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民间奇人”们的预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自从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当局迫害以来,无数中国大陆人受到了共产党宣传的迷惑,产生了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仇恨思想,但近十三年来,通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努力,已经消解了许多中国人头脑中的误解,使越来越多的有缘之士幡然醒悟。

其实,在名不见经传的坊间传闻中,早有一些“民间先知”预见到了这一场红祸之后人间将回归到一个道德高尚的社会形势中去,但先决条件是一定要明白法轮功的真相。下面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蒙族喇嘛:法轮功是正法

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消息,在内蒙古阿鲁科尔沁的牧区,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喇嘛,由于他说蒙语,他经常告诫蒙族同胞,怎样做好人、不要背天理行事,要等待神的救助。老喇嘛“知因果、知未来”,他告知的事都一一应验,所以人们有大事都去请教老喇嘛如何做,按他说的做了发现就是好,所以深受蒙族百姓的尊敬。

一九九八年发洪水,导致泥石流、山体滑坡,瞬间大片的村庄、房屋就不见了。在灾难面前无助的人们惊奇地发现,老喇嘛的房子安然无损。人们无不惊叹:还是修心向善的人好啊,天灾却躲着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百姓大街小巷听到的都是污蔑、抹黑法轮大法的广播,当地人找“知因果、知未来”的老喇嘛问个究竟,老喇嘛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说法轮功坏话,法轮功是正法,有一天会正过来的。”当地的百姓奔走相告,亲戚间都互相嘱咐,说老喇嘛不让说法轮功坏话,说法轮功是正的,是共产党坏。

大约又过了两年,老喇嘛说他要走了,在哪天走,走时会有两只神鸟来接他,那鸟从什么方向来,又向哪个方向去,说的清清楚楚。果然老喇嘛按他自己说的日子圆寂了,真的来了两只鸟,从老喇嘛说的方向来的,也是向老喇嘛说的方向去的。那一瞬间中共的无神论变得土崩瓦解,一钱不值。人们真正感受到了神的存在,就在自己的三尺头上……。

蒙族喇嘛德登:又有佛出来度人

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消息,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小城子乡柳树营子一带,有个叫德登的蒙族喇嘛,他在世时说的许多事,当时人们不理解,可后来发现都是预言。

大约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德登喇嘛就对蒙人说:“人不要买地,地多贱也别买,肉多贵也可以买着吃。”住在菜树营子的亲戚还有侄子(姓赵)时常给他送粮食、送柴,他让他们把运东西的马卖了吧,亲戚说:“喇嘛爷,我们就用这马给你运东西呢,你怎么让我们把马卖了呢!”他说:“有一天人家在你的马槽上就牵走了。”

德登喇嘛有三个徒弟,他不叫他们念经,有人问他,你怎么不叫你徒弟念经,他说:“现在学经没有用,竖着写的经度不了人了,将来出来的经是横着写的,才能度人。某某年出来个东西就把佛像都砸了,到某某年就又有佛出来度人了,那时经是横着写的,佛又兴盛了,人就好了。”当时的人都不信,就更说他是疯子了。

现在,人们才明白了德登喇嘛说的话,因为都一一应验了:土改时,共产党把地都给分了,有地的人被批斗、整死,就是地多贱也不该买吗。古时的经文都是竖着写的,已经度不了人了,已到了末法末世,所以德登喇嘛不让徒弟学了。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传出,几年间就有一亿人修炼。而法轮大法的经书在大陆大都是横着写的,“真善忍”是真正度人的佛法。现在当地很多蒙族人都明白了法轮功是正法来度人了。

舅爷留给人间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消息,一位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事。这位法轮功学员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经常和舅姥爷聊天。舅姥爷是个盲人,但是会算命,由于算的很准,时常有人找他算。

舅姥爷经常让他给念故事书。记得有一次,这位法轮功学员的舅姥爷让他给念《呼延庆打擂》,因那时年纪小,念念就累了,不想念了,于是便糊弄舅姥爷说已念完了,舅姥爷捻两下手指说:不是吧,还有十八页没念呢?那时他想舅姥爷太神了,眼睛看不见怎么知道的。

舅姥爷说他前生名叫郑小三,由于干坏事,霸占了人家的媳妇,这世就因为前世所为遭到报应双目失明,而被他霸占的那个女人,今生又成了他的媳妇。

他给人算命时还常说:只能算到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以后就算不了了。那时会有大事发生,人世间会越来越乱,灾难会降临,因为共产党砸庙,不信神佛,天要灭它。他说那时将会有真主拯救人类。真主名叫“十八子”(就是“李”字),那时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纵观古今中外有许多预言,如:中国的《推背图》、《烧饼歌》、《梅花诗》及《马前课》等;韩国的《格庵遗录》;西方的《诸世纪》、《圣经启示录》等都预言近几年人类要发生的事。同时提到了法轮功的出现、弘扬、遭受迫害的事,也暗示了──当法轮功出现时,灾难将化解,是人类将会通过一次大的淘汰后进入新时代。

结语

滚滚红尘之中,流传于民间的真实事迹值得人深思,尤其是法轮功出现的前因后果必然有其特殊的历史意义。简而言之: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因此才有了法轮功学员们无私的向中国民众讲清真相,让人们在大灾难之前免于淘汰的命运,那些民间的先知们不早已预见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