连十几分钟没停手,马桂芬只觉整个头都木了。王桂荣又接着捶打马桂芬的胸部,打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困难,直到将马桂芬撞到身后的墙壁上,又反弹回来才停手。恶警王桂荣又把法轮功学员张桂苹的上衣脱掉,用电棍电她的全身,电了十多分钟,张桂苹的身上和脖子全都肿成青紫色。这起恶警残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大约四月份。

在派出所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内蒙古赤峰元宝山区马林镇马桂芬等法轮功学员,出去贴大法真相标语。红卫矿(原派出所所长)和两名警察闯入马桂芬的家,将她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张桂苹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到了派出所,警察将她们几人分开,法轮功学员张桂苹就在马桂芬的隔壁。恶警徐子章先是恐吓质问张桂苹,然后大打出手。随后徐子章又直冲马桂芬来了,问清姓名后,举手就打马桂芬耳光,将马桂芬打倒在地,又将她拖起,拳打脚踢,随手将马桂芬拖到另一间屋子,铐在床头上,接着用拖鞋打马桂芬耳光,企图让马桂芬说出更多法轮功学员,马桂芬当时不配合。到了中午,恶警把马桂芬和张桂苹非法投入了平庄看守所。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在平庄看守所遭受迫害

当时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名法轮功学员,这里的狱警百般折磨法轮功学员。恶警王磊在监控器上发现马桂芬等人炼功,就体罚她们面壁而跪,一跪就是好几个小时,还叫她们在雪地里坐、跑、走,因不让穿鞋,脚都被磨破。

二零零一年正月,狱警放中共诬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录像”,晚上所长张海清来号里询问,企图让这八名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张秀霞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张海清恼羞成怒,命令管教带她们出去,在地上爬。平庄看守所的围墙方圆有三公里路程,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整整爬了三圈,他们的手、脚、膝盖都出了血。因天气冷,磨破手掌心的肉皮都沾在地上,膝盖的血渗透了裤子,有个法轮功学员的内裤都掩在肉里。他们没有换洗的衣服,家属送来的衣物、袜子、手纸,只要是新的,都被狱警占为己有,即使收到的,也收不全。

在红山区看守所遭受迫害

三个月后的一天,元宝山区公安局下令将任素英、张秀霞、国秀英、刘国华、白胜珍、张桂苹、马桂芬共七名法轮功学员,送往赤峰红山区看守所。因为炼功任素英、张秀霞、刘国华、白胜珍、马桂芬五人被戴上死刑犯的脚镣。她们绝食反迫害,过了大概三、四天,早晨狱警把号里的二十几名大法弟子全都铐在走廊的暖气管上,有的脚着地,有的离地,有的被铐昏迷。七天后,任素英等共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在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

图牧吉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因为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少与恶警们的经济利益挂钩,因此极为邪恶。在严管队,法轮功学员任素英等人二十四小时由邪悟者、犯人监控。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说话,连上厕所都被控制。白天放诽谤大法的录像,晚上学习邪党歪理,然后让写“思想汇报”,任素英等不配合,只写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王桂荣逐个找她们谈话。她们不配合,王桂荣就破口大骂,唆使包夹严加看管,不给一点自由。

王桂荣那双罪恶之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残暴至极。黄历四月初八那天,任素英等九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梁亮的迫害。恶警王桂荣让包夹把她们带出去体罚。马桂芬被带进管教室,还没有站稳,王桂荣就劈头盖脸打她耳光,一连十几分钟没停手,耳光不知挨了多少下,只觉整个头都木了,没了知觉,后又捶打马桂芬的胸部,打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困难,直到将马桂芬撞到身后的墙壁上,又反弹回来才停手。打得马桂芬的右鼻孔粘在一起不能通气,一个多月后才恢复正常。王桂荣还把张桂苹的上衣脱掉,用电棍电她的全身,电了十多分钟,电得身上和脖子全都肿成青紫色。三个月后她们被放到中队开始做奴工,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晚上再折磨,严重损伤了法轮功学员的身心。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五月份的一天,元宝山区公安局长带领孙宇灵(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去图牧吉进行调查,孙宇灵直接逼问马桂芬,企图让马桂芬供出更多法轮功学员的名字。马桂芬不予答复,他就破口大骂,用书本打马桂芬耳光,打完之后就走了。孙宇灵等人回来后,元宝山区刑警大队协助红卫矿派出所警务人员,在马桂芬等人的居住所在地进行了大搜捕,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马桂芬的丈夫就是其中的受害者,那天马桂芬丈夫下班刚回家,一伙警察就闯进了家翻箱倒柜,将大法书籍全部抄走,强行将马桂芬丈夫带到派出所进行无端迫害,抄走的书成了他们迫害的借口,对马桂芬丈夫拳打脚踢,恐吓要对他拘留,否则就交二千元“罚款”,马桂芬丈夫说家里没有钱。这时一个公安人员假装说情,最后让马桂芬丈夫交一千元“罚款”,才得以回家。

马桂芬等人结束了一年的非法劳教迫害后,回到家。但元宝山区“六一零”和红卫矿派出所和马林镇邪党人员并没有放弃对她们的监控和迫害,他们隔几日就到家中骚扰。

骚扰 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晚上,红卫矿派出所副所长马云、于振斌协同马林镇司法人员滕民闯到马桂芬家中,再次将马桂芬绑架到“转化”班(原马林镇政府洗脑班)。他们的手段极其邪恶,采取封闭式高压迫害,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从精神上折磨马桂芬,借用其它单位的邪党人员轮流念诽谤大法书刊。折磨十几天后,邪党书记赵振生看马桂芬不“转化”,就上报赤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说要将马桂芬非法劳教。迫害马桂芬的直接责任人有赵振生、张学军、滕民、吴女士(不知道其名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