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盖州市赵廷适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赵廷适,男,六十八岁,家住辽宁盖州市归州乡槐树房村。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赵廷适不断遭公安骚扰,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两年,遭辽宁营口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五年以后,又先后被非法关押到盖州市看守所、辽宁营口监狱、鞍山市监狱,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才回到家。下面是赵廷适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一、归州乡和派出所不断骚扰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盖州市归州乡派出所的警察赵国宏和村治保主任赵廷桥到我家非法搜查,搜走大法书一本和炼功带,乡里其他学员家里的书也被搜走,他们将搜来的大法书送到归州乡槐树房村的一个造纸厂打成纸浆做卫生纸,二零零零年那家造纸厂的厂长遭报车祸身亡。

归州乡派出所警察经常到我家对我们恐吓、骚扰,二零零零年,派出所的警察刘会到我家,软硬兼施强迫我们按手印;还有一次盖州市公、检、法、司联合办迫害学员的洗脑班,把名额下派到归州乡,乡党委书记吕永文带领着乡里的几个干部将我和学员赵廷海、董贵元、陈兴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乡书记和那几个干部对我们强迫洗脑转化,我们被关押三天后才放回。

二、进京上访被盖州市拘留、营口教养院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和八名同修进京上访,到北京后走散,我们四个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抢走横幅,对我们拳打脚踢,把我们绑架到一个地方,那里关押了一百多来自各地上访的学员,警察又把我们送到北京附近的看守所关押,警察对我们非法审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我们不说,警察又给我们照相、上网。一个警察恐吓我们说:再不说,就打你们。

盖州市归州乡的警察把我们带到北京的乾隆宾馆(住着来自各地截堵学员的警察),归州乡派出所所长魏安刚,警察刘永斌、赵廷忠、何兴波、郑家平、刘会把我们押回盖州市拘留所迫害,半个月后,把关押在拘留所的十个学员送到盖州市刑警队队长开的宾馆,给我们洗脑转化,用放诬蔑大法的录像等邪恶手段迫害我们,三天后又把我们送回拘留所,我和学员孙宪会、崔殿明被关在一起。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并强制我们坐板。

半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二年,送辽宁营口教养院五大队。当时五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蒋东凯、司义奎、郭葛、张树鹏、乌时卫、钱乃章、杨国谦、杨国志、陆国祝、林宝山、耿春龙、迟恩红、迟恩刚、毕世军、崔殿明、孙宪会、杨国平、李晓明、纪德光、罗永庚、车宏飞、邢广印、魏立刚、常学会、孙士成、孙文庆、周凤国、陈兴、王震、还有白姓的学员。营口教养院利用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的资料、录像等误导学员,并利用犹大王臣和营口党校已退休的校长王守印给我们洗脑迫害。当时五大队主要迫害学员有:教导员瞿恒成;教育科长秦秉文;副院长刘刚,并强迫我们干超大负荷的奴役劳动,做手工品:有卷毛、串豆、拧豆等。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被释放回家。

三、传播真相被盖州市看守所、辽宁营口监狱、鞍山市监狱

二零零五年九月四日晚,我和妻子同修还有其他几个学员到盖州市杨运乡钟屯村传播真相资料、挂条幅、喷真相字,被钟屯村村民王得余构陷,杨运乡派出所的所长袁建辉和警察小宋开着救护车伙同钟屯村民孙宪阳、孙宪仁等十多人将我们围堵殴打(村干部孙宪人曾告诉村民谁举报法轮功就奖励四千元),并把我们劫持到杨运乡派出所;我和妻子被警察铐在暖气管上,第二天警察周国政对我们非法审问:资料哪里来的?我们不配合,警察自编构陷我们的材料,把我们带到盖州市公安局,把我们材料递到公安局后,又将我们劫持到盖州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入监号后,我要喝水遭到了犯人打骂,强迫我们做奴工,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有时一宿不让睡觉,干十七个多小时活,做手工品。在那里警察还指使犯人对我们看管,不让学员上厕所,三天一次大便,没有卫生纸,恶警还指使犯人向学员勒索钱,我家人被犯人勒索二百元,给了恶警高芝繁。在判决号里,我的家人被李行的恶警勒索一条烟、四箱苹果;在那个号里我们都被强迫做奴工。

三个月后我被盖州市法院判刑三年,盖州市法院检察员:孙洪奎、佟晓红;审判长:温丽华;审判员:兰天华;代理审判员:姜林满;书记员:周显广;我被送到辽宁鞍山监狱四大队关押迫害。当时鞍山监狱长:梁世民、张铁林;我被送辽宁营口监狱迫害,在那里我被强迫干做手工品奴役,十九天后又被送到辽宁鞍山市监狱二监区迫害,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坐板,冯姓的大队长强迫我干下水道里的活;在鞍山监狱被迫害二年后又将我转到大连市监狱迫害,强迫我做奴工,并利用犯人包夹看管我,每天生活在暗无天日恐怖中。

八个月后,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被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2/辽宁盖州市赵廷适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经过-254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