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黑恶势力煽仇蛊惑的小丑伎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四川省中共黑恶势力不但对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而且把黑手无处不在的伸向四川省上亿的民众——四川全省的手机用户不断收到用谎言煽动仇恨法轮功的洗脑毒害,因薄、王落马,配合江、周大造声势,做垂死挣扎。这可能在全国无出其右者。

二零一二年二月以来,四川省六一零主任贾月成、副主任毛玉康;成都市六一零主任毛善贵等六一零头子可忙坏了(六一零:中共江氏团伙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专职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希特勒纳粹盖世太保,罪恶深重),指挥全省各地六一零利用手机通讯、强制民众签“承诺卡”、车上、墙上新增标语等,绑架全省民众诽谤法轮功、教唆全省民众参与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更深的毒害四川民众。这几年重庆市薄王“唱红打黑”搞的遮天蔽日,四川省的灌毒打善就搞得热火朝天,双簧真是演得轰轰烈烈——中共四川省黑恶势力深谙舆论蛊惑的作用。

明慧网报道:四川全省拥有手机的民众二零一二年二月以来连续收到中国移动系统10086发的署名“成都市反×教协会宣”的短信(注: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正道,中共才是把人拖向毁灭的邪教),攀枝花拥有手机的民众一星期内连续收到三次给全市的手机段发的短信。内容为污蔑诽谤法轮功、蛊惑民众陷害恶报法轮功学员的谎言。

三月初,由中共四川省反×教办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接制作“承诺卡”,指挥全省各地六一零强制民众签名。成都、德阳、泸州、巴中、绵阳、凉山州等全省各地的街道办事处、城区派出所协督各社区实施签名。有的社区挨家挨户通知居民带户口到社区按人头签名,有的社区胁迫单位的门卫去干,有的社区把这违法犯罪的活儿强加给可怜的低保人员来干。有明真相的群众拒签“承诺卡”,对前来签名的人说:不签。问他为什么?回答:我不懂你那些。向他打听认不认识周围修炼法轮功的住户,回答:不认识。有些前去叫人签名的低保与保安人员迫于无奈,很不情愿的干着。有的对不愿签的人说,不签就算了,随便签不签。有的社区人员为完成任务,鼓动居民把认识的人都签上,敷衍凑数。

二月,四川巴中市六一零出台一个所谓6号文件,操控当地联通、电信、移动等几家通讯公司向当地世人发送诬蔑大法的短信毒害世人。

内江市六一零在所有出租车后的挡风玻璃上贴上恶毒影射诽谤法轮功的标语,同时还欺骗民众签署“家庭反对邪教承诺卡”(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资阳市雁江区位于大街上、人流量大的保健院上方大型灯框里,走马灯似地二十四小时日夜不断地播显恶毒影射诽谤法轮功的标语;

德阳地区中江至德阳的公路旁墙上、连山镇菜市场入口处、广汉等,新出现多处中型白底红字的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标语;

泸州市叙永中学二零一二年二月底开学时,要学生与家长签“责任书”,该“责任书”其中一条把中共邪教自己的身份,安在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头上,与黄、赌、毒相提并论,误导与毒害学生及家长。学校不仅要家长签字表态,还胁迫学生在上面盖手印画押;泸州市合江县教育局、科学技术局向全县所有学校下发三号文件黑令,公开诬蔑法轮功,并图谋在全县中小学校园内进行反对法轮功的签名,还教唆学生充当特务,收集法轮功修炼者情况等。

泸州市特兴镇邪党人员伍维英,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拿着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单子,逼每家每户签字。

达州市六一零推出,由达州市“六一零办”主编,达州市“六一零办”、市科协、市教科所联合出版发行,准印号为“达州市新出准印字(2010)第115号”的“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宣传教育读本(小学版)发到达州市所有小学生手上,书中对法轮功极尽造谣诬蔑和攻击,挑拨教唆小学生敌视法轮功,抵制三退,发现有宣传法轮功的人及时报警,发现法轮功资料及时上缴等。

中共四川黑恶势力对法轮功的煽仇、造假蛊惑无远弗届,遮天蔽日、愈演愈烈,十年前就曾搞过系列造假,恶毒诽谤陷害法轮功。仅举一例:

“四川邛崃汤志华惨案”,是中共造假诬陷法轮功的所谓 “1400例”之一例,中共通过媒体大肆诽谤法轮功。

当地民众十分清楚的爆料:汤志华是成都邛崃市前进乡富贵村人,泥水匠,与妻子罗秀群关系长期不和。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更从来没有炼过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六月,罗秀群离家出走,并在外另有了新欢。由此,汤志华经常遭到别人的奚落、挖苦,在这种巨大压力下,汤志华的精神开始崩溃。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左右,汤志华用菜刀将自己两岁儿子的阴茎和睾丸一并割下,再将自己的阴茎割伤。这本是受中共党文化毒害而发生的家庭惨剧,可中共邪党人员却反过来栽赃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为配合迫害,构陷法轮功成了各级宣传部门的头等大事。四川省委宣传部派人到各医院察访,寻找可以利用的线索。此时,汤志华因用菜刀把自己和他两岁儿子的生殖器割下导致重伤,正在四川省人民医院住院。宣传部人员觉得这事正好用来“栽赃法轮功”,便威胁、利诱汤志华,要他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走火入魔才把自己和儿子的生殖器割了。如果承认并配合电视台录像的话,就给报销医药费;如果不承认的话,就以伤害罪判他刑。

于是,省委宣传部唆使四川省电视台,安排三个人到省医院录像,一个记者,一个灯光师,一个摄影师。三人到了省医院,宣传部的人就给了他们每人一包香烟。录制过程并不顺利,汤志华开始讲话结结巴巴,说不成句,宣传部的人反复教了他几次,才录制完成。拍完后,三人被叫到一边,宣传部的人给了他们每人一万元钱,被告知:绝对不允许将情况说出去!

与“1400例”一样,又一个栽赃法轮功的电视节目就这样出笼了。这个节目录制完成后,在四川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反复播出,迷惑、毒害了所有不明真相的群众。

古语有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可是几千年中华历史,无论蜀乱到什么程度,但神传文明没有丢弃,人心总体未乱。没有谁敢、也想不到在意识形态大势上,用暴力谎言洗脑民众逆天叛道。被中共邪教党文化洗脑毒害成异数的中共四川黑恶势力,自中共窃政以来,紧跟中共助纣为虐,导致四川省整死人数量为全国之最(仅三年大饥荒人祸时,据时任重庆团市委书记的廖伯康,秘密向团中央副书记胡耀邦、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汇报四川的灾情,四川省就饿死了1,250万人。现有文件可查的实际饿死人数也是至少1,250万)、天灾人祸为全国之最(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遭遇千年不遇特大地震),腐败为全国之最(一万四千所学校严重受损,超过三万中小学生或儿童,死于“豆腐渣”工程;成都市委市政府新豪华办公大楼。占地约255亩,总投资约12亿元,建筑面积约37万平方米。比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总统府白宫至少豪华一百倍。五月十五日,汶川大地震才第三天,就由旧址搬入此间)。

更甚的是,在中共洗脑祸乱、颠覆中国人的六十多年邪恶历史中,四川省中共黑恶势力疯狂助恶为虐,在四川大肆制造谎言输向全国。在煽动人类互相仇恨、颠覆中国人传统价值观的造假及效果上,简直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其毒害极其深广,流毒遍及世界。限于篇幅,简举几例。

真假刘文彩

刘文彩,四川大邑县人,身高一米八以上,死于一九四八年。刘文彩擅长经商,做生意几乎从来没有亏过,被称为“经纪之奇才”。刘文彩为家乡修路建厂等,干了很多有益百姓的好事。成都到大邑的公路是他修的,万成堰水利工程是他修的,当地的发电厂和水电厂是他修的。最有名的是他晚年几乎耗尽家产修建的占地两千多亩的文彩中学(现在的安仁中学),该校经历了二零零八年大地震后,至今仍是四川乃至全中国最好的学校之一。学校建成时,刘文彩明确规定,校产属于学校,刘家子孙不得占有,刘家仅有的权力就是每年对学校的财务进行一次清理,其它事务全由学校自订。

一九九二年,大邑县在评选对大邑贡献最大的历史人物时,当地民众一致首推刘文彩。村民们回忆说,刘文彩收的地租,比后来农民交给中共的公粮还要少很多。刘文彩每遇逢年过节都要走访接济贫困人家,由于办事公道正派,他也是相邻纠纷的主要调解人,百姓们都称他为“刘大善人”。

然而这个乡间大善人,却被中共从坟墓里拉出来,把脸谱画成反面形象,使“刘文彩”成为代表几千年封建恶霸地主的典型。这个完全虚构的历史赝品,仇恨流毒不仅从小学生到全中国人,而且遍及世界。

一九六零年,当时大邑所属的温江地委宣传部部长马力批示:办馆的主导思想,要能激起民众对地主的仇恨,要求是愈残忍、愈恐怖、愈凄凉的,愈好,要把几千年来旧中国地主阶级的所有邪恶表现出来,重点是要如何耸人听闻,真人真事不必要,事实真相无足轻重。

“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从五九年到六五年,经历了四次大改,一次比一次残忍、恐怖。一九六一年的元旦,仅大改到第二次,就极具煽惑了。用陈列馆的话说,整个庄园看上去“真是阴森可怖,凄凄惨惨”,活脱脱一座侏罗纪公园。十七台真人大小的蜡像,包括“买飞田”、“高利盘剥”、“狗道场”、“吊打农民”、“气枪杀人”、“乱石砸人”、“割耳”、“无偿劳役”、“背磨沉水”,“谋害长工”、“坐老虎凳”、“强奸妇女”、“活埋”、“残杀幼儿”、“冤杀”、“逼租杀人”、“审讯肖汝林”。

一天一个身穿军装的姑娘在“背磨沉水”模型前站住了,只见她流着泪,叫了一声“好惨啊!”就晕倒了。大多数参观者都是边看边哭,展厅从早到晚哭声一片。

第三、四次大改就成很大型的了,增加了一百一十四个泥塑人像的《收租院》,蜡铸模型《地主百罪图》。造成的巨大轰动举世震惊,因此而成为江青样板戏之外,唯一得到毛泽东肯定、鼓励的东西,不但全国各地纷纷复制,还出访到日本、阿尔巴尼亚、加拿大等国。

二零零零年九月,中共还在德国展出大型泥塑《收租院》,刘文彩的后人刘小飞在网上公开抗议,并在展览现场向参观者揭露真相,指责中共造假历史,欺骗世人。

人们不知道地主庄园是假造的,人们更不知道,刘文彩及其弟刘文辉,在一九四二年与周恩来密谈后,其实是投共、拥共反蒋的。

宜宾白毛女造假背后的惨绝人寰

一九五八年,宜宾县检察院干部、驻凤屏乡工作组组长曹华明在这里见到有个祖传少年白发的白毛女罗昌秀,认为舞台上的白毛女喜儿虽然很轰动,毕竟是编造的艺术形象。如能在宜宾发掘出“真实”白毛女,效果应更轰动!大约是一九五八年的冬天,四川省公安厅厅长乔治敏来宜宾蹲点,兼宜宾县委书记,第一大工程就是塑阶级斗争形象工程‘宜宾白毛女’。

从此,这一北一南一前一后的两个白毛女遥相呼应,“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蛊惑登峰造极,铺天盖地毒遍全中国。而造假白毛女的背后,把众多说了真实情况的无辜农民由人变成鬼的惨绝人寰,却鲜为人知。

白毛女的父亲罗锡朋吸(鸦片)、赌皆来,中共窃政前十几年就把家当败完了,家里一贫如洗。罗昌秀的白发是遗传,少年白,她妈的头发也是少年白。她从小就到坡上采野菜野果吃,衣服没一件好的,习惯了赤身裸体,见人就跑开。智商低下,只能说很简短几句话,还有些神经兮兮的。后来其弟罗昌高娶了媳妇,罗昌秀与弟媳合不来,就往外跑,跑到山上呆一阵受不了,又回家住一阵。后来其同祖父的二婶见罗昌秀可怜,就叫她来家帮着照看小孩,做点家务,也教她做针线活,纳鞋底。一段时间后,发觉她手脚不干净:她煮饭淘米时就偷偷挪一些沉在潲水桶里,择时机弄起来拿回家去。一次被陶天珍当场抓获,盛怒之下抓起篾片打了她几下,她就跑回家去了(注:没有到山上去住)。土改时,罗锡朋家(即白毛女家)被定为中农,罗锡联家(即二婶陶天珍家)被定为贫农。后来为了造假需要,罗锡联家改定为恶霸地主。

凡是对被了解罗昌秀情况者,实话实说的全部被判以重刑或死刑。其二婶陶天珍则被枪毙,头被打烂后身子蜷曲在地下,有个个头不高的中年男人用一根削尖的竹竿从她的头部插入穿过体内至肛门出,插到灰包上坐起;另一个个头中等的中年男人还将一支点燃的纸烟含在她嘴里。小孩们用石块掷击……。惨不忍睹的恶作剧深深地烙在了当时围观的几千名群众,尤其是少年儿童的心中。白毛女经常被叫到各种场所“控诉”,她不会讲话,由指定的人代言。罗昌秀死于2002年12月31日突发的心肌梗塞。

刘文学是一个小偷

刘文学(1945-1959),原四川省合川县渠嘉乡双江村小学学生,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中共树立的又一典型人物,被视为“党的好孩子”,“事迹”还被选入中小学课本,并成为中小学生人人学习的“榜样”。因与“坏人搏斗”而被掐死。

真实的事实是:刘文学是一个小偷。刘文学出事那天晚上,村民们都去看露天电影了。他趁这个机会挎上竹篮到生产队辣椒地里偷辣椒,不料正碰到地主王荣学也在偷。他见王比他早到偷得更多,心里不平衡,就打算到生产队长那儿去告发王。王知道一经告发,自己是地主成份,必死无疑,极力阻止未果,两人就发生了抓扯,刘被王掐死。由于在那样的年代,地主的地位十分卑微,被其掐死的刘文学也就被塑造成了“敢于同地主做斗争,保卫集体财产的英雄”。

刘文学死后,村民们并不悲伤,也没人把他当作英雄,甚至还有人拍手称快。原因是刘文学生前,经常把别人地里的南瓜挖个洞,往瓜里填粪,有次还把教他的老师推倒在土坎下,摔断了手。

伪造英雄

邱少云,四川省铜梁县人,1949年12月参军,1951年3月随军赴朝作战。曾担任邱少云排长的曾纪有表示:邱少云不是一个具英雄潜质和牺牲精神的人,对即将执行的潜伏任务充满恐惧。邱少云在遭燃烧弹击中后,立即进入昏迷状态无法动弹,最后在无知觉情况下被烧死。而邱少云附近并没有传言中的沟水可灭身上的烈火,他也非第一个阵亡的士兵。

张思德死于烧制鸦片

文革时,全体中国人都被强迫要求学习背诵“老三篇” ,其中的《为人民服务》,至今都是小学生五、六年级时重点学习背诵课文。这是中共邪教主毛泽东在六十多年前追悼张思德的大会上发表的讲话。

毛离奇撒谎道:“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张思德1915年生于四川省仪陇县韩家湾,佃农出身。1933年参加红军,1943年担任毛泽东的警卫员。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为人民服务》中的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张思德为了这罪恶的鸦片丢掉了年轻的生命。在中共内部文献中也有记载,但中共却欺骗了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把南泥湾种鸦片说成是种庄稼养牛羊,而炼鸦片的张思德则被说成是烧木炭。

《延安日记》里曾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此外,一些学者还查到1945年中共冀鲁豫边区第六专区所辖淮太西县允许鸦片烟合法经营以及征收鸦片烟土税的文件:《淮太西县烟土税征收与管理暂行办法》。而中华民国政府的政策则是明令禁止种植、贩卖鸦片的。

中共为什么要极尽暴力谎言蛊惑洗脑中国人呢?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目的是把中国人拖离天道。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在《道德经》里说:有一个东西在天地之前就产生了,而又由他产生了天地,我不知道管他叫什么名字才合适,就勉强叫做“道”吧。而西方泛神论者所说的神其实也就是道。天地万物是道生成、维系、规范的,从始至终有序的运行在道中。越出道的任何生命都会很快走向败亡、腐烂。所以古圣先贤、得道觉者才谆谆教诫、指导人类守道守德就是在守护自己生命的延续。华夏人文初祖黄帝在《黄帝阴符经》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文以载道” ——文化是神传给人,用来替天载道的,帮助上天证实守道的必须和重要,用天理人道去鉴别人间的好坏、善恶、是非,用事实证实什么叫遵道守德、什么是背道而驰,逆天叛道的危害和下场。以帮助、辅助人类维系在道中以薪火传承、生生不息。也因此,文以载道,就足够了。偏离道之外要彰显、证实自己的任何东西,都可能把人类引上歧途;只去实证、研究、描述被认识的事物并下结论,都是背道而驰。因为人类看不到另外的空间,就是看不到一切事物的真正因由和相互联系。现代科学至今研究物质粒子,都无法研究到它的面,而只能看到一个粒子剖裂之后的一个点,所以它就无论如何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真相。“道”也叫“法”,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他对不同层次生命有不同的论述、要求。到了人类,就是人类必须共守的普世价值:敬天信神、善恶有报、珍视生命、维护正义、仁义礼智信、善良、宽容、勤劳等天理良知。

人在迷中,不知自己的身前身后,看不到另外空间一切生命、物质、法则的存在形式,更不知生成、演化、衡定、维系生命的宇宙的法的形式、要求。人只能严守神的教诲,即严守道德,才是正确的选择了生命的过程,人类才不会很快败坏而致灭亡。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的主导文化,几千年以来都是儒释道、天主、基督教等神传修炼的宗教文化的原因。“非圣书,屏勿视”,古人留下警言,就是告诫人们不能受神传文化之外的一切不良信息污染迷惑。

出自于三界相生相克的必然运行规律,人类从亘古走来,正邪较量从未停止:神呵护着人类,指导人类如何把自己约束在道中,直至返本归真;魔想方设法教唆、利诱、蛊惑人们放纵欲望,破坏道德,战天斗地、损人利己,毁灭人类。神的教诲和魔的蛊惑同时伴行。从文为己用、文为物用开始,便已背道而驰。共产党是西来邪灵,就是魔在人类空间的物象表现,進化论、无神论、唯物论、无产阶级专政等邪说的出现,“文以载道”切切实实被中共邪教利用恶化为“文为魔用”——被西方摒弃的马列共产邪说,在东方的血腥实践中扎下了根。中共邪教毁灭中国人的 “文为魔用”实践因此在中国海啸般拉开大幕。

而魔把人们拖离道的杀手锏,就是蛊惑人们不信神。中共邪教为了达到此目地,对全体中国人用暴力血腥威慑;用无神论党文化洗脑;篡改、批判、灭绝敬天信神的传统文化,颠覆、变异神给人类约定俗成的社会和谐人际关系:以阶级斗争为纲,人人为敌;以物欲为大,弱肉强食,蛊惑向比人类更低的生命动物看齐,诽神谤道。让人在无道德规范中及时行乐、无恶不作,成为中共邪教易于掌控和利用的工具,最后招致天灭。

我们只需回头看看本文开篇及后所举事例,再看下面中共邪教灌输党文化的手段、恐怖“党文化” 的构成环境,以正法大道真善忍衡量一下,回忆一下中共邪教六十多年的所作所为,就会深得成语“文为魔用”、“逆天叛道”的个中三昧。中共是什么,来干什么,将一目了然。

“中共除了深得外来马列邪说之‘邪’外,还把中国人几千年来积累的负面因素,如宫廷斗争、结党营私、整人权术、诡诈权谋和共产党宣传的暴力革命、斗争哲学有效地结合起来,不断充实发展和‘发扬光大’其‘假恶斗’的特征。它从四个方面构成了中共恐怖专制的‘党文化’环境,在统治方面:搞封闭、恐怖、网络控制、株连文化;文宣方面:搞一言堂、鼓吹暴力、煽动仇恨、谎言洗脑、马屁、走过场的文化;人际关系方面:搞嫉妒、人踩人文化;潜移默化规范人的内在精神和外在行为方面:把人异化成机器、颠倒是非、自我洗脑绝对服从、坐稳奴才位置的文化。同时中共还创造出它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谩骂式的大批判语言、肉麻的歌功颂德语言、空洞无物的官样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说话就不自觉地堕入‘阶级斗争’和‘歌颂党’的思维模式中去,用话语霸权代替心平气和的说理。”(《九评共产党》)并且,中共还把党文化强加到人类所有的文化和历史中的任何概念中去,变异内涵,以此去批判洗脑和血腥专政所有的人。中共对中国人六十多年来极尽祸乱,中国社会、中国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就成了今天这种状态:糜烂腐败、邪恶混乱,人妖颠倒、黑白混淆,唯中共邪教之命是从。

共产红祸百年巨害,带给人类即将面临的巨大天惩劫难。而法轮功的弘传,就是用真善忍宇宙正法大道来归正人类、拯救人类于将毁的巨危之前。凡是愿意被法轮功救度、远离中共恶魔的生命,都将得到神的救度。所有愿意得到生命升华的人,都可通过修炼法轮功得到升华。可是恶魔就是来毁灭人类的,就是想方设法阻挡人得救度,所以铺天盖地的谎言应有尽有。你怎么能够相信它,它就怎么蛊惑你,最后达到使你无法被神救度,毁掉你的目的。

今天四川省中共黑恶势力六一零头子,就在做着这种终极邪恶勾当。如强迫民众签承诺把自己生命交给红魔、拒绝正道法轮功救度的“承诺卡”、给手机发蛊惑仇恨法轮功的短信,谁签了、信了,谁就被拖入红魔陷阱被红魔毁掉。其罪之大,无言可喻,其毒之烈胜过利剑斩刀、海啸狂飙。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由于法轮功真相传播、退党大潮洪势涤荡,人类在全面的觉醒。不管中共如何发狂、发飚的做垂死挣扎状,它的崩溃就在眼前。演绎到最后虽然激烈至极,却是邪恶彻底自灭,佛光普照大地。

共产党正在濒临死亡之际,慧眼洞明的人,希望有未来的人,希望把命留下来的人们,赶快抓住此良机,拒绝中共邪教手机短信、网络、媒体等各种方式的蛊惑,拒绝签中共邪教毁灭中国人的承诺卡,赶快了解真相消除误解,停止迫害法轮功,赶快三退。神的慈悲是洪大的,至今还在给人机会,包括给参与迫害的坏人改过求生的机会。可是规律是无情的,所有的生命都必须首先认清邪恶,远离邪恶,改邪归正,然后把自己约束在道中,才可能被神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