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经文从二十多米远的高墙被抛進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经历过许多神奇事,有另外空间的,也有现实空间的。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我就说说我记忆最深的那一回吧!我与同修配合把经文从相隔二十多米远的墙头上传進劳教所的神奇事。

二零零三年年底,邪恶的迫害还是很疯狂的,在劳教所里的同修很长时间没看到新的经文了。在外的同修很想送经文進去,可是以前的方式都被恶警发现,而且检查得很严,连送進去的衣服都要在水里浸泡。同修就商量直接从外面把经文投進去,再加上里面的人帮助传递,这个方法行得通,里面的同修接到经文应不是问题。大家都赞同,可是谁去做这事呢?

商量来、商量去,只有一个外地的男同修愿意配合,可最后临阵推辞了,说自己刚从劳教所出来,还是注意安全好。不过他帮助联络好了,只要经文能放在劳教所的窗户下,有人会去拿给同修的。因我是女的,虽然我自始至终都愿意去,与谁配合都行,但在当时,配合的男同修对我并不了解,有顾虑心。在这种没人愿去的情况下,配合的男同修只能与我一起去那儿。我就把最近最新的经文打印了六份,又把最近最新的《明慧周刊》打印了六份,还把各种不同内容的真相传单打印了十几份,然后把他们卷成个圆筒,外面再包上黑色的塑料膜,拿粘胶捆紧,下午就从家里出发。

一路上我们发着正念,男同修心里不稳,我就告诉他师父在法中讲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要信师信法,我已亲身见证了,恶警总想判我,可一回也没得逞,就靠信师、信法走过来的。男同修放下了怕心。

到了劳教所一看,只能站在离关押大法弟子最近的高墙上把经文给抛進去,可高墙离劳教所的楼最少也有二十米的距离。当时是下午四五点钟,天还没黑呢,人来人往的。怎么办?我和同修一商量,我说:安全,你不要过多的考虑,我保证没事,等我们一起发正念,叫这儿没人走动,你要考虑的是如何稳妥的把经文给抛到劳教所里去,又不能让恶警发现。最后商量在劳教所的边上,那儿有个空场地,还有个土堤,男同修就先练习一下,把装着经文的圆筒从空地往土堤上抛,来回抛了几次,同修很有信心的说:“没问题了,我已掌握了抛的力度,抛進劳教所的窗户边下应没问题。”然后我们就一起来到墙下,天正好要黑不黑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劳教所的窗户。

我一看周围已没人,就叫同修赶快爬上二米多高的墙。同修爬上去后,脚没站稳,还差一点掉進劳教所里去,我赶紧给同修鼓劲说:“就信师信法,我们做最正的事,谁也动不了。”同修稳了稳,我在一旁发着正念,同修说:我很有信心了,我就说那你就赶紧抛,请师父帮助。同修一边说:“好”,一边就举起手,往劳教所里的窗户下抛过去,正好给抛到窗户下。天完全黑下来了,在夜色的掩护下,高墙外面的人看不到,劳教所里的人也看不到,我们一看经文很安全的放在那儿没问题了,过后会有人帮助收起来,我们才离开了劳教所。

事后不久,同修传信来说劳教所里的同修都看到了经文。后来劳教所恶警发现了经文,还打电话到我家来恐吓我的家人,怀疑经文是我给送進去的,如果查到了什么把柄,就要来抓我。我叫家人别怕,我心动都没动一下,知道旧势力在制造假相、在哀嚎!谢谢师父的呵护,谢谢师父给弟子们证实法的荣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