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证昭彰 法办周永康是必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周永康作为积极推行江氏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最高头目和元凶,在江氏下台后,仍不遗余力地利用手中政法委系统的非法权力推行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周永康和最近在内斗中被免职的薄熙来一样,是迫害政策的最彻底的推行者。因为他们心里最清楚,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就是他们被彻底清算的一天。

周永康延续迫害 罪证昭然

周永康的犯罪证据不仅掌握在直接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手中,同时也掌握在政法委、六一零的这条犯罪锁链的各级官员手中。就象同样参与迫害的王立军掌握大量薄熙来参与迫害的罪证一样,周永康下级的官员也同样掌握着他的罪证。下面的例子很说明问题。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主任梁世滨亲口对法轮功学员说他打压法轮功的行为是在执行薄熙来和周永康的密令。明慧网今年2月29日的文章《重庆江北区梁世滨等610恶人百余次犯罪事实》报导,“曾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找到梁世滨,他说:‘我做不了主,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给我下的密令……’”

仅仅梁世滨这样一个区级的六一零头目,自2004年的迫害记录就百余次之多。一长串的真实的迫害记录中,我们看得见,梁世滨等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肆意绑架、抢劫、殴打、恐吓,诬构罪名制造冤案、刑讯逼供、捏造伪证、致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劳教、或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有的被迫害失去生命,有的被迫害致残,有的奄奄一息;我们也看得见一个个无辜善良的百姓、一个个完整家庭遭受的苦难和煎熬。而这些迫害恰恰是执行周永康密令的结果。

按照中国官方网站的数据,全国区县级行政单位有2862个,可想而知,目前中国以周永康为代表的政法委和六一零实施迫害的规模之大,真可谓“罄竹难书”。

周永康流窜到哪里 罪恶跟到哪里

周永康作为积极推行江氏迫害政策的元凶,每到一处,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就会加重,或被绑架、或办洗脑班,或进行精神摧残,那里的民众就被谎言毒害。据明慧网报道部份统计表明:周永康在过去两年间,在全国各省市不断流窜,部署安排迫害法轮功,犯下无数罪恶。

下面是刊登在明慧网上的典型例子:

◇在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中共邪党中央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专门针对法轮功,给法院等部门下了“指示”,对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要从快、从重处理。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周永康流窜到上海。上海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以世博会的名义遭到所在地区中共政法委骚扰,甚至绑架,说是“上面”要求这些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去上海。

◇二零一零年四月,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三百七十六位村民,为被东陵监狱折磨而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大为鸣冤,集体签名一封申诉信。据政法系统官员说,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直接下令调查“联名信事件”。调查这些联名申诉、请求调查冤情的村民,查问是谁发起的,并威胁村民不要参与此事。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八月初,中共各地“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在湖北省武汉市召开会议,是一次各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交流”。据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会上又重复当初江泽民的命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给各地拨款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八月,周永康流窜到四川眉山市。据悉,周永康流窜到眉山市505厂,因眉山505厂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 二零一零年九月,周永康流窜到怀化,怀化市迫害骤然加剧,各级“六一零”不断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进行骚扰,以电话或上门回访的方式,要挟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要其本人或家属签字。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怀化市洗脑班,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布于怀化各县市,还有周边的湘西自治州。

◇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周永康流窜到重庆万州区,十六日流窜到重庆主城区继续作恶。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了在二零一二年“上位”接任邪党政法委书记,在周永康流窜到重庆之际,与王立军掀起重庆腥风血雨,操控重庆邪党六一零、国安、公安、社区特务,严密监控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流窜到各社区,指导社区特务打压、绑架法轮功修炼者。

十一月十六日,重庆六一零、国安、社区特务为了讨周永康、薄熙来的欢心,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

◇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周永康从山东省济南流窜到济宁。十一月十二日晚,济南发生了两起恶性绑架事件,近十名济南法轮功学员被抓、家被抄,这都是在周永康的直接操纵下而发生的。十二月七日,山东省“六一零”邪恶人员流窜到济宁,住在黄淮宾馆,市中区“六一零”让各个街道通知学员去开会,然后让学员签“保证书”。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中共当局极为恐慌,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驻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亲自布控绑架法轮功学员。

◇ 二零一一年四月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周永康到武汉,半个月后武汉市掀起第一波绑架高峰。四月二十日当天,武汉“六一零”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至少十名武昌法轮功学员,三天之内至少绑架十六人,至五月底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全市至少绑架四十五人。其中大多发生在首义之地武昌。四月二十日武汉当局绑架 了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四月大绑架发生后,武汉市洗脑班(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至少十八人,湖北省洗脑班(板桥洗脑班)至少九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至少七人,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至少六人,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至少十一人。

此次黑社会式的绑架,与周永康四月初到武汉有关。市公安局根据周永康的授意,成立了一个所谓“联合行动小组”;由一名副局长负责,直接指挥市公安局一处(即国保处),六处(即技术刑侦处),武昌分局国保大队,青山分局国保大队等。在市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采取长期监听、跟踪等特务流氓手段进行,其中一处起了主要的作用。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周永康到云南后,云南“六一零”在五、六月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多起有预谋、有组织的统一绑架行动。有警察透露:“这是上边下了抓捕死任务的。”

在周永康秘密到云南授意下,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内,绑架了陈焕丽、张小华、张晓云、董碧薇、顾丽清、丁桂英、彭正兰、郭某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江氏、周永康集团耗巨资打压法轮功

为了迫害能够持续下去,江氏、周永康集团耗资巨大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的国力用于迫害。三月六日《中国实时报》报导,中国今年的国内安全开支将连续第三年超过军费。五日,人大开幕期间公布数字,二零一二年用于警察、民兵、法院、监狱和其它“公共安全”项目的预算将增加11.5%,至人民币7,018亿元(约合1,114亿美元)。中共还宣布,二零一二年国防预算将增长11.2%至人民币6,703亿元。而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将法轮功作为头号打压对象,这些经费的去处不言自明。

据国家计委一位官员透露,为迫害法轮功,江把中共财力都整垮了,很多官员趁机挪用公款,甚至为维持一些海外学者、媒体在镇压法轮功上能配合中共,国家也因此耗费了巨资。他说:“若对法轮功镇压政策不变,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可能有作为,因为要维持这场镇压,耗费的人力、财力太大,官员、老百姓等,都在钻这个政策的空子,从中捞好处,国家法制给破坏了,财力耗空了。”

二零零四年前辽宁省一位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教养院解教大会上公开表示:“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而这一经费还在不断增长。

将普通民众拉下水 参与迫害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江罗周集团利用文革群众斗争的方式,将许多无辜的民众拉入这场迫害中来,包括连坐制、户籍制、告密、揭批等形式,让人们参与迫害。

例如明慧网报导,今年年初,周永康得知山东一些县城里到处是法轮功的真相标语,下令青岛市六一零召集各乡镇一把手召开秘密会议,唆使百姓粘贴邪恶传单,恶意悬赏百姓举报法轮功学员及资料点。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八月,在周永康的指使下,重庆市綦江县邪党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在邪党校招待所二楼接二连三搞了几次洗脑班,除了从县公、检、法专门调人,还胁迫全县各厂矿企事业单位、社区、地段人员参与,合伙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重庆市綦江县政府在中共头目周永康的指使下,从县内抽调部份公、检、法人员,利用全县各厂矿企事业单位的保卫人员、社区、地段工作人员,合伙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周永康从陕西部署迫害完毕又流窜到新疆,在新疆科技馆举办诬蔑法轮功的展览,欺骗民众。在十一月二十五日周永康召开新疆工作会议之后,新疆的邪党组织开始强迫民众签“承诺卡”,误导并诱骗民众抵触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标准的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周永康窜到贵州,再度蒙骗贵州各级政府,公、检、法系统和教育系统工作人员。在其邪恶指令下,贵州部份中、小学校,在广播中播放诬蔑大法的言词,并让学生写攻击大法的文章,毒害众多学生。在周永康的阴险指令下,邪党的公检法及其管辖的社区办事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及居所拍照,要在法轮功学员亲属所在单位进行所谓的调查登记,以便要挟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其目的就是要继续维持邪党的独裁统治,继续欺骗中国大陆民众为其陪葬。

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周永康必将因其反人类、酷刑、群体灭绝罪行被绳之以法。而且,天惩恶人的大戏已经拉开序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