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点化促使我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在修炼路上能走到今天,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正念正行,坚强的毅力,是不可能的。下面谈一下我的修炼体会。

师父的点化,促使我走好修炼路

我是二零零二年五月初得法的大法弟子,从得法到现在,我有一颗坚强信师信法的心,在初期修炼阶段,和同修们一样,晚上集体学法、炼功,白天出外讲真相。天不管多么冷,都能坚持讲真相救人,每个同修都是身凉心热,欢快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夜里发真相资料,天再黑,也是快步如飞,总觉的我们做了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也是我们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开始学炼静功,硬梆梆的双腿不会打弯,单盘一条腿都翘的高高的放不平,为了炼静功功能双盘,我用了四公斤的秤砣放在腿上往下压,疼的我浑身冒汗,真是剜心透骨,都能一分一秒的坚持着,坚持着……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成功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身心的变化一天天在提高。

这样我坚持了有四年的时间便开始下滑,虽信师信法的心没变,但求安逸心、懒惰心逐渐抬头,干扰也随之而来,学法炼功、发正念根本不能坚持,今天炼动功,明天炼静功,没有超过五天的时间就要歇个星期天,睡上个懒觉,这样的状态我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许多不相识的人都坐在一个很大的一个青草坪上,草坪的周围青山环绕,山清水秀。草坪上停着一辆绿色大卡车,车上站着一个人,身材高大,光头,手里拿着写有人名字的一张稿纸,他念一个名字上去一个人,上车的人意思是毕业了,要分配到各地去。我和别的人一样都围在车旁听喊自己的名字,眼看车上满了人,就是不念我的名字,急的团团转,真没法了只好上前去问:“我上不上车呀?”他看见是我,表情很严肃的用手指了指在另一旁指挥的一个人说:“你去问他”,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见这个人上穿红色布衫,下穿蓝色裤子,大方脸,表情倒是很和善,我便向前问他:“车上那个人让我来问你让不让我上车”,他看见是我,唉声叹了口气说“你很不正常,一会儿一会儿的”。他的话听了很响亮和沉重,一句话忽然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翻身起来打开电灯,这时我的心怦怦乱跳,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我坐在床上左思右想理不出一个头绪,总感到这不是梦,是哪里做错了事,师父在点化我。就在这时,猛然想起来近一段的修炼状态,啊呀,我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一会儿一会儿不正常的修炼状态,这样下去是不能毕业的,不能圆满。我悟对了,这时我瞬间浑身轻松,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用双手摸拉了一下脸,也没有睡意了,想拿《转法轮》学法,但我心虚,不敢看师父的法像。

从那一日起,我便回到我开始学法的修炼状态上来,一直到现在,每天晚上学法到十点,正点发正念,早上三点三十分起床,三点五十分准时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四个整点发正念,从没间断。在我完成我必须做的大法工作外,也和同修们一起贴传单、讲真相。通过这件事,我真正理解了师父“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涵义。

在一次协调人召开的同修学法交流会上,我把这一段的修炼状态和师父的点化,和同修们作了交流,同修们听了都感到很震动,明白了修炼路上的严肃性,改变了也象我这样的修炼状态。

讲真相,不要急于求成

讲真相难,特别对参加过邪党工作的老干部讲真相很难,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除了学好法、发好正念外,一定要理性和智慧相结合,在不同的条件、不同的环境下,用不同的方法,灵活运用,不要急于求成。如果没有达到救人目地,至少也为后来的讲真相做一个铺垫,我在对一个这样的老干部讲真相中有深刻的体会。

我婶婶有一个本家兄弟,我也该称呼他为舅舅,是本村的,在邪党的政法系统工作了几十年,我知道他后期在劳教所当什么科长,现在已退休。一次他有事回老家,在村上碰见了他,通过叔叔和婶婶(现已去世)的关系,我和他还能说到一起,见面后他也很高兴,相互间问了好,说了些礼貌的话,最后我邀请他如有空到家里来坐坐,他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他还真没失言,来到了我家,我让他坐到沙发上,递给他一支烟,点上火,又给他倒了一杯开水放在茶几上,相互间谈了一些家庭经济、子女一些其它事情。我俩在说话期间,我观察他的眼神一直在看墙上挂着的师父法像,因我家师父的法像比较大,很显眼,看到他的眼神后,我想,既然能来到我家,这就是缘份,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师父的安排吧,我一定要讲真相救他。我正在找突破口时,他问话了,“你也学法轮功”。我听了他的问话,我想,时候到了,我说,“是呀,我俩(指妻子同修)都学法轮功。”我用手指了指墙上的师父像说,“那是我师父”。借着这个话茬,我便向他介绍了我们两人学法轮功以来都没有吃过一粒药后的身体变化,向他介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学法轮功,以及“三退”大潮,讲了一些现代人类道德下滑,社会腐败的现象以及贵州的藏字石。他听了默默不语,我边问他:“舅舅,你觉的法轮功怎么样?”他说,“学法轮功我不反对,但不能反共产党。”我又接着他的话说:“学法轮功只是为了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并不是象它们宣传的那样,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对法轮功的诬陷和冤枉,因它太不讲理,独裁暴政,用残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总不能它冤枉人也不叫人说话吧?”他听后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胳膊总拧不过大腿”。

我从他的说话表情和语气得知,我想,如果再和他争辩下去,他一下也理解不了,反而会影响他的自尊心,达不到救人的目地,需要换一个方式。我便说:“舅舅,咱不说这个了,这些事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你来我家一趟也不容易,各有各的生活方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标准和信仰,这很正常。我这里有一张光碟,是原公安部干部叶浩讲的,我想让你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听了如不符合自己的口味,就当咱爷儿俩在一块儿说闲话,也不要在意,今天咱能坐到一起,也是缘份,也是一种享受,有的叫你去他家坐,你还不去呢?你说是吗?你在外工作了几十年,见的也多,识的也广,我说的不夸张吧。”这时心里在求师父,“师父帮忙,千万不要让他走,我想让他明白真相”,他听了我说的话后,两只眼睛忽闪了两下,笑了笑说“行啊”。

我便拿来光盘,把电脑放在我们对面的桌子上播放起来。自从播放开始到完结,我们之间没有说一句话,他一边看,一边听,嘴在不断地抽着烟,喷着浓浓的烟气。我在旁伺候着,烟抽完了,我递上一根,点上火,水凉了,我再换上一杯,就这样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算看完了。看完后他把手里烟一掐,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你这光盘是从哪了弄来的?”我说,这光盘法轮功学员都有,为了救人用的,都是我们自己掏钱做的。他自言自语的说:“他讲的太好了,有道理。”然后他看了看表说,“十一点多一些,今天不早了,我得回去,你再把这样的光盘找一些包好让我带回去,回家看看。”我高兴的说“行啊”,他站起身要走,我留他一块儿吃午饭,硬是不肯的走了。

第二天上午,我给他包了退党大潮、告诉未来、天安门自焚、明慧十方一、二、三集,劳教所迫害等一包光盘送给了他,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以后有事打电话。

事过二十多天后,接到了他的电话,他高兴的说,拿来的光盘全都看完了,他还说为看这些光盘又去买了一个影碟机,没有让子女们知道看的这些。我听了只是笑了笑,对他说,还有好的资料你看吗?他又说,再给我搞一些,在家闲也是闲着,看看也好。为了他能明白真相,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我这一次给他包了一些中共高官退党的资料和一本《九评共产党》,托他的侄女女婿捎给了他。

此后,我没有和他联系,我想,他能看完真相光盘,就能看完真相资料,他一定能明白真相,我心里也很踏实。大概一月后,因我有事要到他所住的城市,临去前一天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因有事要到你那个地方去,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捎去,他听后很高兴说,你带什么我看什么。从他的话中,我能理解他的心思。这次我给他带去的是《转法轮》、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和神韵晚会光盘,到车站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在车站等他。三十分钟后,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在车站旁的一个十字路口见了面。见面后我问他,看了这些资料你有没有收获,他笑着说:“收获不小,那本《九评共产党》写的很好很好,法轮功是受了冤枉”。直到这时,我才给他提让他退党的事,他爽快的答应了。我又对他说:“这次我给你带来了法轮功的宝物《转法轮》、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和神韵晚会光盘,你好好看看,对你的人生有很大好处”。他愉快的答应了。我并且一再嘱咐他《转法轮》那本书千万要看完,万万不可没看完放弃,不然会遗憾终生。

他明白真相后,我还和他保持着联系,隔一段时间送给他一些真相资料。

克服困难,在做好真相资料中心性提高

二零零八年四月,原先做资料的同修在一次讲真相中遭恶人构陷而被绑架,当地协调人让我接替做真相资料的工作,这对我一个近六十岁、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农民来说,拿锄把的手去指挥高科技的东西,确实困难不小。但我也想到我是炼功人,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有这样的心给我增添了不少的勇气。

原先的资料点只有一台印刷机,没有电脑和打印机,印刷所用的底稿是协调人每星期六到一百里外去取,同修们讲真相的三退名单、严正声明都要送到一百里外去上网。这样的往返工作既加大了开支,又给协调人增加了负担,在我接替做资料后,为了资料点的安全,由原先的三人改成我一个人做,又给我配备了电脑和打印机。从此,我便担负起了一百多位同修的周刊和讲真相所用的一切真相资料、护身符。同修们每天外出讲真相的三退名单和同修的严正声明,都需要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再发送到退党网站和明慧网发表。由于自己没有电脑基础,打字更是螳螂拉车,不是做这活的料,当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三退名单时,感到很高兴也很害怕,高兴的是有这么多生命得救,怕的是我什么时候打完这些字。前期阶段也真的使我吃不消,坐在电脑旁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也打不出多少名单来,迫使我不得不熬到深夜来完成这个特殊的任务。

由于自己的电脑基础差,打印机、印刷机都很生疏,对我做真相资料来说确实是一个障碍。为了摸索这些机器的性能,有一段时间忽视了学法,对做大法的事当作了修炼,干扰也相继而来。一次我在印刷资料中,开始机器运转好好的,突然嘎的一声不会动了,我摸摸这儿摸摸那儿,都不会动,我打开印刷机的前门,往外拉印刷机的滚筒,拉也拉不动,死死的卡在里面。我想,这可坏了,要修机器可不是一件小事,第一需要通知协调人,协调人还得需要到一百多里外城里去告诉另一个同修,城里的同修再用车拉到郑州去,因为是保密的东西,又不能随便用车,还必须到深夜没有人的情况下才能往外拉。想到这些,真的把我急坏了,急得我满头流汗,坐在凳子上发呆,干瞪着眼看着机器沙沙响不会动。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求师父,于是我站起来,用手摸着机器说:“刚才机器还好好的,猛一下不会动了,这一定是邪恶的干扰,破坏我做资料,请师父帮我清除邪恶,恢复机器工作。”就这样,恢复机器工作的工作话音还没落,就听机器哗的一声开来,恢复了正常的响声,我再按机器的按钮,好了,会工作了。我激动的泪水瞬时顺脸而下,感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此时我擦干了泪水和汗水,继续工作。

至于我在修炼的路上自己心性的升华,师父的呵护,修炼路上的奇迹,我想,同修都和我一样都有亲身的体会只是没有写出来罢了,我在这里也就不说了,但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真正的做到信师、信法,来不得半点虚伪,需要有一个真正的坚定不移的心,学好法,才不会被干扰,才会有智慧,才会有奇迹,才会从困境中走出来,师父才能帮我们,才能做好你该做的事情。

最后,我想用师父最近《什么是大法弟子》新经文里的一句话来结尾:“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