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郊区关淑英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黑龙江佳木斯郊区法轮功学员关淑英修炼法轮功前身患绝症,生活无望,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全家走入修炼。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全家却屡遭迫害,丈夫和女婿被非法关押,女儿被非法劳教,家庭经济损失达三万多元。

修大法起死回生

我叫关淑英,今年六十三岁,一九四九年出生。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之前,我有严重的心脏病和尿毒症。因为家里特别穷根本就治不起,只在家里打几针点滴。后来点滴也打不起了,就在家等死,每天都在病魔的痛苦中挣扎。后来在我弟弟和七十多岁的老妈的劝说下,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只是看老妈那么大岁数走路都费劲,为了劝我天天来(我妈并没有修炼,但我妈特别相信法轮功能救我的命,因她看以前身体不好的弟弟,通过修炼法轮功一个多月,病就全没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答应了老妈和弟弟:我去学法。

本来我已好几天起不来炕,两天没吃东西了,可就在我说去学法轮功后,身体有劲了,能起来了,想吃东西了。我吃了一碗粥就和弟弟去看讲法录像。去时走路还很费劲,回来就轻松多了。没想到的是,我炼功的第四天奇迹出现了,我所有的病全没了!洗衣服做饭我什么都可以做了,我终于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这让我真正的相信法轮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洪大慈悲。

从修炼以后,我什么病都没有了,我丈夫看到大法的超常后,他也开始跟着我修炼,家里的生活条件也跟着好起来了。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所以我就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诉了家人,也让亲朋好友们知道修炼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的美好和快乐,家人都非常支持我们修炼。我们就按照师父的教导,从做好人做起,处处为别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大家从我们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邪党办洗脑班 丈夫遭关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打压开始了,我和丈夫同全国的大法弟子一样遭受到了邪党的迫害,我们不但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也遭受到市区乡村对我们的迫害。

九九年十月份,佳木斯郊区政府派以副区长为首的工作组到我们村办洗脑班,把村里所有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洗脑班洗脑。当时我们对邪党的邪恶本质很清楚,从它建立以来就不断的打击这个整那个,迫害死不少无辜的人,所以我们都很害怕,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他们这才把洗脑班撤了。但是村干部每天还是派人监督我们,我们出门都得打报告,我家成了他们看管的重点,晚上派人在我家窗下偷听。

自从写了保证书以后我就感觉不对了,心里产生了说不出的罪恶感,知道自己做错了,我要不是有师尊、有大法早都没命了,怎么能说师父不好呢。可又因为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丈夫就给村支书写了一封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我也在上面签了字。村支书就把这份声明交到了郊区政法委,当天晚上郊区分局和长青派出所开车把我们在声明上签字的人都强行带到了派出所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表示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继续练,坚决炼到底。他们就把我丈夫和另一大法弟子关进了看守所,将我们其他人放回。我丈夫被非法关押了八十八天,郊区政府让我们交三千元钱才放人。以前我治病欠的外债才还清,生活刚有好转,家里哪有钱啊?我和儿女们就去郊区政府、郊区分局、长青乡政府要人。他们也都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是我们说了不算,这是上头的意思,要想放人就得拿钱。当时我告诉他们我没有钱,有钱也不拿,我们修炼人都是做好人没有损害过任何人的利益又没有犯罪你们凭什么把我们抓起来?有钱也不拿。有哪个国家怕自己国家好人多,就只有邪党迫害好人,还把我们都抓起来,这是那条宪法规定的?最后我还是一分钱没有拿,凭着坚持正义的信念把我丈夫要了回来。

我丈夫回来以后,他们还多次到我家骚扰。有一次“610”的人半夜跑到我家里来让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要求明天交给他,要不然就把我们都关进去。他们又去了另一位同修家,把他关到村大队办公室,第二天准备绑架到看守所。因我们不配合他,我和另一位同修离家出走、要去上访,他们害怕了,不得不把那位同修放了出来。还向我们保证不再办洗脑班,不再骚扰我们。邪党没有说话算数的,过后还是派人偷偷监视我们。

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份,乡里又来人到村子里办洗脑班,我们都不配合他们,最后他们没办法,把洗脑班撤了。

遭诬陷,女儿全家被绑架

在二零一零农历二月初二的晚八点,因有人诬告,郊区分局和佳西派出所王永刚带领警察闯到我女儿(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他们敲门,亲家见是警察没给开门。这伙人就从墙上跳进院子,到亲家屋里就打了六十多岁的老人几个嘴巴子。逼着老人叫儿子的门,要不叫就打他。还冲屋里喊你要是不开门就打你爸。我姑爷不忍心看着六十多岁的老父亲挨打,就把门打开了。这帮恶徒窜进屋里就对我姑爷施宏伟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女儿和亲家拼命上前阻止,这才住手。接着就是一通乱翻。把我女儿一家三口全都强行绑架,只剩一个九岁大的孩子没人照料。

我们一家人得知女儿、女婿、亲家都被抓走了,急得吃不下饭,我大儿子得知妹妹一家被抓走了急得犯了心脏病。我们多方打听才知道女儿一家被绑架到看守所,亲家被关押七天后才放出来。女婿在看守所里每天都超负荷干活,糊纸盒,卷牙签每人一天必须卷七千多,干不完就不让睡觉,女婿手慢只能卷四千多个经常挨骂挨打不让睡觉。两个月后亲属找人花了三万多元钱,女婿才被放出来。而我女儿吴天鸽在被关押两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到哈尔滨市戒毒所继续迫害,一年后才被放出来。可想而知这一年里,女婿和他的老父亲既要打工还债、维持家里生活,回来还得自己做饭洗衣照看孩子,还要去看望被关押的妻子,他们得承受多大的压力!

在这里,真的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政府官员快清醒过来吧!不要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人在做,天在看!!希望你们多了解真相,及时醒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将来不要后悔莫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