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修使我过了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四日】二月二十二日那天下班回家,觉得胃有点胀,吃过晚饭上床看书,感到胸闷,气短,浑身不舒服,八点就躺下来,翻来覆去到了11点半,上趟厕所,走到院子吐了几口,回到屋里身体突然非常难受,浑身发软虚脱,眼前模糊肚子痛。

丈夫赶紧把我扶上床,过一会浑身冒汗,眼前发黑,大口大口吐起来,随后便出一些象墨汁一样的东西。我急速反应:怎么会是胃出血的症状?零四年便过血,太突然了,知道问题严重,赶紧发正念铲除干扰,半小时后,又便出很多血,我趴在凳子上,身体难受极了,冒着汗,但脑子非常清醒,不能再便血了,我不能被迫害离世,我走了,对众生会起负面作用的。

这时师父点化与我,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丈夫给我擦完汗,扶我上床,我立掌说:旧势力你听着,我不承认你的安排,即使签了约,也要全部作废,那是在不明白的情况下写的,我不需要你的考验,请师父帮助我,清除旧势力的干扰迫害。

这时我已经坐不住了,胳膊也抬不起来了。可是我躺着也不停的发正念,过了半个小时,身体又一次冒汗虚脱,又便一次血,但这次不多。可我心里有些不稳,心想再这样下去怎么办啊?这时脑中想起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其实这是师父点化我,加持我正念解体邪恶。

没再便血。我睡了一会。四点半炼静功一个小时,浑身无力,脸色苍白,浮肿,没有血色,心慌。这天没有上班。问问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漏,让旧势力下死手险些失去肉身。

深挖自己的一思一念,这些年最大的心结是对丈夫的怨恨心,怨恨他懒惰,做什么事情都不如己愿,甚至对他的家人都很反感,想起某同修,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他怎么样了,和他在一起去发资料做救度众生的事多好啊!觉的他很好,其实这不就是色欲心吗?不然为什么觉的丈夫很讨厌,想起同修就高兴?这一年多时间里,自己放松修炼,不能面对面的讲真相,只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就认为做的很好。遇事不修心,上班看到同事没什么活,而自己活那么多,认为不公,就和几个常人一起找领导要求减少工作量,嫉妒别人的心,争斗心、不平衡的心都在其中显现,还不自知,真是汗颜。

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败物。下午嘴唇出现红晕,也有劲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显现,第二天正常上班。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修炼是严肃的,反思自己,不能抓住一思一念主动去修,总是迫害发生了才知道问题严重,这是最危险的,最容易被旧势力拖走肉身,要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向内找向内修,处处高标准要求自己,多学法,走好修炼的路,多救人,完成历史使命。叩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