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一九九八年末,我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父母为我治病花了很多钱,操尽了心也没见好转。结婚后,生孩子又增加了新病——产后风,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姐姐有幸得法了,姐姐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我。

姐姐原来也是一身的病,心脏病、风湿、妇科病等,心脏病特别严重,犯病时,头顶上象压个重重的大山一样,心痛的象要掉下去一样,非常痛苦,都没有信心活下去了。还没到退休年龄就退下来了,在家养病。就在九八的夏天姐姐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短短一个来月的时间,姐姐的病就全好了,她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我。我看到姐姐的变化真是太高兴了。原来姐夫是非常反对姐姐炼功的,看到姐姐的变化,他也走進了修炼,不久姐夫三十多年的烟瘾戒掉了,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在修炼前,我家可以说是一贫如洗,那时候我的丈夫是嗜酒如命,经常是不醉不归,总是在外面惹事,花钱无数。孩子小的时候身体也不好,三天小病,五天大病的。我的身体更糟糕,先天性头痛,痛起来头象要爆炸一样,再加上生小孩时得了风湿病,半身麻木,沾不得一点凉,三伏天也不能喝一口凉水,就这样,我也是拼命的挣钱,种地、种菜,农闲时还要卖冰棍。

我丈夫是技术工种,挣的钱很多,他一个人的工资顶四个力工的工资,可我们娘俩就是花不着一点,一年到头,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就是这样还是债台高筑。姐姐把大法的喜讯告诉了我以后,我想姐姐是身体好了,可轮到我们家,这命运能改变吗?姐姐说那你就看看书吧!我想也行,看看吧。姐姐告诉我,看书前要洗手,我就照办了。

这一看书非同小可,哇!这书太好了,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当我看这部大法看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再上地里干活的时候,怎么不觉累了呢?也能吃凉东西、喝凉水、腿也不痛不麻了,我高兴极了。这时,我丈夫也不那么喝酒了,工资到月就开了,还盖上了第一所新房子,孩子也不再有病了。

邪党迫害两次被非法关押

九九年的“七.二零”开始了,邪恶利用电视滚动式的播放着弥天大谎,我没有被他们的谎言动摇,坚定正念一修到底。后来在九九年末和二零零零年初,我因为去北京证实法,被他们非法关押了六个月,遭了无数的罪。

二零零二年的十月一日,为开十六大,他们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又被他们迫害了整三年。在那个邪恶的黑窝里,遭受了各种各样非人的折磨,那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是这样他们也没能动摇了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

二零零五年的八月份,我从那个邪恶的黑窝里出来了,经过这样的迫害,我的丈夫害怕了。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全烧了,这是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做好,让家人对大法犯的罪。以前丈夫从来没有反对过我炼法轮功,第一次我被非法绑架关押期间,我丈夫和我婆婆把我所有的大法书都给我藏起来了,邪恶让我丈夫交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金五千元,被他拒绝了。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过年的时候,丈夫在一个小工厂打工,被一个狂徒打伤多处骨折,三根肋骨骨折、颅内充血、胸腔充血,入院时大夫说家属必须在死亡保证单上签字才能住院,否则医院不收。第二天,大夫说需要开颅做手术,我没有同意,我说还是保守治疗吧。我就告诉丈夫请师父加持,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奇迹出现了,他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第十二天,我就和他说咱们回家慢慢养着吧。因丈夫的医药费全是工厂拿的,人家一个个体小工厂也不容易。我是炼功人不能给人家找麻烦。就这样,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还有我的儿子,二零零八年他在一个个体小工厂上班,有一天搅磨机的机片突然崩裂了,正割在我儿子左脚的五个脚趾上,鞋被割开了,鲜血止不住的流。厂长把我儿子先送到一个市级医院,大夫一检查说是很严重,先交八千元押金,需住院治疗。现在的小工厂有的老板心真黑,他怕花钱根本不管孩子的死活,就把我儿子拉到一个小医院,草草的缝一缝就给送回家了。那时候我也在外面打工,儿子怕我担心,就没有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心中只有一念,请师父加持,我不会有事的。心里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我儿子从小就支持我修大法,自从有了大法护身符,他就天天带着,哪里有诽谤大法的东西,他就把它给弄掉或毁掉。

转变观念 做到信师信法

就在最近这两年,由于环境的宽松,再加上我家生意的顺利,在学法和炼功方面的放松,隐藏的私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色心、情,全来了,也没有察觉。直到在二零一一年的九月份,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绑架到当地的派出所,这时候才开始想到了找自己。发现了这些不好的心,都不是我应该要的,去掉它。在心里默默的请师尊加持,向师尊说我错了,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出去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呢。

冷静下来后,我就开始给那些小警察讲真相。他们都象我孩子的年龄一样,他们说我们这是执行上边的命令,我说不管谁命令的,谁做谁偿还,你们迫害的是修炼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这个罪你们是偿还不起的,他们都不吱声了,就听我讲。讲累了,我就发正念。到下午的时候,我丈夫和同修来给我送饭了,这时我知道了外边的同修在配合给我发正念呢!我的身体也感觉到了能量的加持。

到了晚上,他们在电脑上给我拼凑所谓的证据和罪证,还没等凑完,突然停电了,那些恶警说派出所从来没有停过电,怎么这么怪呢!他们都慌了手脚,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我呢!他们就急急忙忙的弄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了那个邪恶的看守所。他们没有想到,经检查我身体不合格,非常无奈的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接我回家。第二天他们还不死心,又去我家找我,这时我已经离开了家。我是不承认流离失所的,我是不给他们钻空子的机会迫害我,我要站在高处清除邪恶。

和同修们切磋否定旧势力迫害的问题

一直以来,很多同修在写切磋文章时经常说,在过“病业关”或是被邪恶迫害时的痛苦是师父替他(她)承受了,我想这种观念应该改变了。师尊在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我们推到位了,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师尊是不承认的,师尊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我们为什么还要承认呢?而且还要师尊替我们承受,这种观念对吗?一个人想,两个人想,不是问题,那么我们这么多大法弟子都这么想,那会给师尊推过去多少坏东西呀?说轻了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说重了是在帮邪恶的忙。我们有关有难的时候,请师尊加持,这没错,这是信师信法,这是两个概念。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的讲法《正念制止行恶》里说,“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用正念呢?

在这里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想说说我的看法,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